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会否将中国推向“失落的二十年”?

。 图片版权 Reuters

特朗普宣布,将对价值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仅7个小时后,中国针锋相对公布反制措施,一场贸易战拉开序幕。WTO总干事警告,全球经济增长可能因此迅速下滑。

对于中国而言,“贸易战”还比较新鲜,对美国而言,则驾轻就熟。过去百年间,美国曾对多国发动过贸易战,频度最高的对象就是日本。上世纪80年,这个中国的近邻与美国的贸易争端达到高潮。

当前中国与当年的日本,境遇惊人地相似,然而日本在贸易战后进入“失落的二十年”,经济增长停滞不前,崛起的势头彻底瓦解。这使今日的中国不禁担忧,是否会重蹈日本的覆辙?

中国与日本:不同时代的相似境遇

“1980年代日本工业产能开始逐步超过美国,使美国人感到害怕。相似的是,目前中国强劲的制造业竞争力,被看作是导致美国工作机会减少的主因。”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黎麟祥教授认为,美国在面临被超越之时,无法接受超大贸易逆差。

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与日本间贸易逆差达370亿美元,占据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主要部分。这造成美国中西部和东北部等传统工业中心失业率走高,甚至翻倍,最终形成“铁锈地带”。

“当前美中之间逆差则达3750亿美元。即使算上通胀因素,占比也高于当年的美日。”

黎麟祥指出另一个相似点——很多中国企业属于国有,获得了政府的各种帮助;当年的很多日本企业也在各自财团内部的银行获得便宜的信贷。美国认为这些对企业的补贴造成不公平竞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称将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但目前具体清单还未公布。

“所以美国认为必须要对此采取行动。”受这些因素影响,从1975年开始,美国共针对日本发起了15次“301调查”,甚至一度被称为“80年代的珍珠港事件”。

时隔40年后,相似的原因,促使美国再次举起贸易战的“大棒”,用的武器依然是“301调查”。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会计学院高级讲师李兆波称,除了巨额逆差,80年代日本和当前中国的经济规模都排在世界第二,两次贸易战则都可以看作贸易逆差一方的报复。

站在美国的角度,中国与日本的贸易角色何其相似。反观内部,中国和当年的日本也面临相似的挑战——人口增长趋缓,处于老龄化社会前夕;多年房地产价格高居不下,泡沫开始出现等等。

当年是打击盟友,当前则是打击对手

不同时代的两场贸易战,虽然背景相似,但在一些关键领域也有较大区别。在经济学家看来,这些区别使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意愿更强。

首先是经济体量的不同。黎麟祥称,中国占美国GDP的百分比,要大于80年代的日本,中国增速也更快,使其很可能在2030年经济上超过美国。

相比当年的日本,美国对中国不满之处也更多,除了贸易不平衡外,还有知识产权盗窃等问题。

更重要的是,黎麟祥看来,日本当时对美国在政治和军事上更依赖,中国则在政治上独立于美国。因此,日本被看作美国的盟友,中国则被看做战略竞争对手。所以在美国眼中,中国的今日带来的威胁要远大于当年的日本。“美国对待当前的问题会更严肃。”

其次,产业结构也不尽相同。李兆波则提到,80年代日本在家电等行业已经因产品质量赢得良好声誉,很多日本的全球化品牌产生在这个时期,就全球化品牌数量而言,今日的中国不及当时的日本,而且日本产品主要在本土生产,中国则主要进行代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同样的“失落”,不同的后果

日本经济持续衰退,进入“失落的二十年”,并非贸易战直接导致的。“本质上是日本未能成功处理与美贸易摩擦的结果。”中国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学者马萧萧表示。

80年代对日的贸易战并未帮助美国显著减少贸易逆差,美国又将原因归结为美元对日元汇率的高估。1985年,在美国的主导下,包括日本在内的五国在纽约签署广场协议(The Plaza Accord),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主要货币贬值,以解决美国巨额贸易赤字问题。

广场协议后,为了应对日元升值带来的出口压力,日本积极提振内需,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最终造成疯狂的地产泡沫。马萧萧分析,“日元急剧升值,导致了日本实体经济资金外流、资本涌入等问题,造成资产泡沫,最后导致崩溃。”

黎麟祥对此也表示同意。他同时称,“我不认为中国会同意签署任何与广场协议类似的协议,中国更独立于美国,日本则更依赖于美国。中国会对美国这类需求进行抗争,而日本却没能力这么做。”

日美、中美贸易战本质上的不同在于中国比日本更具自主性。马萧萧表示,中国应对摩擦的步伐是自主的,调整范围可控。黎麟祥认为,中国应从日本身上学到,在金融领域的改革和汇率改革上,应该坚持自己的路径,而不要屈服于外国的要求。李兆波认为,日本政府当时犯了很多错误,首相更换得过于频繁再加上人口老龄化,使问题加剧,中国也有老龄化问题,但领导人比较稳定。

对于最终的结果,黎麟祥表示,中美贸易战即使真正爆发,也不会持久,涉及范围也不会很广。中国和美国还有很多领域需要合作,比如朝核问题。

至于是否会进入“失落的二十年”,李兆波认为不太可能,人民币和股票市场还未完全开放,政府可以有效控制,而且中国和众多发展中国家关系良好。

马萧萧称,整体来看,中国经济正在逐步向消费导向转变,贸易战的结果中国能够承受。本次贸易摩擦的背后是中美核心竞争力之争,以目前中国的体量以及应对措施来看,贸易战将中国推入一个失去的多少年,应该不会出现。

哈佛大学学者欧纬伦则认为中国目前进行的经济改革如果失败,很有可能重蹈日本在1975年的覆辙,利益集团回来重掌大局,当时,日本五个较大的利益集团基本掌控政府,竞争削弱,创新受阻,经济增长停滞。

如果这发生在中国,则更糟。欧纬伦表示,日本经济停滞时,人均GDP为40000美元;中国此时停滞,人均GDP则只有15000美元,中国人不会满足于这一收入水平,这种不满会变为政治上的巨大压力;如果成功,中国的人均收入增长,会产生更多政治诉求。所以无论如何,经济改革后的政治变化都是不可避免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