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夢境能讓人們學到什麼?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那時,第二次世界大戰激戰正酣。一天深夜,一名來自美國原住民印第安霍皮部落(Hopi tribe)的36歲男子拉斯(化名Lars)正凖備上牀休息。這裏遠離戰火紛飛的歐洲,人們每天晚上都坐在收音機旁收聽戰時新聞。當拉斯進入夢鄉之後,他的夢境裏可能正在重演新聞中的戰事。

他在夢中來到了一些歐洲城市 – 其中一座城市儘管他從未去過,但是很像是巴黎。他看到這座城市已經被炸彈夷為平地。這是巴黎的一個幻影,隨著夢的繼續,他毛骨悚然地意識到這個地方好像是他的住處附近的一條山谷。最後,拉斯從夢魘中驚醒。一段時間以後,戰爭結束了。

儘管拉斯早已不在人世,但是我們清楚地知道他那天晚上做了什麼夢。霍皮和其他印第安部落都保存了許多夢的記錄,因此今天的我們能夠一窺許多人的夢境。今天,人們依然在進行夢境記錄– 已經出現數百個用於記錄夢境的智能手機App。有幾個問題縈繞著我們:這些記錄是否真能告訴我們夢的含義?是誰最先決定記錄夢境?

Image caption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釋夢理論似乎已經退出歷史舞台,許多其他理論卻執著於探求瘋狂的含義。(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人類對夢發生興趣最早可以追溯到文字形成之初。但是,史上首次對夢境進行並開放記錄發生在二戰期間以及二戰之後。儘管這批記錄已經鮮為人知,但卻為美國心理學家伯特·卡普蘭(Bert Kaplan)提供了靈感源泉,哈佛大學科學家麗貝卡·列莫夫(Rebecca Lemov)最近出版的《夢境數據庫:已經消失的對人類記錄的探索》(Database of Dreams: The Lost Quest to Catalog Humanity)一書詳細闡述了卡普蘭留下的遺產。

多年來,人類學家們一直通過採訪來自全世界各種部落文化的人們對這一項目做出貢獻。採訪記錄一直以微縮卡片的形式保存在不同地點。微縮卡片上印有微縮文字 – 某些情況下,一張微縮卡片足以容納100多頁普通文字。

讀者使用放大設備讀取微縮卡片內容,這種技術很快就被更新的技術所取代。目前,我們使用具有超大儲存能力的數字化數據庫,不再需要壓縮數據 – 只需簡單上傳即可。

8年來,列莫夫一直穿梭於各家圖書館之間尋找夢境數據庫。有些記錄數十年來從未有人查看,有一次,圖書館員甚至把記錄扔進了垃圾堆。最終,列莫夫終於找到了她想要的記錄,並由此接觸了各色人等的不同夢境。

雲端穿行

有一份記錄描述了一名患有傷寒的黎巴嫩婦女經歷過的幻覺:她的父親從她手裏拿走了一隻漂亮的李子,賣掉後得到一枚土耳其金幣,然後在沒有徵求她同意的情況下用這枚金幣支付了醫療費。「我一早起來,發現金幣不見了,然後就開始尖叫,」這名婦女在訪談中告訴科學家。

有南太平洋島民曾經夢見了在美國海軍駐扎這一地區後一名「發了瘋」的島民。另外,還有一位美國原住民夢見自己「飛入重重烏雲」 ,並且在烏雲裏和一個親戚吵架。

我們都知道一句俗語,「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 我們很清楚為什麼晚上會夢到這些東西。但是,在很多情況下,夢境具有令人困惑的細節 – 甚至整個夢境都完全不合情理。

「夢境不會按照正常的邏輯發展,它們難以捉摸,」列莫夫說,「科技無法給予解釋。」

但是仍然有人認為科技能夠幫助我們揭開夢境的含義。Dreamboard和Shadow等手機App能幫助用戶記錄下夢境的情節。App開發者還希望借此探尋夢境的線索和信號,從而幫助我們更深入地理解夢的本質,並通過對夢的研究造福人類。

