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神奇的伊朗沙漠冰川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大漠中的冰川

札爾德峰(Zard Kuh)是毗鄰伊朗廣袤中部沙漠西側的一座高達 4,200 米的山脈,其中隱藏著這個伊斯蘭共和國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理髮現:在熱帶沙漠的邊緣分佈著一系列亞熱帶冰川。

讚迪旅行社(Zandi Tours)的法歇德·讚迪(Farshid Zandi)說,「大多數來伊朗的外國遊客都來自歐洲,而歐洲本身就有許多高山,因此,我要費很大勁才能說服他們來看札爾德峰。到目前為止,我只帶過三個外國旅行團,但每次他們都告訴我,這是他們伊朗度假之旅最精彩的部分。」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世界的一半

我在波斯故都伊斯法罕見到讚迪。我來這裏是為了看高聳的清真寺和宮殿、宏偉的廣場和花園,17 世紀的諺語「伊斯法罕是世界的一半(Isfahan nesf-e jahan)」正是這種勝景的反映。因此,我對讚迪的建議頗為驚訝:他建議,在我緊湊的行程安排中抽出一天時間往返 500 公里去札爾德峰看看巴赫蒂亞裏人(Bakhtiari)——靠近冰川地帶的一個遊牧部落。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群山之中

我們在次日早上 8 點出發。前一半行程要穿越環繞伊斯法罕(Isfahan)的半乾燥沙漠地帶。但很快,積雪覆蓋的巨大海岬高聳入雲,片片綠草夾雜其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綠洲外的伊朗——充滿了神秘。

我們經過海拔 2,070 米的沙赫爾庫爾德市(Shar-e-Kord,所謂「伊朗之巔」)時,我看到一系列指示牌,上面印著男人和男孩的黑白肖像。讚迪告訴我,他們是 1980-1988 年之間兩伊戰爭期間犧牲的烈士。共有五十萬人死於兩伊衝突,其中包括 95,000 名娃娃兵,有的才 12 歲。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破釜沉舟

大多數人並不知道伊朗還有大量雪地和世界一流的滑雪道。儘管最受歡迎的滑雪場都在德黑蘭以北厄爾布爾士山脈(Alborz Mountains),但距離冰川最近的居民點——Chelgre 小鎮在每年十一月到次年四月卻變身一個低調的高山度假地。

Chelgre 郊外這塊巨石上有塗鴉,上面寫著「Baba Haje 餐廳,小綿羊烤串、小雞烤串、 dizi [一種伊朗砂鍋菜]、 牛奶、酸奶、熱水。歡迎光臨,親愛的遊客」。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奇妙的瀑布

距離 Chelgre 有 9 公里之遙的謝赫·可汗瀑布(Sheikh Khan Waterfall)是札爾德無數小瀑布中的一個。儘管我們已經不在沙漠中,但高海拔平原上依然是大片芥末色的大地。在瀑布背景下,給人以不真實的視覺效果,泉水從大漠絕壁飛流直下,堪稱奇蹟。在給水瓶中裝滿清澈的泉水後,我們繼續上路。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牧羊人

距離瀑布不遠處,我們路過巴赫蒂亞裏一戶遊牧民在路上放牧山羊。歷史上,巴赫蒂亞裏人以遊牧以及狩獵野山羊、狼、狐狸、豺、鬣狗和豹子等野生動物為生,以前這些動物在札爾德地區數量可觀。但隨著巴赫蒂亞裏人及伊朗西部的人們掌握了現代兵器,野生物數量開始日漸減少。1973 年,札爾德這部分地區(稱為獵人穀,Tang-e-Sayyad )被規定為自然保護區,狩獵遭到禁止。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紡羊毛

巴赫蒂亞裏人一年中有八個月在伊朗南部的胡齊斯坦省(Khuzestan)度過。他們每年四月底會遷徙到札爾德山,躲開夏季高達 50度的高溫,並一直呆到九月中旬,在新鮮的草地上讓牲畜休養生息。

這種一年一度的遷徙活動持續一周時間,長途跋涉穿過雪地和沙漠讓人精疲力盡。不過,如今巴赫蒂亞裏人會驅車旅行,用卡車運送牲畜,而許多其他傳統則仍然保持不變。這張照片中,年長的巴赫蒂亞裏婦女用老式方法紡羊毛,用來做衣服。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生命之河

