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園小島的末日降臨?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尼加拉瓜奧梅特佩島康塞普西翁火山(資料來源:資料來源:Thinkstock)

這是一個安靜、與世隔絕的島嶼群落,坐落於中美洲最活躍的火山之一的山腳下,島民們面臨著一個不確定的未來。但是,危險並不是來自一直以來的地質災害風險,而是來自人為威脅。

在過去的十年裏,隨著奧梅特佩島(Isla Ometepe)自然風光堪比伊甸園的消息不脛而走,該島的旅遊業發展迅速。位於尼加拉瓜湖(Lake Nicaragua)中部的這座雙火山島被譽為「迷你亞馬遜」,但是最近該島被納入一項巨大的工程:這是一個中國項目,計劃在這裏開挖一條比巴拿馬運河更深更長的連接兩大洋的運河,非常適合大型貨船通行。

這條計劃長達 278 公里的運河連接加勒比海(Caribbean Sea)和太平洋(Pacific Ocean),從尼加拉瓜湖穿過,可能導致附近的雨林消失並威脅到附近的原住民部落。這條運河還會使得超大型油輪從奧梅特佩島的伊甸園旁邊經過。

Image copyright Sarah Shearman
Image caption 康塞普西翁火山概況。(資料來源:莎拉·謝爾曼)

運河工程已於 2014 年 12 月正式啟動,招致了一些擔心失去家園和運河對環境造成破壞的人們的大規模抗議。人們還質疑,是否有充足的資金保證在所分配的五年計劃時間內完成運河工程。

這個 267 平方公里的小島,人口不足 3 萬,每年接待近 4 萬名遊客。鑒於渡船旅程艱辛而且島上的道路顛簸不平,可以理解遊客人數還是相對較低,儘管島上的風光美不勝收。

尼加拉瓜湖是中美洲最大的淡水水域,面積遼闊,以至於西班牙征服者將其誤以為是大海。在我經過尼加拉瓜湖的那一天,奧梅特佩島的火山上空烏雲密布,我剛踏進碼頭,大雨便傾盆而下。遠山含翠,映襯著仍然灰色的天空,呈現出一片熒光綠。鳥兒和蝴蝶輕飛曼舞,村民們生活恬靜安然。實際上,這裏唯一變得最快的就是天氣。

我住在海茲恩達梅裏達旅館(Hacienda Mérida),是個農場/咖啡加工廠改造成的生態旅館,位於馬德拉斯火山國家公園(Volcan Maderas National Park)裏面。酒店老闆阿爾瓦羅·莫利納(Alvaro Molina)於 2001 年開辦了這家旅館,是第一批將旅遊業帶到島上的人之一。

Image copyright Sarah Shearman
Image caption 鳥兒從里約伊斯提姆河上方飛過。(資料來源:莎拉·謝爾曼)

從旅館的防波堤可以看到康塞普西翁火山(Conceptión)全景,這座火山高 1,610 米,非常活躍,俯視著尼加拉瓜湖。旅館的背景是奧梅特佩島的馬德拉斯死火山,山頂映襯著綿延起伏的雨林。在這裏,徒步旅行、游泳、劃皮艇、騎自行車和騎馬都很流行,但我選擇躺在吊牀上看風景,而且心情激動。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起來,到里約伊斯提姆河(Río Istiam)上劃皮艇,這條河從沙漏狀的島嶼中部貫穿而過,進入內陸。在劃向河口的 3 公里航程中,一路上我看到村民們在湖中游泳和釣魚。我的導遊馬卡·卡裏奧(Maykel Carillo)說,當地人習慣遠離水邊,因為這裏一度公牛鯊(bull sharks)橫行。截至 20 世紀 80 年代,過度捕撈和魚翅交易使得公牛鯊滅絕,但是有些人說仍然有幾只潛伏在水下。我愈發小心地劃槳前行。

尼加拉瓜湖需要進行疏浚,才能開挖適宜大型貨船通航的足夠深的運河。「那樣會毀了這個湖,」卡裏奧說。「很多動植物都會滅絕。」當地人大多從事自然經濟和依靠捕魚為生,沒有滿足運河帶來的工作所要求的技能,卡裏奧補充道。「有些人從未上過學,因此他們得不到什麼機會,」他說。

