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巴尼亞的慷慨待客之道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Besa:阿爾巴尼亞古老的熱情好客之風(圖片來源:Chad Case/Alamy)

「全國到處都有為科索沃人設置的難民營。阿爾巴尼亞家庭會走進難民營,找到一家人,然後把他們帶回家。他們並非親戚或朋友,而是陌生人,但是阿爾巴尼亞人會接納他們,給他們提供食宿、衣物,就像對待家庭成員一樣對待他們。」

我坐在培拉特(Berat),阿爾巴尼亞著名的「千窗之城」的一家小咖啡館裏,一邊品嚐瑪奇朵,一邊聆聽內維爾·穆伽 (Nevila Muka) 回憶科索沃戰爭對她的祖國造成的影響。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為了逃避塞爾維亞武裝力量造成的死亡威脅和破壞,在短短兩年的時間裏就有五十萬餘名難民逃離科索沃,到阿爾巴尼亞避難。我很快發現穆伽不僅是遠遠地觀察了這種大規模的人口遷移。

「我祖母實際上接納了一家人。我當時很小,只記得經常和他們的孩子一起玩。我記得他們的烘焙技術真的很好,他們製作的麵包最好吃。」

「那不會造成什麼困難嗎?」我問道。

「我們真沒有遇到什麼困難。一切都很好。但是,對很多家庭來說確實很艱難,因為很多家庭並沒有足夠的錢來養活科索沃人。很多人為此舉債,但是他們不會拒人於門外。」

我問她為什麼,她聳了聳肩。

「這就是阿爾巴尼亞人的習俗。這是一種 Besa。」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阿爾巴尼亞人生性慷慨(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之前聽說過 Besa 這個詞,知道它的意思類似於信仰、信任或忠誠,但是我從未在這種情境下聽到這個詞。穆伽解釋說,它就像是阿爾巴尼亞人的一種道德規範,表示他們的慷慨好客。如果有人來找你尋求幫助,你就應該給他們提供一個落腳的地方。就這麼簡單。

在我們這番討論之後,我對 Besa 這個概念很著迷,想要了解更多,於是我聯繫了俄萊斯特·比奇裏 (Orgest Beqiri),他是阿爾巴尼亞大學的一名學生,還是一個歷史迷,是我在阿爾巴尼亞時認識的。我知道,如果有誰了解更多詳細情況,那就是他了。

我們見面之後,他解釋說這種傳統已經流傳了幾百年,是勒克·杜卡吉尼的卡努法典 (Kanun of Lekë Dukagjini) 的一部分,這一套習俗法典制定於十五世紀,用以治理阿爾巴尼亞北部的部落。雖然卡努法典通常被視為 Besa 的起源,但是很多人認為這種傳統實際上歷史更悠久,而卡努法典只不過是將很久之前就已經存在的部落傳統形成了文字。

他說:「卡努法典上記載了一條古老的諺語:『Shpija para se me qenë e Shqiptarit, asht e Zotit dhe e mikut』,意思是房子在屬於所有者之前,首先屬於上帝和客人。在古代,如果您是一名旅客或難民,您可以敲開您所發現的第一座房子的門,然後詢問:『房屋的主人,您是否歡迎客人?』,於是屋主就必須讓您進去,這是一個很盛行的傳統。卡努法典規定房屋的主人無論日夜都應該隨時凖備一個空牀,以防客人意外到訪。」

「那麼,這是一項義務?」我問他。「即使不希望招待某個人,也必須按照 Besa 招待他們?」

「不完全是。雖然這是一種義務,但是實際上大多數阿爾巴尼亞人真的都樂於招待客人。這是讓他們感覺驕傲的一件事。事實上,有一個老故事是這樣講的,在北部某個鎮曾有人打算建造一座酒店,結果遭到了整個鎮的抗議。人們紛紛跑到市政廳投訴,聲稱如果人們希望找到落腳的地方,完全可以去敲他們家的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這些年來阿爾巴尼亞為難民們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天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雖然,隨著時間的流逝,Besa 中很多嚴格的規定已經失傳,但是這種普遍的責任感和熱情好客的傳統一直在阿爾巴尼亞人中間流傳。雖然科索沃戰爭無疑是這個國家必須面對的最大危機,但是這肯定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大多數人都不怎麼了解,在二戰結束後,阿爾巴尼亞是為數不多的國家中猶太人口比戰前增長了很多的國家之一,他們不僅拯救了國內原有的猶太人,同時還為周邊國家的兩千多名其他猶太人提供了庇護。儘管意大利法西斯和駐地納粹士兵不斷施壓,但是阿爾巴尼亞人拒絕出賣他們的客人,因為這麼做不僅是一種奇恥大辱,而且會讓房屋的主人必須「血債血還」,意思是要為他們報仇。

最近,阿爾巴尼亞又發現自己在踐行這種 Besa,這一次是為了接納來自中東的那些難民。這個國家目前居住著成百上千的伊拉克難民,都是從遭受戰爭破壞的家園中逃出來。敘利亞難民也在這裏找到了庇護;阿爾巴尼亞總理埃迪·拉馬 (Edi Rama) 在一次訪談中表示,阿爾巴尼亞人庇護的五十萬科索沃難民證明了整個歐盟完全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來承擔這個負擔。

儘管有這些英雄事蹟,但是謙遜的阿爾巴尼亞人並未因為他們對全球蕓蕓眾生的博愛而受到關注。實際上,這個巴爾幹半島上的國家很小很窮,因此並未因為他們的貢獻而引起國際上的注意。不過,隨著全球各地紛紛拒絕難民入境,我們似乎可以從阿爾巴尼亞熱情好客的風俗中學習到很多東西。

我後來和穆伽分享了這種觀點,那是在我們第一次討論她家接納的科索沃人很久之後。

「真遺憾很多人都不知道這種情況。阿爾巴尼亞太低調了,這裏發生的很多事情都沒有得到什麼關注,」我說道。

她狡黠地笑了,點了點頭。

「是啊,但是您現在知道了,這就很好。您可以開始告訴其他人。或許有一天,全世界的人也都會知道的。」

請訪問 BBC Trave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