經過謝赫·可汗瀑布約 20 公里,瀝青路戛然而止,崎嶇不平的土路取而代之。這裏空氣涼爽宜人,在伊朗的夏季這可是非同尋常,而遠方則是一片令人震撼景象,像這張照片中一樣的巴赫蒂亞裏人帳篷俯瞰著獵人穀。

400 公里長的 ZayandehRood 河(生命之河) 流過山谷,它是伊朗最長的河流之一。由於有蓄水層,ZayandehRood 河攜帶數十億立方米融化的雪水來到大漠中的城市,如伊斯法罕(Isfahan)和亞茲德(Yazd),最南到達胡齊斯坦省的巴赫蒂亞裏人冬季居住地。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遊牧民城市

經過長達三個半小時的公路之旅,我們抵達巴赫蒂亞裏最大的定居點之一—— Chama Qar Yakhi,那里約有 100 名巴赫蒂亞裏人。巴赫蒂亞裏人世世代代正式擁有這塊土地,但他們依然享受遊牧生活的自由。他們不必納稅,按自己的生活規則為生,多多少少在自給自足。但據部落成員雷扎阿卜杜拉(Reza Abdullah)說,遊牧生活並非總是稱心如意。上面這張照片中是他和 11 歲的兒子艾哈邁德(Ahmad)以及一隻羊腿。

他告訴我們,「我從未體驗過城市生活,但我想,城市人的生活可能會好一些,因為我們這兒沒有城裏那些便利設施。但很多來我們這裏的人都說,他們希望能像我們一樣生活。」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上好的烤肉串

直到幾年前,阿卜杜拉還要依靠向當地的批發商出售肉、奶和羊毛獲得收入。但在最近,他和其他在 Chama Qar Yakhi 度夏的巴赫蒂亞裏人能通過小批伊朗遊客增加收入,後者是由於伊朗經濟向好而湧現的中產階級,他們會從伊斯法罕驅車來札爾德地區野餐。

烤肉串是富有伊朗民族特色的佳餚,照片中是烤羊肉串(kebab chenjeh),用新鮮宰殺的羊肉製成,肉汁最為豐厚,價格也最為昂貴。在烤架上用木炭炙烤肉串,無需添加任何調味汁就非常鮮嫩可口。我們就著伊朗烤餅、洋蔥和鹽大快朵頤。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五彩斑斕的地毯

Chama Qar Yakhi 其他遊牧民發現很難從遊客身上賺到錢,他們靠出售蜂蜜、香料、酸奶以及五彩斑斕的手工羊毛毯子增加收入。圖中的地毯要花兩星期時間織成。

牧民盛裝

Chama Qar Yakhi 一個極具創意的家族想出一個新穎的經商之道:他們建立了一個臨時攝影工作室,遊客在此可以身著巴赫蒂亞裏人傳統服飾拍照留念。我詢問家族長老這裏多久會有外國遊客,他告訴我,幾乎從來沒有,我是今年第一個來這裏的外國人。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最後一站

午飯後,艾哈邁德帶著讚迪和我去看冰川。距離定居點最近的冰川位於一個岩洞底部,急流在其中滾滾流過。冰川約有一個巴士那麼大,大量塵土捲入其中,近距離只能看到一個實心冰塊。

另一個大得多的冰川(如圖所示)位於岩洞更深處,要沿著山上行 100 多米。在大漠背景下,冰川讓人看起來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就像它不該出現在這裏一樣。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Ian Lloyd Neubauer)

冰洞

這裏的冰沒有我想像中堅硬,摸起來像是壓實的雪一樣。但走在上面還是很滑,讚迪和我只能小步前行,而艾哈邁德則在一旁大步疾走。他帶著我們來到冰川邊緣,登上冰冷溪流中間的一個巨石,在那裏我們能看到冰川底部和流水之間正慢慢形成一條縫隙。艾哈邁德說,八月份冰川下就會形成一個大的通道,足以讓人步行通過。Chama Qar Yakhi 定居點就是以這個現象命名的,它在巴赫蒂亞裏人方言中的意思是「冰洞」。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