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暈絕大多數人的兩個心理遊戲

Image copyright

我們過去在學校常常玩一個詞語遊戲,它有點像一種小把戲,玩法如下。你先讓對方用最快的速度回答一些問題,然後追問下面這幾個問題:

「一加四等於幾?!」

「五加二等於幾?!」

「七減三等於幾?!」

「說出一種蔬菜的名字?!」

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胡蘿蔔」。

我覺得奇妙之處並不在這些算數問題。它們大概只是為了讓快速回答者熱身。關鍵是,大多數人不論在什麼情況下,說起蔬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胡蘿蔔。

這個看似並不新奇的事實揭示了人類大腦組織信息的方式。蔬菜有好幾十種,根據你對新鮮食品的愛好程度,你可能知道不少的蔬菜。如果讓你列出蔬菜,你可能會忘記幾種你知道的,你可以很容易的列出12種蔬菜,然後你就會慢下來。當你在壓力之下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說出一種蔬菜時,你會忘記更多的蔬菜,大腦會浮現出最容易想到的一種蔬菜——常常就是胡蘿蔔。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胡蘿蔔常常是蔬菜的「原型」。

在認知學中,我們說胡蘿蔔是「原型」——因為在我們對蔬菜的概念中,胡蘿蔔是定義蔬菜概念網絡的核心。一個簡單的測試原型的方法是對回答某個東西是否屬於某個類別計時。比如,當被問及「企鵝是不是鳥類?」時,我們回答「是」的時間要長於被問及「知更鳥是不是鳥類?」的回答時間。儘管我們知道企鵝也屬於鳥類,但是企鵝的概念與「鳥」的類別關聯起來要比其他更加典型的物種更慢。

在學校食堂就餐時,學生被告知胡蘿蔔有利於人的夜間視覺,全世界每年吃掉3700萬噸胡蘿蔔。從兔八哥到《冰雪奇緣》中雪寶等卡通形像都讓胡蘿蔔在我們的大腦中根深蒂固,成為蔬菜的典型例子。

這種組織信息的方式的益處在於關聯最緊密的概念會在你需要時直接浮現腦海。如果讓你想像一個帶裝扮的超級英雄,你會想到那位身披斗篷,大概會飛,揍人時一定會有星形泡泡的英雄。我們依靠原型來組織對世界的體驗。它會告訴我們可以期待的東西,不論是超級英雄,還是求職面試。沒有它,生活將無法進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快速回答:奶牛喝什麼?你的反應說明了大腦關聯信息的方式有時會誤導我們。

這種組織方式的一個短處是因熟悉而關聯起來的事物有時候按照邏輯卻不應該關聯起來。我們過去玩的另一種遊戲證明了這一點。這次你讓對方用最快的速度說20遍「牛奶」。接著的挑戰就是快速回答問題「奶牛喝什麼?」看看有多少人會回答「牛奶」。你會發現多的讓你驚訝。你可以得意的告訴他們:「奶牛喝水,傻瓜!」人類喝牛奶,而這個概念與奶牛的概念緊密聯繫在一起,所以當我們對「喝」和「奶牛」這兩個概念作出反應時,第一個出現在腦海中的回答自然就是「牛奶」。

根據相關性給出現成的答案,總比不能立刻給出答案的大腦要強。但是這也可能鑄成遠比奶牛喝奶嚴重的錯誤。每次我們假設醫生是男性,護士是女性時,我們心中職業的原型所提供的現成的答案就讓我們成了受害者。這種原型儘管是錯誤的,但也會讓我們預設男性能更好的擔任首席執行官的職位,或者女性不可能成為哲學教授。如果這些預設讓你認為世界應該如此,而不是世界可能如此,那麼你將很快遇到麻煩。

廣告商當然也懂得原型的力量,所以會有那麼多外表勝過內在的廣告。廣告商的工作並不是要傳達一個有說服力的信息。他們並不希望你主動相信他們的產品是有趣的、美味的或健康的。相反,他們只是希望當你想到他們的產品時,樂趣、美味或健康會同時進入你的腦海(反過來也是)。在廣告業,這種潛入大腦關聯的方法是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而它所基於的原則卻十分簡單,和小孩子遊戲中騙你說出「胡蘿蔔」這個詞是同樣道理。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