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遜友善 加拿大引以為傲的豐盛資源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加拿大多倫多的天際線(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Naeem Jaffer/Getty)

每年八月,我家都會進行一項美國家庭的傳統活動: 自駕遊。 通常我們都是一路向北。加拿大或許並非最具異國情調的目的地,但異域風情有時候總被誇大。加拿大是我們友好鄰邦,不僅氣候舒適宜人,最重要的是,加拿大居民禮貌、友善、待人熱情。

一到達邊境關口,我們就感受到了加拿大人的友好。 美國邊境的邊防人員比較粗魯,不苟言笑,而加拿大那邊恰恰相反,即使在盤問帶入境的酒的數量時,他們也始終彬彬有禮。

有一年,在入境時我們才注意到9歲女兒的護照過期了,可他們還是很友好地讓我們入境。無論是服務員、酒店職員還是路人,大家都非常友好,樂於助人,整個旅途都能感受到這種友好的氛圍。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正在慶祝加拿大國慶日的加拿大皇家騎警(圖片來源: George Rose/Getty)

加拿大式的友善不帶美式友善的那種強加於人的味道(祝您愉快!不然就……!),是純粹的,而且到處都是。 友善之於加拿大,就像石油之於沙特阿拉伯,充溢豐盛,遍地流淌。我覺得其他國家現在應該從加拿大進口一些友善了。(在最近一份由遊客評選的排行榜上,法國、俄羅斯以及英國位居粗魯國家排行榜前列)。

研究人員尚未對加拿大式友善展開實證研究,但有些分析發現,他們大量使用諸如「有可能」「不錯」等較委婉的「緩衝詞」,這或許表明他們一直都在避免冒犯別人。 「對不起」是加拿大人最常用的詞。他們時刻將「抱歉」掛在嘴邊,對任何人、為任何事都會道歉。

「我會向撞到的樹木道歉,」邁克爾▪維爾皮 (Michael Valpy)坦言。他是一名記者兼作家,他注意到其他市民也會這樣做。 多倫多和蒙特利爾的交通情況可能比較糟糕,但「即使在交通最擁堵時,你也幾乎從來聽不到汽車鳴笛聲,」多倫多大學新聞學教授傑夫瑞▪德沃爾金 (Jeffrey Dvorkin) 表示。 在加拿大,鳴笛被認為是很過分的蠻橫。而且,加拿大的兇殺率很低,他表示,部分原因是人們認為「殺人實在太野蠻」。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溫哥華風景,加拿大(圖片來源: Bruce Bennett/Getty)

加拿大的新聞裏隨處可見報道身邊的好人好事的文章。 例如,《國家郵報》曾報道,在埃德蒙頓,法律系學生德里克▪穆雷 (Derek Murray)的汽車前燈一直亮著。

當他回到車上時,發現電池電量耗盡,有人在擋風玻璃上留下字條。 「我注意到你離開時,車燈還亮著,」字條上寫著, 「汽車電池可能不夠用,汽車無法發動。 我在柵欄上留有藍色電源延長線……柵欄邊的硬紙板箱裏有電池充電器。」 字條上還詳細解釋了如何啟動汽車。「祝你好運。」字條最後寫道。

在安大略省,一個小偷不僅歸還了自己偷盜的物品,還寫了封道歉信,隨信附上50加元。「我的歉意難以言表,」小偷在信裏寫道,「懇請原諒我這個曾經傷害你們的陌生人。」

加拿大人不僅禮貌友好,而且非常謙虛,做了好事也不留名。2014 年10月,一名持槍者襲擊了加拿大國會大廈。議會警衛凱文▪威克斯 (Kevin Vickers) 反應敏捷,沉著地用他平時放在辦公室的手槍向暴徒射擊。而當加拿大的新聞媒體報道讚揚威克斯的英雄事蹟時,受到讚頌的是他的謙遜,而非高超的槍法或過人的膽識。(加拿大人以他們的謙虛為傲,且沒人覺得這種矛盾有什麼不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14年十月,議會警衛官凱文▪威克斯在議會授勛(圖片來源: Jason Ransom/PMO/Getty)

如何解釋這種謙遜友善呢? 蒙特利爾作家塔拉斯▪格雷斯科 (Taras Grescoe) 認為,加拿大人的友善根植於生存必須。「雖然我們的領土面積位居世界第二,但我們人口稀少,」他說,「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為了生存,或者只是保持心理正常,大家就必須互相照應。你看,街上這位老太太,還有公交車站那個在零下五度的天氣忘戴圍巾的少年。所以說,我們通常都願意向他人提供幫助,而不是攻擊挑釁。」

另一個解釋源自「碎片理論」。 該理論最先由美國學者路易斯▪哈慈 (Louis Hartz) 提出。它認為,美國、加拿大等前殖民地社會是它們移居新大陸時逃離的歐洲社會的「零星碎片」,客觀上,這些新興國家可以說「凍結」在某個時代節點。因此,加拿大傳承了英國保守派的一些特點;跟激進的美國開國元勛們擁抱接納的那一套相比,加拿大更顯恭順、「友善」。

但並非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好事。 維爾皮認為加拿大人的友善是一種防禦機制,這種心理「來源於自卑和尷尬,因為意識到自己衣服不合身、髮型糟糕、庸庸碌碌而產生的那種尷尬和自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索契冬奧會上的加拿大運動員(圖片來源: Jonathan Nackstrand/AFP/Getty)

但在這個友好國度,有時卻因大家都過於友好而產生問題。 最近從尼泊爾移居加拿大的作家曼都舍裏▪塔帕 (Manjushree Thapa)回憶起在影院觀影時的一次經歷。放映過程中銀幕逐漸暗下來,最後變成一片漆黑,因為放映燈燒壞了。但始終無人說話。

最終她被激怒了,讓旁邊的加拿大朋友去告知影院經理。她的朋友很不情願地這麼做了。「禮貌會讓這裏的人沉默,」她說。

但總體來說,她將會度過友好愉快的每一天。我也一樣。

生活的道路已充滿坎坷,艱辛難行。我們何不以更加友好謙遜的態度來對待生活呢?

禮貌友善是尊重他人的最好方式,尤其是對待陌生人。禮貌如同潤滑劑一般,減少衝突,讓社會更加和諧。

而且我認為,如果我們都向加拿大人學習一些禮貌友好之道,世界將會更美好。

幸運的是,加拿大人的友善有傳染性,可以感染他人。在一年一度的北上之旅中,我發現自己變得溫和,更多地使用禮貌用語,向他人表達「感謝」之情。或許我有點矯枉過正,反而讓禮貌變得油腔滑調。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只能以真正的加拿大方式,致以歉意。

請訪問 BBC Travel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