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一種更好的方法測量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討厭提到它,但醫生對腸胃氣脹的了解還成問題:目前,他們對腸道裏產生的這些氣泡還知之甚少。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莫納什大學的彼得·吉布森(Peter Gibson)表示:「臀部排出的氣體只會告訴我們腸道末端 20 厘米的情況」。吉布森想要知道消化道前面 130 厘米究竟發生什麼才會導致最後的爆發(屁)。

消化依賴於體內各種基因、飲食、新陳代謝和寄居在體內的無數微生物之間的微妙互動,其中每個因素都可能帶來氣態副產品。因此,屁成分的明顯改變可能是對這一過程產生影響的嚴重疾病的跡象。

吉布森表示,「我們對此只有零星的了解,對其中發生的關鍵情況我們還難以掌握。」為此,他的團隊設法用一個通過腸道的探頭來測量消化各個環節產生的氣體。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腹部形成的氣泡被血液吸收,又在呼吸中釋放。(圖片來源:Getty Images/Olivia Howitt)

由於目前我們還知之甚少,因此腸胃氣脹是一個需要調查研究的豐富主題。腸道中產生過量的氫氣和甲烷似乎表明,腸道吸收碳水化物可能出了問題,例如,反而讓澱粉和糖在腸道中發酵。過量的甲烷還會妨礙排便,這也許就是導致腸道易激綜合症患者便秘的一個原因。遺憾的是,我們無法確切知道甲烷究竟是在哪裏產生的。吉布森表示,「理論上,甲烷是在大腸下部產生,但實際情況我們不得而知。」

與此同時,硫化氫這種化學品也會讓我們的屁發出濃郁的臭雞蛋氣味。除過屁在有限空間中給人帶來的不適感外,腸道中長期存在大量氣體可能還是腸道粘膜受損、炎症性腸病乃至結腸癌的跡象。吉布森表示:「這是一種氣體竟然如此有用的一個例子」。

說來也奇怪,測量腸胃氣脹最常用的方法一直是一種呼吸檢測法。

目前測量腸胃氣脹的技術都還屬於間接測量。說來也奇怪,迄今為止,最常用的方法一直是一種呼吸檢測法。鑒於有些氣體會被血液吸收,並在肺部釋放,因此從口中呼出的氣體中就有可能發現腸胃氣脹的蛛絲馬跡。

遺憾的是,這並不能說明這些氣體源自何方。任何情況下,檢測讀數都可能被其他身體氣味所歪曲,如牙齒間細菌產生的氣體。另一種方法是,讓糞便樣本發酵,其所產生的氣體應該類似於腸胃氣脹,但這卻無法揭示消化早期環節的問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腸胃氣脹是一個嚴重的醫學問題,不容忽視。(圖片來源:Getty Images/Olivia Howitt)

吉布森的團隊認為,他們能通過一個能像藥丸一樣吞下的微型傳感器得到問題的答案。在穿過身體時,傳感器會定期對氣體採樣,並將數據發送到平板電腦;它還會測量環境溫度和酸度等數據,這些數據也能針對其在腸道中的位置提供更多的信息。傳感器旅程的最後階段尤為重要。吉布森表示,「您可能想知道,傳感器是否已從臀部排出,但您卻不得而知,因為它只是糞便的一部分。但溫度傳感器能提供即時報警。溫度下降之時,也是傳感器排出體外的一刻。」

通過這種方法,醫生就能採集傳感器旅程中各環節的實時數據。目前,該團隊已經在幾頭豬身上進行了早期原型試驗,他們希望在未來幾個月就能開始人體試驗。

一旦傳感器被證實是安全有效的,吉布森就計劃建立一個實驗室,對與不同疾病和生活方式相關聯的氣體進行分析。借此就可能了解某些相關疾病不同治療方法的直接效果。

由於甲烷被認為與便秘相關聯,吉布森還希望能了解甲烷在體內生成的時間和生成的位置。他表示:「我們希望能有辦法減少甲烷的生成——通過一種簡單的飲食改變或某種藥物改善便秘,這是世界各地普遍存在的一個主要問題。但在測量甲烷之前,我們還無法知道。」

吉布森當然不會因為對此項研究的熱情而受到指責。他表示:「這非常令人興奮,我們對這個主題的研究越深入,發現的潛力也就越大。」讓我們拭目以待他的探頭能證實這種預期,我們也希望這種興奮的結果不會只是一股熱氣。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林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