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通往喜馬拉雅山谷的危險公路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印度旁吉至基斯赫特瓦爾(Pangi via Kishtwar)公路(圖片來源: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被穿越印度的一條嘆為觀止而又險像環生的公路所吸引,我們五個人擠進一輛車裏。經基斯赫特瓦爾至旁吉(Pangi via Kishtwar)公路穿過兩個偏遠地區——查謨(Jammu)和克什米爾(Kashmir),當大雪阻斷常規路線(經 Saach Pass),它就成為藏身於西喜馬拉雅山脈比爾本賈爾嶺(Pir Panjal Range)和讚斯卡山(Zanskar Range)之間的神秘的旁吉(Pangi)山谷通往外界的必經之路。

11 月的天氣通常反覆無常。大雪會讓旁吉山谷完全與世隔絕長達數月,但我們還是決定踏上長途跋涉的徵程。從印度北部不規則延伸的商業城市昌迪加爾(Chandigarh)一條最好的六車道公路出發,道路漸漸變窄,我們最終踏上為期兩天的上坡路,這裏之前曾經是山間小路。現在幾乎是一條一車道的泥濘小路了,也就僅僅幾年前,這條通道才出現在山腰。

據當地傳說,逃離莫臥兒王朝入侵後,昌巴(Chamba)人就定居在這個隱蔽的旁吉山谷。顯貴的家庭都會將婦女兒童送到旁吉,過上祥和寧靜的生活。隨後在 16 世紀,旁吉山谷由昌巴王國(Kingdom of Chamba)統治,派往這裏的官員都會得到喪葬補助,因為預料他們永遠不會返回家鄉。另有傳說稱,昌巴國王會把罪犯發配到旁吉山谷服無期徒刑。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通往神秘的旁吉山谷的公路岌岌可危(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旁吉至基斯赫特瓦爾公路剛好穿過山脈的岩脊,大部分寬度僅可容一輛小車通過。不過,有時候勇氣可嘉的公交車和卡車司機也會在這條路上往來。如果有兩輛小汽車在路上相向而行,其中一輛車的司機就必須小心倒車幾百米開外,直到找到合適的通行點。沿著這條公路,懸崖峭壁直上山頂,然後又直下數千米,抵達碎石遍地的傑納布河岸邊。公路上岩石嶙峋,地勢險峻,我們花了 4 小時才走了 30 公里路程。

一路上我們也遇到當地人,但他們對這種險峻的道路和周圍環境都已經習以為常。原住民的後代旁吉人(Pangwal)還沿著公路邊建起小農場。海拔較高地區的伯特(Bhot)人說藏語,大多數以畜牧為生。為了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他們醃製肉類,存儲大麥,還釀造一種在當地被稱為「patru」或「rakh」的烈酒。冬季,整個山谷會被白雪吞沒,是當地人最難熬的日子。通過公路抵達昌巴需要兩天時間,在需要醫療急救時,政府會安排直升機為民眾服務。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當地人沿著公路邊建起小農場(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在返程中,我們親歷了一些惡劣情況。山谷風雲突變,我們被濃霧所覆蓋,細雨讓公路變得泥濘不堪。我們在下坡路上時,開始下雪,公路變得又濕又滑,危機重重。我們花了長達八個小時才抵達河邊的安全區——52 公里外的古拉布格爾(Gulabgarh)。如果當時沒有離開,也許我們還會在天堂般的大山中超出預期多呆些時候。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公路變得又濕又滑,危機重重(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勇氣可嘉的公交車司機會在這條單車道公路上往來(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當地人已經對險峻的道路和環境習以為常(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沿著旁吉至基斯赫特瓦爾公路會路過不同的小村莊(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為了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人們要儲備豐富的資源(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要花很長時間才走完 52 公里路程(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大雪會讓旁吉山谷完全與世隔絕(圖片來源:Himanshu Khagta)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