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中国干预”争议引发反华种族主义隐忧

Melbournians enjoy the Australia Day Parade in Swanston St Melbourne on January 26, 2017 in Melbourne, Australia.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近几个月来,澳洲正在面对一个烦恼──如何捍卫自己价值的情况下,对抗中国逐渐扩大的影响力。澳洲尝试从政治、经济、大学校园等多个层面解决这个问题,但当中最困难的地方,就是不知应该怎么办,才能够不触怒澳洲华人以及中国这个澳洲最大经济支持者。

“中国干预”的辩论,本身会否有被指是“种族歧视”的风险?

“我们身在澳洲的华裔,现在感觉像被人用私刑盘问我们对澳洲的忠诚。”澳洲亚裔联盟联合创办人埃琳‧丘(译名,Erin Chew)对BBC说。

图片版权 Erin Chew
Image caption 埃琳‧丘的社交网站曾收到种族主义的留言。

澳洲在去年12月立法防止“外国干预”,舆论聚焦中国是否过份干预澳洲。

总理特恩布尔提及一些涉及“中国干预”“令人不安”的报道,并称这份具争议性的法案针对“秘密、强迫性”活动。

外界害怕在澳洲经商和读书的中国人与共产党有关。在大学校园,一些中国学生尝试阻止自由地讨论台湾等敏感议题,引起广泛关注。澳洲亦一直留意中国在南太平洋国家增加影响力的举措。

埃琳是澳洲出身的作家及活动人士,有马来西亚和中国血统。她认为目前社会气氛,都把矛头指向华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在试图干预澳洲政治吗?(英文)

“讨论外国干预并没有错,但很可惜,许多澳洲人无知地把中国和华人划上等号。”

澳洲过往亦出现过排华事件,例如在19世纪中期淘金热时期,已经爆发了针对种族的暴动。数百名华人受伤,被驱离出采矿场,促成了“白澳政策”,这个政策自1901年起透过不同的形式存在,到1973年才废除。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许多华人在19世纪到澳洲采金矿。

埃琳说,一些人声称目前“外国干预”的争议,并没有涉及种族主义,因为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识过反华的人,所以并没有察觉到种族主义,正笼罩这个讨论。

在2月,澳洲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出了一本书,名为《无声入侵: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大大推动了中国干预的辩论,这本书声称数以千计的中国情报人员,把自己混入澳洲。一间出版社拒绝出版这本书,担心会引来北京或相关组织的法律行动。

埃琳十分反对汉密尔顿教授及其著作,她甚示试过说服一个主办场放弃举行新书发布会。

她说,自己和多名活动人士在社交网站,收到很多种族主义的留言,她被汉密尔顿教授指责是协助中国宣传的网军“五毛党”成员。

澳洲种族歧视专员索奉马赛恩(Tim Soutphommasane)6月初亦在演说中表达了对种族主义忧虑的关注。他警告,一些对中国党国的敌视态度,正蔓延到开始质疑澳洲华裔。

“120万名澳洲人有华裔血统,这样或会造成极大的伤害。”他说。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特恩布尔(右)早前出席澳中商界团体的活动。

在3月,约80名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联署发表公开信,警告中国正图谋把讨论塑造成涉及种族的论述,在他们眼中,中国正试图削弱澳洲地位,把其变成“附属国”。

墨尔本的斯威本理工大学中国专家约翰‧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教授也有签署这份公开信,他不认为这场外国干预争论涉及种族主义。

他对BBC说,目前舆论关注可能有种族主义的“风险”,但并没有就“证据”方面作讨论。

“针对中国作一个夸张并且充满情绪的头条标题,不算是种族主义,这种标题针对美国、印度也不是种族主义,因为它们只是国家、政权,种族主义应该是把人按其肤色作定义。”

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中国专家理查德‧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认为,这场辩论的方向变得模糊,始作俑者是北京,因为北京会指控所有批评中国政府的人,是反华甚至乎种族主义。

“他们如此把这场辩论定性,令议题更难去讨论。”

“当然,澳洲有种族主义的历史,许多人都抗拒重新面对,令这个议题更难在一个正确的途径公开讨论。”

“当然我们可以在不涉种族主义的情况下讨论这件事,但并非每个人都能这样做。”

图片版权 Poppy Wang
Image caption 悉尼大学去年出现反华涂鸦。

对于中国干预的辩论,伴随的是针对华人的一些暴力举动。

在10月,两名华裔高中生在坎培拉被殴打。去年8月,4名华人学生及一名讲师被另一名学生在坎培拉大学课室,用棒球棒击伤。警方相信事件和种族争议无关,但中国政府则发出警告回应,建议在澳中国学生注意安全。

上个月,在悉尼,一名男子涉嫌在街上弄伤七人被捕,警方称他施袭是不满遇袭者是亚洲脸孔。

香港移民后裔、作家及记者罗旭能(Benjamin Law)称,引发这个问题的部分原因,是因为澳洲华裔在权力位置上“近乎完全缺席”,尽管他们占全国人口5.6%。

“这并不令人惊讶,不论是中国人或是澳洲华裔,谈及他们时,总是会用上恐惧和入侵性的言辞,他们代表着一种抽象的社会及经济现象。”

外国干预法案仍然在讨论阶段,但可预示中国会有提出强烈反对。

澳洲四个最大的行业-采矿、教育、旅游、农业,都极度依赖中国,在澳洲也有声音,忧虑经济会受到影响。

埃琳说,法例不单是针对中国,中国也不是唯一一个试图影响澳洲的国家,但争论焦点只放在中国身上,“这样仇恨的毒瘤只会持续下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