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向或外向?用檸檬來判斷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你認為你是外向還是內向的人?要回答這個問題,你或許會馬上想到自己是否熱衷於去派對和與陌生人聊天,或者你已經從那些自我評估的在線心理測試中得到了答案。這些方法的問題在於它們依賴於誠實的自省和大量的主觀動因。也許你也很喜歡聚會,但是程度遠不及你的閨蜜,那麼你到底是不是外向型人格呢?

使用檸檬,更具體的說是使用檸檬汁,來進行測試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測試方法,或許可以繞過這些問題。這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的人格心理學測試,在家裏很容易嘗試。你需要一個棉簽(棉花棒),中間系一根短線。現在把棉簽的一段放在舌頭上保持20秒, 下一步,滴5滴濃縮檸檬汁在你的舌頭上,做吞咽動作,然後把棉簽的另一端放在你的舌頭上保持20秒。最後,把棉簽從嘴裏拿出來,用線拎起來並看棉簽是否能夠保持水平,或者在吞咽檸檬汁之後放入的一端由於重量加重而更低一些。

如果測試結果顯示其中一端更重,那麼這意味著檸檬汁使你分泌了更多的唾液,從生理學上,這樣的現象可以解讀為你是內向型人格,如果棉簽保持水平,那麼這說明你對檸檬汁反應不強烈,你可能是個外向的人。

原因呢?這個測試早在上世紀60年代由人格心理學先驅,漢斯·艾森克(Hans Eysenck),和他的妻子,同為人格學研究員的西比爾·艾森克(Sybil Eysenck)共同發明。在最初的實驗中,他們使用了精密的稱重裝置來測量人們接觸到果汁前後,吸收到棉簽裏的唾液量。(這裏描述的簡化DIY版本來自當代人格專家布瑞恩·力拓(Brian Little)2014一書《我,我自己和我們》(Me, Myself and Us)。

Image caption 內向型人格對於感官刺激,例如檸檬的酸味反應更加強烈。(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艾森剋夫婦當時在測試漢斯艾森克獨創的有關外向性與內向性的「大腦皮層興奮」理論。他提出人格學的這個方面可以從生理學上找到原因,內向的人有更高的大腦皮質興奮的水凖,使他們對感官刺激反應更為強烈;從本質上講,內向型人感情強烈,會主動遠離某些情況。艾森剋夫婦聲稱檸檬測試支持了他們的理論,因為在內向型性格測試問卷中,那些得高分的人往往會在檸檬測試中分泌更多的唾液。

儘管內外向型人格的程度在某種程度上受到生理原因的影響(包括部分繼承了我們的父母的性格),我們現在知道,皮質興奮理論並不是完全真實。有包括腦成像研究等充分的證據表明,內向的人往往對噪音或者其他感官刺激反應強烈。但與艾森克理論相悖的是,基本上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說明內向的人總體來說有更高大腦皮質興奮的水凖。

雖然檸檬測試是否凖確仍有爭議,但這個測試確切的揭示了一些有趣現象,那就是你身體的敏感度,況且你可以經常重覆這個測試,這樣結果會更加凖確。

此外,檸檬測試並不僅僅能夠測試內外向型人格。2014年發表的一篇文章說,我們可以用檸檬來測試其他人格特質——人有多少同情心。同樣的,這也是心理學家經常使用問卷來衡量的特質,存在主觀和誠實性的問題。

為提供一個客觀的測試結果,佛羅倫斯·哈根穆勒(Florence Hagenmuller)和她的同事們要求志願者在觀看2個一分鐘的視頻時,口含三卷棉棒(用於測量唾液量)一視頻一描述了一個人切檸檬和吃檸檬,另一個(在可控條件下)視頻中一個人將彩球從容器中拿出放在桌子上。

Image caption 打哈欠是可以傳染的,越有同理心的人越容易跟著打哈欠。(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研究人員之後將棉棒稱重,併發現總體上參與者在觀看吃檸檬的視頻比另一個視頻時分泌了更多的唾液。這是心理學家所說的「自主——共鳴」,我們會自動模仿對方的生理狀態,比如當我們看到別人打哈欠自己也會打哈欠,或著看到對方疼痛也會感同身受。但是我們機體對此的敏感程度是不同的,有趣的是,研究人員發現,在移情問卷中獲得高分的參與者(他們同意這樣的陳述「我經常對於不幸的人心存善念與關愛」和「我經常被我看到的事情所感動)」,他們在看檸檬視頻時分泌了更多的口水。

除非你打算測試沾了口水的棉棒,不然這項測試在家做有點難度。同時,要想得到有意義的測試結果,你還要比較自己和一兩個其他人看到檸檬視頻的唾液量。可以想像,在中學或大學做這樣的科學實驗會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哈根穆勒和她的團隊說,檸檬的移情測試可以使用在一些嚴肅的問題上——例如,患有精神分裂症或自閉症的人有時很難按照問卷說明進行測試。檸檬的視頻測試的優點是,它不需要參與者有任何理解。他們要做的就是坐下來觀看視頻,結果就顯示他們內心能夠有怎樣一個同理心的水平。

那麼下次你發現自己有一袋子檸檬的時候你就可以進行選擇了。你可以做檸檬汁或者進行一些心理學測試。那做這個決定本身是不是也能說明你的性格呢?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