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能通過測謊儀的測試嗎?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您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反應騙過機器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在我致電談到為這篇報道參加測謊儀測試時,加齊特測謊儀研究所(Gazit Polygraph Institute)聯合創始人厄蘭·加齊特(Eran Gazit)警告道,「測謊儀測試可不是鬧著玩的,除非你在測試中有利益在,否則就不可能測試這個系統。你需要有能失去的東西,比如工作、婚姻或者自由。」

雖然如此,我還是來這裏採訪他的父親——穆爾迪·加齊特(Mordi Gazit)。在與他在特拉維夫聯合創建這個研究所前,他的父親為以色列警方測謊部門工作了長達 10 年之久。

我來這裏還想試試能否撒謊騙過測謊儀。

這樣,我就坐在了一張舒適的椅子中,胸部繞扎著兩根皮帶,指尖上固定著金屬裝置,胳膊上綁著血壓帶。各種導線都進入一個類似於機頂盒的盒子中,它將把數據源源不斷地發送到穆爾迪的筆記本電腦中。

這通常稱為測謊儀測試。測謊儀是要靠測量人在回答各種問題時所產生的自然人體生理變化而斷定測試人是在講真話還是在說謊,我體驗的情況包括呼吸率、脈搏、血壓和皮膚電反應(測量皮膚的電學特性)等。其他方法還可能涉及測量瞳孔的變化和利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測量大腦活動。

Image caption 當今測謊儀誤判率為 10%-15%。(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和大多數歐洲刑事法庭通常並不接受測謊儀證據。但有關機構發現它另有用途。在英國,緩刑犯監督官利用測謊儀檢測嚴重性犯罪者,通過這種測試讓幾十名罪犯返回監獄。在美國,測謊儀被中央情報局和其他政府機構用於篩選求職者。

美國測謊協會會長沃爾特·古德森(Walt Goodson)曾在德克薩斯州警察部門工作長達 25 年,他強調測謊儀在警方調查中的作用:「在集中測試中它們極為有用。這是一種發現嫌疑人的簡單而快捷的方法,同時也有助於我們決定是否需要深入調查,或者是否需要尋找其他嫌疑人。」

幫助他人設法騙過測謊儀將會帶來嚴重的法律後果。俄克拉荷馬市一名前任警官最近被判兩年監禁,原因就是他曾訓練臥底聯邦特工掩蓋罪行。

試圖欺騙

但像我這樣未經訓練的人真的能騙過測謊儀嗎?

從見到穆爾迪開始,我就感到自己像是在面對聯邦特工。豐富的經驗全都寫在 69 歲的穆爾迪臉上。他非常專業,在要求我出示記者證件時,他直視著我的眼睛,語氣極為自信。我暗自思忖,即使我撒謊能騙過測謊儀,也會被這家伙看出來啊。我已經感到自己的緊張,就像是自己因為什麼沒做過的事情要被抓住一樣。後來我認識到,這也是測謊測試所存在的部分問題。

Image caption 出汗是人無法控制的一個撒謊標誌(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測謊人員一個常見的策略是同時提出相關問題(你是否搶了銀行?)和無關緊要的問題(你是否拿過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由於沒有人能做到對無關緊要的問題不撒謊就回答「否」,理論上,將受試者對無關緊要問題的生理反應充當測試基凖。這種思路是,得到受試者在無壓力狀態下撒謊的合理情況,與僅對照明顯事實(如『你是男性嗎?』)相比,這樣做這有助於測謊人員更相信自己對有壓力狀態下撒謊反應的判斷。

喬治·馬施克(George Maschke)自 2000 年起經營一家網站 antipolygraph.org,他表示,戰勝測謊儀的策略是,承認對照問題,並放大自己對它們的反應。

他說,「在被問到像『你是否曾為了擺脫困境而撒謊?』這樣的對照問題時,你可以試著在大腦中盡快解答一個數學題,這種心理活動會促使你出汗增加、呼吸加速,還有其他一些指標也會提高。如果回答對照問題時你的反應要比回答相關問題時還要激烈,那麼你就能通過測謊測試。」

古德森表示,儘管他面對新手能成功騙過測謊儀,但欺騙有經驗的測謊人員卻並不容易。「改變人的生理反應並不難,有許多對付測謊儀的網站教人怎樣做。但這些網站卻無法教給人怎樣在回答測謊問題時改變生理反應的同時,面對測謊人員還能做出真實或自然的反應,」他這樣表示。「當受試者試圖改變或控制身體的正常反應時,會產生異常數據,訓練有素的測謊人員很容易就能發現這種不自然的生理反應。」

Image caption 測謊儀證據通常不會被法庭接受(圖片來源:SPL)

有些研究人員也會擔心,測試有誤時,測試生成的錯誤陽性結果(意思是,無辜者錯誤地未通過測謊)多於錯誤的陰性結果(意思是,有過錯的人錯誤地通過測謊),這種現象在 2004 年英國心理學學會驗證測謊儀有效性的報告中就可以看到。

據古德森說,有些人說真話時過於努力控制自己的身體反應也通不過測謊測試。他說,「說真話的人也會改變自己的生理反應,以為這會有助於自己通過測謊,而測謊文獻表明,許多這種說真話的受試者在試圖這樣做的時候也會被歸入欺詐行列。」

許多科學家擔心,測謊儀背後的理論是錯誤的,因為生理反應與撒謊並不具有必然聯繫。美國測謊協會 2011 元分析報告(A 2011 meta-analysis by the American Polygraph Association)發現,當時測謊測試使用的對照問題約 15% 都會得到錯誤的結果。

我試圖通過的測試比較可靠,想騙過測謊器會更難。由於我是為了寫報道才這樣做的,所以穆爾迪為我設計了一種測試系統的方法,無需使用對照問題。他讓我在紙上寫出 1 到 7 之間的一個數字,然後在我試圖隱瞞每個數字,好像我什麼也沒有寫的時候,監控我的生理反應。

Image caption 在面臨有精神壓力的工作時,心跳速度會發生變化(圖片來源:SPL)

這是犯罪知識測試的簡單版本,這種測試用於已知犯罪後進行的調查。測謊人員會給一名潛在疑犯出示與犯罪無關緊要的特定信息和有關聯的特定信息,然後測試受試者對有關信息是否有反應。以搶劫銀行為例。你可以給疑犯出示若干數字,其中有銀行被盜的金額;或者出示若干交給銀行櫃員的勒索信,其中有真正的勒索信,也有警方製作的假勒索信。

儘管馬施克表示,還是有可能騙過犯罪知識測試,但根據英國心理學會的報告,在理論上,這種測試要比對照策略更為可靠,科學家對此的爭議要少一些。美國測謊協會 2011 元分析報告發現,當時,犯罪知識類測試的錯誤率接近 10%。

雖然這種測試離完美還相差甚遠,但也足以抓住我這樣的人了。我沒有通過測試,結果還很糟。下面是顯示我的生理反應的截圖。試試看,您能否發現我在撒謊。

Image caption 讀圖方法:X 軸表示時間。黃色柱體表示各個問題,開始的數字是 4,隨後是數字 2、6 等等。藍色線條:呼吸率。紅色線條:脈搏和血壓。黑色細線:椅子上的肢體動作。黑色粗線:皮膚電反應。

如果您仔細觀察黑色粗線,可能就會發現我對數字 6 撒了謊。這點穆爾迪也發現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凱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