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中美贸易战扣动扳机为时尚早

,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对至少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增加关税的消息吸引了众多眼球,中美之间"史诗级"的贸易战开打的论断也不绝于耳。但是,首先要确定的问题是:此次增税真的确定了吗?答案是并没有。

挥大棒为谈判

3月23日,特朗普签署贸易备忘录,正式授权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对中国的不正当贸易行为采取措施。备忘录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应该在15日内公布正式清单及关税。此清单将在随后30天交由公众讨论,随后才会生效实施。

301调查程序的巧妙之处在于,总统签署的备忘录相当于子弹上膛,但是真正扣动扳机的是美国贸易代表在45天后公布的正式清单。这就为双方的谈判与协商提供了余地。特朗普此举等于把球踢给中方:要么按照美国商务部所建议的通过购买天然气来实现单边削减中美贸易赤字1000亿美元,要么就等着被施加关税。作为回应,中国商务部发布通知,拟采取终止减让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以平衡对中方利益造成的损失。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商务部公布的同样不是最终清单,清单的公示期截止3月31日。且明确表示清单针对的是月初美国宣布开征的钢铝关税。据相关统计,此次增税的额度与美国钢铝关税对中国产品所增税额同为4亿美元左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称将对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约600亿美元的关税。

不难看出,与欧盟在美国公布钢铝关税计划后立刻做出反制姿态不同,中方选择了后手出牌、对等反制的应对措施。只不过中国商务部在增税范围选择上延续了二月份对美国高粱双反调查时的思路:在继续聚焦农产品的同时,加入了制造业的钢和铝。选择农业和制造业领域实施增税,针对的无疑是特朗普的票仓。针对特朗普为中期选举造势的期望,所谓点到了要害。尽管美方咄咄逼人体现着优势,尽管中方后手出牌、对等反制毫不退让,但双方都留有余地。显然双方都做了最坏打算,但也都重视谈判解决。因此,现在就断定贸易战到来还为时尚早。

战略性贸易摩擦的激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虽然美国国内几十家行业协会致信白宫反对制裁中国,并指出此举会让美国家庭遭受损失。但美国目前的政治大环境却是实施更加严厉的对华政策。

此次301调查主要针对中国政府所谓利用企业所有权、股权份额以及采购等限制措施来迫使美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并通过产业计划促进中国公司投资美国关键技术领域来获取高新技术及知识产权;以及中国政府可能采取或支持的通过计算机网络对美国公司知识产权及商业机密等的盗取行为。但吊诡的是,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在参议院听证会上透露的信息,本轮增税涉及的领域指向《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中国政府重点发展的十大高新科技产业和高端制造业领域,具体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先进数控机床和工业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高技术船舶、新能源装备、高铁、农业机械、新材料及生物医药和高性能医疗器械等产业。显然,这才点出了特朗普政府发起贸易摩擦的根本目的,此次调查也变成了中美之间在产业政策层级的较量。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中美贸易摩擦逐步经历了从产品到产业、从产业到汇率,再从汇率到国家治理体制几个阶段。本次301调查看似针对的是中国高新科技产业和高新制造业的产业维度摩擦,但由于上述产业的战略重要性以及中美双方的产业政策护持,本次贸易摩擦背后是中美经济增长方式和国家管理模式的摩擦,是中美核心竞争力之争。

短期来看,此次301调查在于为中期选举拉票。当前共和党以51比49占参议院多数,随着11月中期选举的迫近,参议院中将会换届的33个席位中,民主党占到23席,共和党8席,独立政党2席。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短期影响将会对共和党能否继续保持两院优势地位产生重要影响。调整美国的国际收支、重振制造业、拉动就业是特朗普竞选时做出的承诺。目前看来,这三项目标也正是当前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的重点。钢铝关税的实施,被认为能够增加钢铁和铝行业的就业,而这两个行业所在地区的选民是特朗普当选的重要支持者。而此次对中国发起的301调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会减少中美贸易逆差。

