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上海老师教英国孩子

上海数学老师 图片版权 BBC World
Image caption 很难想象上海的老师到了英国学校,下了课学生老师围着他们要求再讲一道题的情景。

让英国孩子尝尝“锥刺股”的滋味,让家长为不会“脱括号”而脸红,上海老师才算不虚此行。

Ok,新闻你可能已经看到了。上海的数学老师要来英国“支教”的消息躲都躲不开。下班回家,连车站的电子屏幕上都赫然打着:“上海老师来英国教数学”。

英国的家长恐怕不是人人都知道上海在中国的什么地方,但关心孩子教育的家长,我敢肯定的说,都知道上海的学生数学很厉害。

上海老师

最新的经合组织比萨测试(OECD Pisa)排名,上海学生的数学能力世界第一。而且,这不是偶尔露峥嵘,而是一贯鹤立鸡群。

名师出高徒。徒弟厉害,师傅当然更不含糊。上海的数学老师肯定有杀手锏。

于是,英国政府负责中小学教育的部长(教育大臣手下的政务次官)楚丝女士直奔上海求贤,聘请了60位能说英语的数学老师来英国执教。

按照部长的如意算盘,这60位上海教师将在今秋奔赴英格兰各地30个“数学中心点”,在那里示范教学、培训辅导、传经送宝。

楚丝说,他们将把一流的教学技巧和“不畏难”的精神带给英国的学校,帮助英国孩子迎头赶上。

英国的孩子在OECD的比萨排名上一直是中不溜且有下滑的趋势。迎头赶上时不我待。

不过,为了英国的孩子,也为望子成龙的家长,我忍不住要泼一瓢冷水。

山西孩子

泼水前先讲个故事。我学生时代结识的一对忘年交、牛津退休教师哈尼伯恩夫妇,90年代初曾加入海外志愿者慈善组织到中国教英语。

在北京爬完长城,哈尼伯恩夫妇一下子被送到最基层,到了山西省煤炭小镇忻州的一个技校。那时候还是烧煤取暖,哈尼伯恩夫人有哮喘,冬天喘不上气。我从北京去探望他们,问需要点什么,夫妇俩连声说“黄油、黄油,去友谊商店买点儿,太怀念了”。

然而,夫妇俩完成一年的教学合同后,又自愿要求延长了一年。

为了那群好学的孩子。

忻州技校的学生,每天早上5点起床,集体出操跑步,5点45 开始早自习。学校限时供电,早上没有电。冬天的早自习每个学生自带油灯。

7点半早餐,8点15开始上午第一节课。一天课上下来,还要晚自习。晚自习从7点到9点。9点半学校拉闸断电,学生上床睡觉。日复一日。

哈尼伯恩夫妇感慨地对我说,英国孩子早上赖在床上撒娇的时候,忻州的孩子已经学了两个小时了。英国孩子晚上看电视、打游戏的时候,忻州的孩子又学了两个小时。

学校从来没有来过“外教”,更别说是说“女王英语”的正宗英国老师。学校从学生到老师,逮着机会就跟哈尼伯恩夫妇练口语。如果按英国人的习惯,常常是不分时间、场合。但夫妇俩说,他们能理解,因为从学生到老师太珍惜这个机会了。

哈尼伯恩夫妇感慨地对我说,这世界将是中国人的。这话是20年前说的。

为什么要“锥刺股”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哈尼伯恩夫妇,忻州的学生并不特别的用功。每一个走过高考独木桥的中国学生都是证人。

很难想象上海的老师到了英国学校,下了课学生老师围着他们要求再讲一道题的情景。

不知道楚丝部长到上海聘请老师的时候,有没有问问老师每天要求学生做多少道题?

名师出高徒,首先徒弟要听师傅的。师傅说让徒弟蹲一个小时的马步,徒弟决不只蹲59分钟,而是蹲了一个半小时还不肯起身。

一拨就亮,一点就通的数学天才当然有,但大多数人学数学要靠韧性。英国全国算术协会负责人埃利考克说,“怕数学”是英国学生的通病,许多人觉得学数学要有“数学细胞”,而没有认识到,学数学是一个不断练习的过程,就像你到健身房炼块儿一样。

像健身房炼块儿,就要能吃苦,不断加码。题一道一道的啃, 题解不出来不回家。上海的老师敢这么要求英国的孩子吗?累着孩子怎么办?吓着孩子怎么办?