Image caption 月圓時,人們往往會做情節更加暴力的夢 – 這是否只是一種詭異的巧合?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但是,正如Shadow創始人亨特·石(Hunter Lee Soik)所指出,這項工作並不簡單。Shadow app尚未公開發佈,目前擁有大約10,000名貝塔版用戶。App開發者已經觀察到用戶夢境的某些特徵,但是石強調,他們尚不能對這些發現做出確定性的結論。

「我們通過對小規模樣本的觀察發現,在月圓時,人們會更多地做有性和暴力內容的夢。自從我們推出這款App以來,每次月圓都有同樣的發現。」

「由於我們的數據規模非常非常小,因此我們不能完全肯定地說,這是一條規律。」

但是這種神秘的關聯非常有趣 – 因此,有研究人員對此深感好奇,打算進行深入研究也就不足為奇了。

石的App可以記錄用戶對夢境進行自我描述時用到的關鍵詞,從而發現不同國家,甚至全世界人們的共同夢境主題。昨晚在日本有多少人夢到哥斯拉(Godzilla)?Shadow可能會給你一個粗略的答案,他說。

「很多人會做噩夢,並且能十分清楚地記得噩夢的情節,」他說。「另一方面,有人的夢境條理十分清楚,他們在夢裏飛翔,或者做各種有趣的事情。」

「女性在夢境中會遇到更多不同的人物,夢境的情節也更加生動有趣。」

夢的解析

石和他的團隊取得的發現無形中提出了一個問題:我們能否由此解析夢境?

提出這個問題的是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神經生理學家、Dreamboard的顧問帕特里克·麥克納馬拉(Patrick McNamara)。

麥克納馬拉最感興趣的課題是:尋找夢境線索 – 例如哪些角色和事物之間存在特別聯繫 – 並在這些線索的基礎上構建「夢境密碼」。

「如果我們能夠積累起足夠多的夢境密碼元素,我們可能就能夠解析夢的真實含義,」他說。

未來,夢境信息數據庫的數量一定會越來越多,他說。事實上,在不久的將來,這個領域就會實現突破 – 或者開始突破。但是,麥克納馬拉同時也強調,這種密碼目前還不存在 – 而他曾經對那些號稱自己能解讀夢境的人持非常否定的態度。

「我並不是說夢境毫無意義,我想說的是,我們對此尚不了解,」他解釋說。「科學無法支持對特定夢境的解讀。」

Image caption 神經學家希望能夠盡快通過大腦成像技術解讀入睡者的夢境。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分析夢境所面臨的一個問題在於,目前研究者只能在對夢境的主觀描述的基礎上做研究,這種主觀描述的凖確性和完整性都存在問題。事實上,某些人對於其最為私密或驚悚的夢境總感覺難以啟齒,這種現象不難理解。

也許我們不必要求人們凖確描述他們的夢境。一個日本東京大學的研究團隊最近提出,可以對一種機器學習算法進行訓練,使其能夠把大腦活動的一些固定模式與具體圖像對應起來。

《科學》雜誌已經刊登了這一系統的設計細節。系統能夠通過整夜監控睡眠者的大腦而正確 「猜出」其正在夢到的事物。

作為永遠披著神秘面紗的大腦的產物,夢境依然保留著最為奇特卻又未曾解釋清楚的人類現象,數十億人每天都在做夢,人們一直在渴望能夠解讀夢境。實際上,夢境是通往我們最深層情感和慾望的一扇窗口。

至少,在石看來,人們越來越樂於分享自身的私密數據這一現象將有利於夢科學的發展。

「我們希望,願意分享自身隱私的用戶能夠對我們感到足夠信任,」他說。「我們對外隱瞞的東西就是我們希望保守的秘密。我們越透明,就越敢於向眾人展示自己的夢境,並解釋說,這個夢是因為這個,那個夢是因為那個。」

即便這種小小的突破也未能在博特·卡普蘭的有生之年實現。列莫夫指出,許多當初為原始夢境數據庫貢獻數據的人也都知道,這項工作只會對未來的人們有價值。

「1950年代曾經參與這個項目的某些人士並不十分看重數據庫內包含的信息,而是看重這種媒介本身,」她解釋說。「資料積累得越豐富,就越有希望發現夢境的各種線索。」

或許這一天終將到來。但是在這天到來之前,我們唯有期盼。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