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夏威夷海洋保護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夏威夷中途島的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夏威夷羽毛技工夏德·凱恩(Shad Kane)接到維修兩個皇家權杖的任務時,還不知道這項工作會引發一次精神家園之旅。為了讓歷史上著名的「kāhili」(羽毛權杖)再現,凱恩最終前往中途島(Midway Atoll),後者是太平洋上的一小片陸地。

中途島位於夏威夷本島西北方 2100 公里處,在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內。2016 年 8 月 26 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宣佈將這個遙遠的美國保護區的面積翻兩番,從 36.2 萬平方公里擴大到 150 萬平方公里,達到德克薩斯州面積的兩倍之多。它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護區。它也是羽毛工人的天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位於夏威夷本島西北方 2100 公里處(圖片來源:Saul Loeb/Getty)

凱恩是「kāhili」的製作專家,這是一種頂部有著華麗羽毛裝飾的權杖,古代夏威夷皇室成員會隨身攜帶。他受命清理的兩根權杖原先屬於利留卡拉尼女王(Queen Liliuokalani),在君主制於 1893 年終結前,她一直統治著夏威夷。兩根權杖飾有成千上萬片白色信天翁的羽毛、黑色軍艦鳥羽毛,還有白色和紅色尾巴的熱帶鳥類的羽毛。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凱恩和修複過的羽毛權杖(圖片來源:AP)

遺憾的是,羽毛太老舊,難以處理,他剛一開工羽毛就都碎了。凱恩同意利用傳統方法、用同樣的鳥類羽毛製作新的「kāhili」。夏威夷皇族以海鳥羽毛為貴,將其視為力量和耐力的象徵。

凱恩解釋說,「飛得最遠、最高的鳥兒被視為擁有最大的神力[精神力量]。」古代羽毛工人也用取自本土林鳥的紅色和藍色羽毛製作「kāhili」,供地位較低的首領使用。「遷徙海鳥的羽毛製作的權杖會留給地位最高的首領。」

一開始,凱恩試圖在夏威夷群本島為數不多的海鳥棲息地採集羽毛,包括歐胡島(O『ahu)西北端和考艾島(Kaua『i)上的基拉韋厄火山(Kīlauea)。任務瑣細,夏威夷群本島上信天翁罕見,他怎麼也無法找到足夠的鳥兒採集羽毛。但構成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Papahānaumokuākea National Marine Monument)的一連串島礁和小島上卻棲息著數百萬隻鳥兒。於是,凱恩踏上徵程。

Image copyright Getty

他與四名同事同行,其中包括夏威夷當地一名「kahuna」(牧師)。一行人在晚上抵達中途島(Midway Atoll)。

凱恩說,「我們穿上傳統服飾,前往小島東側。我們伴著太陽的升起唱著聖歌。」

有機會訪問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的人少之又少。這裏是留給少數研究人員的無人區。對夏威夷人而言,訪問海洋保護區無異於一次精神歷程。

Image copyright Getty

保護區名稱的發音讓大多數人望而卻步,它是對珍貴的夏威夷創世說的致敬,其中描述了地母和天父怎樣一起創造生命。

2006 年首次指定保護區時,夏威夷土著索爾·卡霍·奧哈拉哈拉(Sol Kaho『ohalala)曾幫助選擇名字。他說,「『Papahānaumokuākea』這個名字的由來還有個故事。分段慢慢說出來並不難。『Papa』是夏威夷人的地母。『Hanāu』意為出生,『moku』意為小島,『ākea』是與『Wākea(天父)結合』。」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是生物多樣性的樂土,也是珍稀珊瑚和魚類的家園(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據夏威夷古代宇宙論,天、地、時、空合在一起創造了第一種生物:珊瑚蟲。地球上各種生靈都從這個小小物種演變而來。夏威夷土著將珊瑚蟲視為他們最早的祖先。

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是生物多樣性的樂土,也是珍稀的珊瑚、海龜、僧海豹、鯊魚和許多有待發現的特有物種的家園。最近的深海探險發現了地球上最老的生物——一隻 4500 歲的黑色珊瑚蟲,還有一隻可愛的、幽靈般的章魚,由於還是科學上的新發現,它一直被暱稱為『Casper(鬼馬小精靈)』。每年夏天,遠洋鳥類都會成群結隊地造訪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在此交配和哺育幼鳥。

Image copyright g
Image caption 奧巴馬總統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自然保護區(圖片來源:Saul Loeb/Getty)

「我們是八月份來到這裏的,時值繁殖季節的結束。大多數鳥兒已經羽翼豐滿。即便如此,我們也見到大量的鳥兒,這真是非凡的體驗,」凱恩表示,「它們都不怕人,任憑我們靠近。」

但大量死鳥也令他驚愕。「因為各種原因,很多小鳥沒能活下來。鳥爸爸和鳥媽媽時常會從大海中撿起塑料餵食幼鳥。這些鳥兒最終會死去。」

Image copyright Getty

即使是死去的海鳥也會有用。四天時間裏,凱恩和同事剝下死去的信天翁的羽毛。「我們從早上 8 點半開工,一直幹到下午 3 點。牧師一直在唱誦聖歌。他希望確保以傳統的方式做這些事。」

凱恩採集到足夠的羽毛,裝滿五個大箱子帶回。回到工作室,他煞費苦心地將 24,000 多片羽毛粘在兩根 16 英尺長的權杖上。加工每根權杖子都要花費 6-8 周時間,由於大受好評,他又製作了另外兩根權杖,用來裝飾伊歐拉尼皇宮(Iolani Palace)的寶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中途島是太平洋上的一小片陸地(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對凱恩而言,中途島之旅不僅是一次奇蹟之旅,而且也是一次警醒之旅。「最讓我吃驚的是島上大量的釣魚垃圾:浮標、漁網,還有各種漂浮垃圾。」

這位羽毛藝術家因此萌生了與政治家索爾·卡霍·奧哈拉哈拉(Sol Kaho'ohalahala)一起加入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夏威夷土著文化工作組(Papahānaumokuākea Native Hawaiian Cultural Working Group)的想法,該工作組負責向保護區管理團隊提供建議。凱恩和卡霍·奧哈拉哈拉是成千上萬夏威夷土著、自然資源保護者和政治家中的成員,他們敦促奧巴馬總統擴大保護區範圍,保護其中的自然和文化珍寶。

Image copyright Getty

卡霍·奧哈拉哈拉表示,「這顯然是我們必須採取的行動,我們要讓下一代也能享受到這片大海賜予的珍貴禮物和資源。」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