跟我上中学的女儿讲“头悬梁、锥刺股”,女儿听完一撇嘴,“冒傻气,困了就应该睡觉”。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文化差异呀。

不脸红的家长

说道文化差异,还得再拨一瓢冷水。学习不仅是学生和老师的事,家长同样重要。这一点就我观察倒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英国成年人的数学能力,一半的人只相当或低于小学毕业生水平。五分之四的成年人数学能力达不到中学毕业考试的C(比及格好一点)水平。

更要命的是,英国人颇有“谁数学不好谁光荣”的自豪。“我数学不行”,不但不脸红,反而成了炫耀的资本。

英国人面对数学“知难而退”的精神,每年据推算给英国经济造成的损失可达2千亿英镑。

这个大背景,楚丝部长有没有给上海老师交待?

冷水不能白泼,提个有建设性的建议。60位上海老师来了,不应该只呆在“中心”里教“示范班”,而是让他们到普通学校教教普通的孩子(还有他们的家长),然后把他们的感受真实的纪录下来交给英国的教育主管。

或许,上海老师这样才真正不虚此行。

读者反馈

10. 香港成就於此,世間上真的要感謝和感恩於英國的法治觀念,但暗藏著宇宙間之善性力量之助力,源自他們的無私大願力,以世間法治形式來展現!那法治又是甚麼大道理呢?還有先前梁振英說過,甚麼民族等等,民族又是甚麼呢,有緣再會!!歐英美在二戰前後,至1972跟中共修好前,都是這等時段,到六四前就是展示時段!六四之後,就是全球向下墮的時段喇!

9. 達賴喇嘛把中國稱作一個“偉大的國家 -- 這位領袖以受惠者之經驗,講中了!不然,救助生命體於宇宙間之各種根器學問,怎會落腳於中古文化之土壤上,那中古文化可貴之處又是甚麼呢!但比較容易讓世人相遇、覺知、學習、而掌握的自救之法,又時機成熟的,正確和準確的向東西方揭秘,就落腳於由,宇宙間善性力量所凝聚,終於到達一點成熟時空的出現 – 45-79年之港英年代, 人類史之中,最最上乘的各種正價資源相聚時空,但首要必需和關鍵之條件 -隔絕各方邪力騷擾,更不可成為主導力量之時段。

8. 任何國家跟邪共修好,又或自身是共產黨,都自毀於,曾經 可讓人類產出覺清的偉大國度,看看1979年後,美國樂壇急速衰敗(遮敝良知而自我引動),而人類史最是優質的香港樂壇就在回歸前,玩完(被偷搶欺而造成)! 再看看愛恩斯坦之經歷吧!中古文化跟魔共文化之比較吧,文化—當時代人類共處時,互相倚靠而產出的共同習氣!

7. 失望之下,只好再回去加拿大。稍後,加國總理要去訪問北京,邀請女法官同行,留在加拿大的醫生自殺身故。遺書說,他一生的心願失落了,沒辦法回去以前的香港,所以活不下去。那些內地人很難明白我們的本土感情。那些年,我們活得很開心。

6. 那一年,梁鳳儀女士在加拿大為她的出版社搞推廣,我得以在酬應場合認識一位主持公民入籍儀式的女法官。這種法官,大抵是因為以前對社會有所貢獻而被任命的榮譽職。她雖然不再年輕,但舉止優雅,談吐也很有內涵,是教養學養兼備的智慧型女士。女法官年輕時從香港去加拿大留學,後來成為公民,嫁了一位醫生。兩夫婦努力工作,共同願望是退休後重返香港故園,過常在憶念中的日子。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天,他們收拾一切回了香港,才發現香港變化太大,他們記憶中的舊香港已消失了。

