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你有“被忘记的权利”

图片版权 l
Image caption 这场争执归根结底是信息社会迄今未见分晓的隐私权与知情权、信息自由与信息过滤之间的较量。

个人历史不能重写,但欧洲法庭的一项裁决可以为“人肉搜索”设一道“遮羞布”。

那天在办公室,一位同事幽幽的一句,“想不起来Google 以前是怎么找资料的”,满座哑然。

更可怕的一闪念是,如果没有了“谷哥谷姐”之类的搜索引擎,怎么找资料?

“Google一下”,成了人们今天查询信息的“内定格式”。搜索引擎已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从告诫变成了事实。

“被忘记”也是人权

然而,日前欧洲法庭以“被忘记”也是一种权利作出的一项裁决,将对今后的“人肉搜索”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欧洲法庭的这项被称作“被忘记的权利”的历史性裁决,让任何人都有权要求搜索引擎将有关自己的令人尴尬的历史信息排除在搜索结果之外。

用大白话解释,你想挖我的丑事?网上搜索结果“无法显示”。

上周,世界最大的搜索引擎Google 在沉默了两周后,终于向欧洲法庭的裁决低头,同意提供一个服务机制,允许其欧洲用户、包括数千万英国用户、提出要求,将某些有关自己的网上信息排除在搜索结果之外。

评论人士普遍认为,欧洲法庭的裁决将对今后的信息社会产生深远影响。

这一切,都源于一个西班牙人。

要求“被忘记”

听到过冈萨雷斯(Mario Costeja Gonzalez)这个名字吗?没有?世界上99.99999…%的人都没听说过。

不过,冈萨雷西跟世界上很多人(虽然不敢说99.9%)倒是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有事没事爱上网“Google一下自己”。

每一次Google 自己,都让冈萨雷斯很郁闷。因为每一次他都能看到巴塞罗一家报纸在1998年一月刊登的一则“豆腐块”消息。它提到冈萨雷斯因陷入债务困难其房屋被拍卖。全篇报道36个字。

冈萨雷斯要求Google 将这篇报道的链接取消。他争辩说,他的债务问题是十几年前的旧事,早已不相关。而在Google 上输入他的名字后,首页首条提供的就是这则消息的链接,对他的名誉造成损害。

冈萨雷斯的要求遭到了Google 的拒绝后,状告西班牙法庭。西班牙法官吃不准,转而请求欧洲法庭指导。欧洲法庭裁决支持冈萨雷斯的要求。

“不相关、不合适、已过时”

导致历史巨变的缘由,起初往往并不经意。冈萨雷斯与Google 的官司,回头看历史,或许又将成为一个例子?

欧洲法庭的裁决意味着,今后任何一位欧洲公民,都有权要求网站将有关其个人的“不相关、不合适、或已过时”的信息去除。

问题是,“不相关、不合适、已过时”怎么界定?谁来界定?

欧洲法庭作出裁决后,Google起初表示“非常失望”、继而沉默,两周后终于在5月30宣布提供一个投诉机制。任何人(目前是欧洲范围内)可以向Google 提交要求屏蔽的链接并在表格中解释要求屏蔽的理由。

申请者要提交能证明个人身份的数码影印件,比如护照、驾照等。

Google发表的声明中说:“在执行这一决定时,我们将对每一个个人的请求作出判断,将在个人的隐私权和公众的知情权以及信息传播之间做出平衡”。

“被忘”权与知情权

这场争执归根结底是信息社会迄今未见分晓的隐私权与知情权、信息自由与信息过滤之间的较量。

欧洲法庭的裁决遭到了信息自由组织、新闻界和网络界的批评。许多学者对其潜在的长远影响深表担忧。

英国《泰晤士报》以《你的知情权》为题发表的社论很有代表性:“欧洲法庭的一项裁决是近年来对言论自由的一个最大威胁。”

社论问道:“一个被发现藏有儿童性虐待照片的性侵者、一个被指责欺诈客户的公司、一个造成医疗事故的外科医生、一个逃税者、一个腐败的官员,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他们都希望有关他们过去历史的报道被抹去。”

在欧洲法庭作出裁决三天之内,Google 接到了1千多个个人和组织的屏蔽有关连接的要求。其中,相当一部分申请来自英国用户。而提出要求的英国客户中,一半以上是曾被定罪的罪犯。

维基百科的英国创建人威尔士(Jimmy Wales)说:“他们是要求Google 检查大量的网站吗?他们是要求建立一个复杂的删除引擎吗?简直是发疯。”

Google 表示,它将尽快建立一个可以实际操作的机制处理有关要求。Yahoo等其它主要搜索引擎则表示“密切关注”。

“被忘记的权利”如何在网络上体现、以及它的长远影响,恐怕要还需要时间检验。

读者反馈

我不想忘记的权利谁来保障呢?

<strong>thomas, sydney australia</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