中期来看,中国对美国地位的挑战以及由此引发的美国对华政策转型已经成为美国政策界的共识。美国在经济、军事、软实力等方面仍保持优势,与中国的竞争最关键的领域就是高新科技领域的竞争。在2月28日特朗普向国会提交的《2018贸易政策议程暨2017年代报告》中,认为中国实施的是一种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政府而非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占主导地位,这样的模式是中国过剩产能扭曲全球市场的主要原因。因此,此次发起调查是特朗普在国际层面协调立场压制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一次重要尝试。

中长期来看,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背后,是特朗普对调整美国经济发展模式紧迫感的认同。制造业早已不是美国经济的支撑,但过度服务化的经济也正是当前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根源。奥巴马时期,美国就开始了高端制造业回归,特朗普基于自身政治利益与美国制造业深度捆绑,以经济绩效与选票联动为抓手,以图全方位重振美国的制造业。大企业回流也好、重振制造业也罢、本质仍旧是对美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调整,而根本目的还是美国复兴。这一宏大叙事无论在高端制造业上还是核心竞争力上,中国都是首要目标。

日美贸易摩擦教训

美国曾多次对日本发起301调查,几乎结果都是双方在最终清单公布前达成妥协而告终。美日贸易摩擦是战略性贸易摩擦的典型,但日本路径的借鉴意义更多在于反省而非追随。日美从贸易摩擦管控走向国家发展模式管理,直接的后果是日本崛起的势头被彻底瓦解。

在这场战略性贸易摩擦中,守成大国通过贸易摩擦迫使新兴大国调整自身,遏制新兴大国实现经济腾飞甚至赶超的势头,另一方面新兴大国也表现出过度追随而丧失自我的一面。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美国生产的波音飞机大量出口中国。中美最关键的竞争领域就是高新科技领域。

但是,无论是战后日本国家地位、国家制度建构的基础、还是与守成大国的关系,都与中国有本质不同。因此,中国都无法跟随这一路径。

由此,在处理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中国一向本着做大蛋糕、互利共赢的原则处理对美经贸关系。但是,目前看来中美两国产业结构趋近,中国在高新技术与高端制造业等领域对美国逐渐构成实质性竞争,贸易产业领域的矛盾进一步深化为了战略层面上两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竞争。贸易战不是目的,与西方的全面对立更不是中国利益所在。尽管中方可以通过在一系列诸如美债、美股、朝核、南海、台湾等诸多问题,主动设置议程来采取主动。但究其根本,中国应该考虑如何维持一个安定的国际贸易发展环境。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美国犹他州詹森市的艾斯克兰迪农场正在收割燕麦。评论认为,中国如果采取贸易反制措施,将使美国农业遭受严重打击。

此次美国通过钢铝关税迫使盟友选边站队的意思已很明确,经过3月10日美日欧在布鲁塞尔就钢铝关税问题的会谈后,三方显然就"关税换立场"、中国的过剩产能对国际市场的扭曲等问题达成某种共识。会后声明表示三方将合作对抗第三国受政府支持扰乱市场秩序的贸易行为,虽然这与美国贸易代表就中国政府操纵不公平贸易向WTO投诉是否相关还不清楚。但是,随后日本媒体就爆出,日本政府23日决定对中国和韩国的碳钢焊接接头征收反倾销税。日本政府是否是在以此取特朗普的钢铝关税豁免也很值得玩味。欧盟是否有动作仍待观察。再进一步拓展的话,美日印澳为基础的"印太组合"仍旧构成战略威胁。

对此,中国面临的紧要问题是如何避免让美国打造出一个对华经济或政治层面的制裁同盟。其实中国已经开始做了很多事情:3月22日,中韩自贸协定第二次联合委员会在首尔举行。23日,中日韩自贸区第13轮谈判首席谈判代表会议在首尔举行。在美国退出TPP、主动放弃制定高标准国际多边贸易规则的环境下,特朗普的战略收缩也同步削弱了美国亚太战略及亚太盟友体系的经济支柱。这为中国的"亚太战略"提供了空间和机遇。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场和观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