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在哪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人工島需要重繪地圖(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1504年,一位不知名的地圖製作者(最有可能是意大利人)將已知的世界精心刻畫在兩半拼接在一起的鴕鳥蛋上。這個葡萄柚大小的地球儀包含了當時新發現的神秘遙遠國度,包括日本、巴西和阿拉伯半島。但仍然有未標明的地方。在東南亞附近的一片海洋上,那位早已被人遺忘的地圖製作者仔細地刻了拉丁語「Hic Sunt Dracones」(意為這裏很危險)。

如今可以說,地球上沒有危險的未知地域。然而,要說地球的每個角落都已繪製在地圖上,卻也並不十分正確。我們也許看似擁有標明世界各個地方的地圖,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些地圖是完整的、凖確的或可靠的。

對於起步者來說,所有地圖都偏向於其創作者對世界的主觀看法。正如劉易斯·卡羅爾(Lewis Carroll)的著名言論所說的那樣,對世界的客觀與忠實的 1:1 完美呈現,從字面上必須與它描繪的地方大小相同。因此,地圖製作者必須作出明智的設計決定,將物理世界壓縮到尺寸小很多、平坦得多的繪圖中。但是,這些決定不可避免地會帶有個人偏見,比如我們傾向於把自己放在世界的中心。倫敦瑪麗女王大學文藝復興研究教授、《十二張地圖裏的世界史》(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2 Maps)的作者傑瑞·布羅頓(Jerry Brotton)說:「我們總是想要把自己放在地圖上。地圖解決了人們對方向和坐標的存在性問題。」

他繼續說道:「我們想要在地圖上找到自己,但同時,我們又在地圖外,在世界之上向下看著,就好像我們是神。這是一種超然的體驗。」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非洲在 18 世紀時的樣子(Thinkstock)

他說,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新的谷歌地球用戶做的第一件事是查找自己的地址。現代技術讓我們親身體驗了這種感受,但這樣的傾向本身不是什麼新鮮事。這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的古老知名世界地圖,在巴格達附近發現的楔形文字石碑,其將巴比倫置於中心。縱觀整個歷史,地圖製作者都對自己的故鄉有著類似的偏愛,從那時以來幾乎沒什麼變化。今天,美國地圖仍傾向於將美國放在中心;日本地圖傾向於將日本放在中心;中國地圖傾向於將中國放在中心。一些澳大利亞地圖甚至被旋轉,使南半球位於上方。這是一種以自我為中心的做法,聯合國在創建自己的徽記(不偏不倚以北極為中心的地圖)時曾試圖避免它。

同樣,地圖可能會高估其創作者的地理價值,或展現出對某些地方的偏見。例如,在整個地圖製圖的歷史中,非洲的真實大小已被長期淡化,即使是現在,不是非洲的人仍傾向於低估這片廣闊大陸的真實大小,而實際上這片大陸足以覆蓋中國、美國和歐洲的很大一部分。

宗教、政治和經濟議題也開始發揮作用,影響著地圖的客觀性。例如,二次世界大戰的地圖就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宣傳性,描繪出「可怕的紅色標記和紅色危險區」,布羅頓說,「地圖被扭曲,傳達出一種政治信息。」

他繼續說:「地圖總是會從某個特定角度給出有關世界的議題、意見和建議。」

曲解的觀點

他表示,即使當今的數字地圖也遵守這一規則。他解釋說,受商業利益的驅使,谷歌和其他數字地圖製作者把世界變成「一個巨大的網絡瀏覽器」。

但谷歌地圖集團產品經理曼尼克·古普塔(Manik Gupta)反駁說,谷歌地圖的主要目標反映出其公司的目標:整理世界的信息,使人們都能訪問和使用。商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古普塔說:「總而言之,技術只是一種工具。我們的工作是確保地圖超級精確並且發揮作用。然後由用戶決定如何使用它。」

然而,數字地圖仍然傾向於用戶認為最重要的地區。那些多數人認為不值得關注的地區,比如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奧蘭吉(Orangi)棚戶區或墨西哥城的那扎-查可-伊澤塔(Neza-Chalco-Itza)貧民窟等貧困地區,以及地圖製作者不經常去的那些地區,比如朝鮮的飽受戰爭折磨的地區,仍然沒有詳細繪製在地圖上。

這種忽視意味著偏遠地區的地圖可能包含多年來被忽視的錯誤。據地圖記載,桑迪島(Sandy Island)是新喀裏多尼亞(New Caledonia)附近珊瑚海上的一個地方,但科學家最近去那裏才發現,這個小島根本不存在。至少十年前,澳大利亞地圖和谷歌地球上標注了這座「幽靈島」,可能是由於人為錯誤導致。

谷歌有兩種方法來解決這些問題:一是讓地圖製作者在背包、自行車、小船或雪地摩托裝上街景攝像系統(Street View),去這樣的荒野地區拍攝,二是使用地圖製作工具(Map Maker),這是2008年創建的一種工具,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該工具拓展現有谷歌地圖。古普塔說:「如果一個地方很重要,用戶很可能會將它放在地圖上。」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貧民窟可能離知名城市很近,但貧民窟的地圖卻不甚詳盡(Thinkstock)

但雖然很多社區將自己放在了地圖上,其他的卻沒有。(最有可能的是,將里約熱內盧貧民窟或拉各斯的馬科科水上貧民窟畫在地圖上不是生活在那裏的人們的首要事情。)傳統的紙質地圖往往也會忽視這些地區。英國坎特伯雷基督教會大學的地理與地理信息系統高級講師亞歷山大·肯特(Alexander Kent)說:「它們是國家否認或不希望將其繪製成為領土一部分的地方。不是什麼客觀原因,只是地圖背後的人有權決定地圖上的內容。」

認識到這個問題後,紅十字會、無國界醫生組織和人道救援開放街景小組(Humanitarian OpenStreetMap Team)聯合開展「失蹤的地圖」項目(Missing Maps Project),招募志願者來填補發展中世界的地圖空白。該項目的實質性成果還無法確定,但發起方已經計劃在倫敦和雅加達招募有興趣的志願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海岸線經常變化,地圖無法跟上它們變化的步伐(Getty Images)

同樣,海洋是地球上地圖最不詳盡的地區之一,儘管事實上它佔據地球的大部分面積。布羅頓說:「很大的未知領域是海底。」鑒於人們對水下採礦和鑽探的興趣越來越大,某些國家(特別是俄羅斯)正在聲稱對大片洋底的擁有權。此外,隨著海上浮冰的迅速融化,會有越來越多的土地成為炙手可熱的爭奪對象。布羅頓說:「隨著景觀的變化,有可能開採更多的礦產資源,所以地圖變得極其強大和重要。」為了引起人們對這種地圖空白的注意,布羅頓和藝術家亞當·勞(Adam Lowe)正在為海底創建3D地圖。他說:「我認為地理學家們開始了解,為海洋繪製地圖是不為人知的故事之一。」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