另一方面,尼加拉瓜是世界上最窮的國家之一。政府官員希望運河能帶來一萬億科多巴(cordoba)以上的投資,是島上當前經濟收入的三倍以上。

Image copyright Sarah Shearman
Image caption 烏雲密布之下的康塞普西翁火山。(資料來源:莎拉·謝爾曼)

隨著我們進入瀉湖,鳥鳴聲更大。濕地是大量鳥類的家園,我們發現了白鷺、蒼鷺、水雉和藍鳥。一群禿鷹棲息在伸出到平靜湖面上的盤曲的樹枝上。康塞普西翁火山和圍繞在火山頂的雲朵,在如鏡的湖面上形成絕美的倒影。

劃了一個小時之後,我們居然看到一隻美洲熱帶鱷魚!或者是一塊圓木!不……那是一塊圓木。在我們回來的路上,我們又看到了一隻烏龜,或者只是一塊石頭。

很多旅行者會爬上奧梅特佩島的火山,但是天氣總會將這種旅行變成一次雲中漫步。這是我只嘗試進行 3 公里徒步旅行的一個好理由,去參觀島上 50 米高的瀑布——聖拉蒙瀑布(San Ramón)。當我踏上馬德拉斯火山旁邊蜿蜒的雨林小路時,我發現了一群吼猴,在樹枝間穿梭,相互私語。經過一個小時的攀爬,我到達了發出雷鳴般聲響的瀑布處,涼爽的薄霧讓人在經歷雨林厚重的濕氣之後覺得格外神清氣爽。

在日落的時候,海茲恩達梅裏達旅館的房客聚集到了防波堤上。有些人劃著皮艇追逐西沉的太陽,落日在康塞普西翁火山表面灼熱的土地上投射出一道柔和的紫光。

Image copyright Sarah Shearman
Image caption 聖拉蒙瀑布之旅。(資料來源:莎拉·謝爾曼)

莫利納用他的手臂勾勒出地平線。「大約五年內,大船就會從這裏經過,」他告訴我。

居民對於相關提案仍然存在很多不確定性,莫利納說。運河會吸引大量遊客來觀光,就像在巴拿馬運河上一樣,他補充說道——特別是奧梅特佩島新建了一個飛機跑道。

加上大量工人搬到島上從事運河工作,莫利納說他擔心這種人口增長的可持續性發展問題,尤其是考慮到目前島上接待的最少遊客都已經讓島上的廢物處理成了難題。目前,他自己想出了一個解決方案,他已經開始收集廢棄塑料並將其轉化成建築材料,用以在旅館旁邊建造一所學校,房客可以在學校中擔任志願者。

世界森林組織等環保團體已經警告運河可能給這個生物圈造成的破壞,那會損害生態棲息地,造成污染,引入入侵物種,並且影響飲用水和灌溉水儲備的質量。莫利納說,一種潛在的好處是島上會首次出現各種生態學研究,吸引頂級生物學家和昆蟲學家到奧梅特佩島進行研究。「他們會收集大量數據並且確認數百個新物種,發現許可目前尚無可知的生物信息。」如果運河能夠讓人們擺脫貧困,還會有助於阻止採伐森林,這是尼加拉瓜的一個主要問題。莫利納說:「但是,如果政府不顯著改善教育,那麼實際上,運河就沒有什麼用,因為大多數工作都會讓外國人去做」。

Image copyright Sarah Shearman
Image caption 島上的動植物。(資料來源:莎拉·謝爾曼)

截至我在島上的最後一天,一直籠罩在康塞普西翁火山頂上的雲都已散開,露出火山完整宏偉的真身。這座火山最近一次爆發是在五年之前,在湛藍的天空映襯之下,依然可以看見近乎紅色的表面上坑坑窪窪的爆發痕跡。

在去往渡船碼頭的路上,我中途在一塊伸到湖中的地方停了下來。湖底黑色的泥沙清晰可辨,就像是從水底露出來的鯨魚背。我走到頭,湖水剛好沒過腳踝,我能看到島上著名的風景,正如馬克·吐溫(Mark Twain)在他的著作《和布朗先生的旅行》(Travels with Mr Brown)中的描述一樣:「兩座宏偉的山峰,籠罩在極其柔和/豐富的綠色之下,一切都光影斑駁,峰頂直衝雲霄。」

但是在馬克·吐溫到訪 149 年之後,島上充滿了對未來的不確定性,我懷疑如果此時作者對於奧梅特佩島的印象會不是會——「如此的與世隔絕,而又如此的騷動不安」,一如現在我眼前的景象一樣,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