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聖殿騎士團探秘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歐洲,英國,英格蘭,倫敦,聖殿,聖殿騎士團(圖片來源: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在一個工作日的交通高峰時間,我沿著倫敦市中心一條著名的大道——河岸街(the Strand)徜徉而行。街上到處是遊客、學生和律師,身邊經過的雙層巴士在吱吱作響,還有汗流浹背騎車者,黑色出租車在車陣中穿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倫敦艦隊街上一個小小的石拱門背後,有一個隱秘的世界(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就在河岸街和艦隊街交界之處的東面,越過 19 世紀的法律書店「Wildy and Sons」,有一個小小的石拱門。在拱門背後,有一個詹姆斯一世時代的木質結構連棟房屋,它幾乎是毫不起眼的,與街道上面雄偉的建築形成鮮明的對比。我轉身進入其中。

在內聖殿的小小通道裏,有一個隱秘的世界,在優雅的哥特式和維多利亞時代建築俯瞰下,是一片可愛、蔥鬱、祥和的花園和小庭院。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聖殿區的各色庭院和花園(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這個被稱為聖殿(Temple)的地方,不像附近其他景點那樣遊客耳熟能詳,如聖保羅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或者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即使能找到這裏,大多數人也並不知道聖殿最大的秘密所在:這裏整個地區曾經是聖殿騎士的大本營。

這個中世紀修士會,以其在十字軍中所發揮的作用而聞名於世,是中世紀權利最大、最為富有的宗教修士會,在 1312 年解散之前,他們在此生活、祈禱、工作了約 1185 年。

他們修建了修道院宿舍、內庭和兩個餐廳(現在稱為中聖殿廳和內聖殿廳,但多年來,它們已歷經多次重建),還有最著名的聖殿教堂。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從聖殿教堂(Temple Church)院子望向原來的入口,可以看到原來的入口處比現在的街道要低一截(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聖殿教堂教士兼聖殿騎士團歷史學家羅賓·格里菲思-瓊斯(Robin Griffith-Jones)表示,「他們就住在這裏,」(為了說明這個地方的歷史和傳統意義,他的頭銜是聖殿牧師和聖殿英勇大師)。「當時的聖殿騎士廳就是現在的內聖殿,就是在那裏。當時牧師的家也就是現在我的家。」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從大門可以看到私家花園和聖殿大師的家,羅賓·格里菲思-瓊斯是現任聖殿大師(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1120 年,基督教騎士剛剛在第一次十字軍東征中佔領耶路撒冷。但即使聖城安全,朝聖之路也並不安全。朝聖途中,人們常常受到攻擊、搶劫,甚至被殺死。

一小批騎士發誓要獻身保護朝聖者和朝聖之路。作為回報,耶路撒冷國王在聖殿山為他們設立總部。聖殿騎士團由此誕生,並很快以勇氣而聞名於世。

「他們是一支紀律嚴明的戰鬥部隊,富有犧牲精神。面對戰鬥中的災難,他們損失慘重。但他們絕不做逃兵。他們寧肯犧牲生命,」格里菲思-瓊斯這樣說道。

他們也變得非常富有。除了擁有大量土地和財產,他們也無需繳納什一稅(宗教稅)。他們還是最早使用我們今天的支票的一批人。如果有朝聖者離家去朝聖,他們會把在聖地需要的所有金錢都交給聖殿騎士,換取一張本票,在到達聖地後,再取回那筆錢。1191 年,聖殿騎士已經非常富有,他們買下了塞浦路斯島。

因此,到了 12 世紀中葉,他們需要一個更大的總部作為倫敦分會也就不足為奇了。到了 1185 年,他們修建了聖殿教堂。

今天的聖殿教堂似乎沒有那麼宏偉,與附近的聖保羅大教堂或者威斯敏斯特教堂相比就更是如此。周圍的建築讓它相形見絀,離開沒多遠就看不到它的圓頂了。最早建成的圓形西殿直徑只有 17 米。其中既沒有什麼精緻的鍍金裝飾,也沒有馬賽克或者繪畫作品。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聖殿教堂的圓形西殿是今天英國僅存的四個圓形教堂之一(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但作為仿照耶路撒冷聖墓修建的圓頂教堂(英國另外還有三個)聖殿教堂有一個最大的要求:在中世紀,不必真正踏上危險的朝聖之旅,這裏就是通往耶路撒冷最近的地方。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從聖殿原先的石質入口向裏望去(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裏面的圓形中聖殿有要塞一樣的牆壁、小窗子和早期哥特式笨重的尖頂拱門。有些騎士的雕像手中抓著長劍躺在地上,其中就包括英國大憲章的締造者威廉·彭布羅克元帥(William Marshal of Pembroke)。