5. 蘇賡哲 - 悲涼本土迷夢 太陽報 2014年3月6日很多內地人百般醜詆英治時期的香港人,北大教授孔慶東甚至罵之為狗,客氣些的也說不明白何以香港人甘當殖民主義者的二等公民或順民。香港人會回應說:「早期英國人確實是騎在港人頭上作威作福,後來逐漸改善了,到衞奕信、彭定康時代就很不錯。」其實,我們這一輩老香港人知道,即使是五、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民風淳樸、歲月靜好的社會。

4. 港英45-79年代就是:自我認同感、自信心、冒險精神、不畏失敗百折不撓的精神和勇氣、享受生活的能力等 --但自六四後,香港被推入火坑,97後人類經英國幫忙,用上150多年沉殿之無價東西方價值的香港被摧毀,當今的香港垂死掙扎!看看以下個案,曾經受惠於45-79年之香港情懷,在海外為社會付出多年而退休回港後,但察覺到極度失落的當今淪陷香港,當時人在極度失望,情感失落的自毀取態:

3. 比如,孩子的自我認同感、自信心、冒險精神、不畏失敗百折不撓的精神和勇氣、享受生活的能力等,這些都是她和同學相比之後感覺自己所缺乏的。人的一生更像馬拉松比賽,一個人若想取得成功,性格的培養非常重要,超過了上名校。事業都是在大學以後建立的,名校的招牌在剛畢業的頭一兩年找工作時還有點用處,後來很快就會被工作經歷所取代。因為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看重她的學習成績,所以,她也把取得好成績看得極重,不想看到父母失望不滿的眼神。每次考試她都特別緊張,特別怕出錯,這種情形後來就發展成了謹小慎微的性格,做事求完美而缺乏冒險精神,沒有安全感,……..

2. 同學中有幾個華裔孩子,父母來自中國的大陸、台灣、香港等地,這些同學都是規規矩矩的打工族,就職於大公司,說起彼此的工作都乏善可陳。他們幾個華裔孩子在校時學業優異,努力踏實,智力超群,可大學畢業以後,後續的事業發展卻普遍不如美國同學。

反思自己的成長過程,她認為,我們的文化中對孩子的培養有誤區。在中國父母眼裡,教育的目的就是培養孩子上大學,沒有把教育看成是一件為孩子的一生打基礎的事兒,光以為把孩子送進了名牌大學父母就大功告成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家長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孩子的學習成績上,還有和進名校相關的活動中,而子女教育的其他重要方面,很多不能被量化的方面被忽視了。

致:英國政府,請不要自我劣質化。一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生對中國教育的反思【看中國2014年03月16日】。<strong>60年代無限感恩港人, 自六四後被上海政治力量偷搶欺而摧毀的香港</strong><br/>

有得必有失。中国的孩子在获得巨量的知识和数学能力的同时,也丧失了许多锻炼独立精神和社交能力的机会。建议中英两国抓住机会,互相取长补短,在一个教育越来越重要的世界里获得优势。<strong>DI, </strong><br/>

虽然不理解为啥英国人希望受到应试教育的点拨,作为一个近乎有12年人生都在应试教育中度过的人而言,是十分希望可以像一个西方小孩一样,可以上学时自由一点,不必把时间完全花在学习上,因为当上大学后那些应试教育时代的东西近乎一夜间就作废了,后来工作就更不可能用到了,就算我们的高中老师也会直言不讳,你们在应试中所学习具体知识并不重要,因为真正重要的是想法和如何思考,恕我直言我觉想法和如何思考貌似没必要从应试教育中获取。<strong> </strong><br/>

数学这一门,不是几个老师教一下就会。中国人,海外华人,百年来,就明白数学与理化的重要,中学老师都以掌握数学知识为荣。因此,不论在中国,星加坡,马来的中文中学,都以数学为重!(台湾早些时候也是如此,现在已变质)。

英国青年以享受为重,以目前经济情况,除了极少数有天才的小孩外,就算有一流的中国老师,也不容易提升他们的程度。更何况,这些好老师,中国自己也要用呀!他们去了英国,谁来继续提升中国学生的数学水准呀???真令人担心!<strong>LS, Canada</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