65 年後修建的「新」聖壇將聖殿向東擴大,這次深深打下哥特式風格的印記:優雅的廊柱,大跨度拱形結構,還有巨大的窗子,讓光線傾瀉而入。

在聖殿騎士團的時代,壁畫和鍍金天花板會在燭光中閃爍。地板上鋪著瓷磚。圓柱上可能還會懸掛旗幟。現在裝著普通玻璃的窗戶當年也許是彩色的。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類似於 12 世紀中聖殿這樣的圓形空間,人們自然而然地會抬頭向上望去(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聖殿騎士團正是在這樣採光充足的可愛環境中聚會和禮拜。他們也是在這裏發起成立修士會。入會儀式包括向十字架吐痰,否認基督,互相親吻嘴唇和肚臍以及紋身。根據 1307 年的指控,國王菲利浦四世命令逮捕在法國的聖殿騎士。

到那時,十字軍也不再需要聖殿騎士了。他們的軍事要塞阿卡(Acre,今天敘利亞境內)於 1291 年陷落。聖殿騎士仍參與小規模戰鬥,但十字軍東征實際上已經結束,對聖殿而言,卻還沒有結束。

由於不再有任何軍事目的,聖殿騎士團手中的財富也讓他們成為某些權勢人物的潛在對手,其中就有國王菲利浦四世,他欠有聖殿騎士大筆金錢。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修建圓形中聖殿之後 65 年又修建了「新」聖壇,這次深深打下哥特式風格的印記,包括大量採光(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聖殿騎士修士會成立後不久就遭到敬拜魔鬼的指控。1307 年 10 月 13 日(星期五),大量聖殿騎士遭到逮捕,那些不願懺悔者被燒死在火刑柱上,剩下的聖殿騎士則四散而逃。1312 年,修士會解散。

聖殿的土地落入另一個軍事宗教修士會——醫院騎士團(Knights Hospitaller)手中。1346 年,這個修士會將土地出租給律師,今天,聖殿區在英格蘭律師中非常有名,這些律師要執業就必須加入倫敦四大律師學院——中世紀法律協會。四大律師學院中的兩個——內聖殿和中聖殿,就位於此地。

內聖殿仍然保留著一部分中世紀內廳,連同其中 15 世紀的壁爐。中聖殿大廳採用懸挑式拱形支撐天花板,其中還有大量油畫,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它在伊麗莎白女王一世時代的 1562 年建成時的原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中聖殿大廳很像 16 世紀時建成時的原貌(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如今,您還會看到倫敦律師拖著小拉桿箱穿過這裏的庭院,這是他們運送在法庭上必須佩戴的硬邦邦的馬毛假髮的最好辦法。遊客通常能在午餐時分一窺其中奧秘,或者更好的辦法是預訂一次內聖殿之旅。

直到 13 年前,幾乎還沒有多少遊客光顧此地。格里菲思-瓊斯表示,「這是一處隱藏的經典瑰寶,遊覽此地的部分樂趣在於其隱秘性,好像您從旗艦街立即就進入了一處神秘花園。無疑,它有著誘人的魅力。讓我們失望的是,倫敦居民、在倫敦工作的人們、還有來倫敦的遊客,鮮有知道這裏。」

但隨後,某部小說出版了。

格里菲思-瓊斯說:「(2003 年)的一個周一早晨,一些年輕的美國人排隊站在門外,教堂管理人開門請他們進來,他們問他『您讀過那本書嗎?』教堂管理人當然以為他們說的是《聖經》。」

而實際上,他們說的是美國作家丹·布朗(Dan Brown)的小說《達·芬奇密碼》(Da Vinci Code)。該書後來成為 21 世紀最受歡迎的小說之一,小說中的主要場景就發生在聖殿教堂。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在小說《達·芬奇密碼》出版後,聖殿教堂曾風靡一時,今天它又再度恢復寧靜(圖片來源:Amanda Ruggeri)

最熱鬧的時候,聖殿每天要接待約 500 名遊客,

但這樣的日子很快就結束了。我去那裏時,只遇到兩個家庭和一對情侶。

如今,聖殿教堂和聖殿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和神秘,就像是藏身倫敦腹地的一處隱秘世界。

很大程度上,這裏原本也應該是這個樣子。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