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陷落后 传奇酒店华尔道夫的未来

z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华尔道夫酒店位于纽约核心地段公园大道

5月10日,靴子落地,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在上海被判18年有期徒刑。吴小晖陨落后,外界的注意力迅速集中到下一个问题——安邦在全球疯狂收购的海外资产何去何从?

而这些海外资产中,令吴小晖声名大噪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则成为瞩目焦点。这家百年酒店在美国历史上留下过举足轻重的痕迹。

安邦及其旗下的3万亿资产,目前被中国保监会接管。一些有国有背景的企业被指派对安邦的资产进行处置,华尔道夫酒店新东家会是谁,是重归旧主,还是成为中国国有资产?

“打了个大广告”

对于吴小晖而言,买华尔道夫酒店就是“打了个大广告”。他曾在公开场合称,“我们收购华尔道夫酒店的消息在整个中国都刷屏了,这就会带来额外的品牌效应和商业机会。”

的确,收购这次豪掷千金让安邦在国内出尽风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带来高昂的民族自信。安邦收购美国地标建筑,恰好迎合了这一情绪。当年收购后,安邦高层向中国媒体宣称,“这可以看作是一个《北京人在纽约》的新的故事,也可以看作一次令中国人自豪的收购”。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对于吴小晖而言,买华尔道夫酒店就是"打了个大广告"

一时间,类似《安邦拿下纽约核心地标》标题的新闻充斥媒体头条,寂寂无闻的安邦迅速被公众知晓。

在海外,安邦的这次收购也让他走上全球资产竞购的牌桌。很快,安邦先后斥资在美国、加拿大、荷兰等国收购地产、酒店、保险等各类资产。高峰时控制资产超过三万亿元。

去年达沃斯论坛上,中国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在发言中先后用“空手套白狼”、“天上掉馅儿饼”来形容这个收购案。此前,安邦的董事名单中曾出现过朱云来,以及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两人的名字。

“一切文明汇聚之处”

收购一家酒店何以产生这么大影响?这源于华尔道夫在美国历史上屡屡留下重要印记。

华尔道夫酒店最早修建于1893年,是世界上第一所摩天大楼酒店。后来因为要建帝国大厦,因此于1931年拆掉后搬迁到现址公园大道。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30年11月14日,两个侍者在纽约上空的钢架上,服务两名建筑工人用午餐。他们正在建造的是华尔道夫酒店在公园大道新址上的建筑。

再次开业的华尔道夫拥有超过1000个房间,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酒店。当天美国总统胡佛在白宫通过广播称赞华尔道夫酒店“是这个国家在力量、舒适性和艺术性上的进步,是整个国家勇气和自信的一次展示”。

此后,酒店见证了美国及世界历史诸多重要事件,比如,1946 年二战结束后,美、英、法、苏,四个战胜国代表在这里签订《世界和平协议》。

1993年,华尔道夫酒店成立100周年,美国媒体评价,“它不是纽约最大的酒店,也不是纽约最昂贵的酒店。但论及声望,它却无与伦比。当各国政要来到纽约,他们以此为家。国王和王后们也把这里当成他们的家外之家。”

“家外之家”名副其实。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遗孀、美国总统胡佛都曾将此选为永久居所。好莱坞明星玛丽莲·梦露也曾再次长住。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总统戴高乐、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美国时也都下榻于此。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华尔道夫酒店的名人墙,展示曾经光顾过的政要和名流

在中国,华尔道夫也非籍籍无名。1897 年李鸿章访美时,就成为历史上下榻该饭店的首位华人政要。此后,宋美龄、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到了纽约,都会选择华尔道夫。

华尔道夫酒店作为美国的文化地标还多次出现在影视作品中。著名电影《闻香识女人》的探戈桥段,即取景于华尔道夫酒店的宴会厅。

这部电影中还有一段台词描绘酒店:

“我们在哪里?”

“一切文明的焦点——华尔道夫酒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40年代,华尔道夫酒店一名理发师在酒店外抗议。

国资接管,还是回归旧主?

希尔顿集团从1949年开始,掌管华尔道夫酒店。但近年来这家酒店的命运跌宕起伏。2014年它被出售给安邦,而吴小晖仅仅拥有华尔道夫酒店不到三年,就轰然倒地。

今年2月12日,中国保监会发公告称,未来一年将对安邦实行接管。原因是,“鉴于安邦保险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为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共利益。”

“由于我们不允许保险公司破产,一旦一家公司陷入困境,政府就需要出来救它。”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研究中心主任雎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也认为,官方担心的是安邦为数众多的保险客户受损而引发群体性事件。更重要的是,用一切代价防止“雷曼时刻”的来临,那意味着违约和大规模廉价出售资产,负面影响迅速扩散而冲击健康的金融机构。因此,官方会接管,然后委托机构稳妥出售资产,偿付债务。

图片版权 Spencer Platt
Image caption 再次开业的华尔道夫拥有超过1000个房间,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酒店。

其中一种可能是,国有企业接盘安邦的资产,进行处置。事实上,安邦的国内资产已经被这样安排。

5月10日,吴小晖被宣判当天,远洋集团发布公告成立的平台公司,接手安邦保险集团在国内的不动产项目,包括商业地产、写字楼。远洋集团具有国企背景。

但澎湃新闻援引接近远洋的渠道称,华尔道夫酒店等海外资产并不在远洋集团接管的范围内。

分析人士表示,如果华尔道夫酒店等海外资产被保监会指派给某家国企,后者不太可能持有或者是转卖给国有企业。

“因为中国整体经济政策是降低杠杆率,安邦的资金来源大多在国内,而海外资产风险较高,会被优先出售。”

彭博社在今年初曾报道,当年将华尔道夫酒店出售给安邦的美国黑石集团,目前正与安邦洽商回购酒店,但报道同时称,洽谈具有高不确定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安邦的计划将华尔道夫酒店1413个房间中的1100个改造成"全球顶尖的住宅"出售。

重回辉煌,还是就此没落

华尔道夫的命运在被安邦收购的一刻就被改变了。

由于担心中国政府对私营企业有极大的影响,酒店被中资收购后,作为政要们“家外之家”的定位被大大削弱。

在出售给安邦后的第二年,美国国务院决定不把华尔道夫酒店作为当年联合国大会一系列活动的据点,而此前类似活动每年都选择该酒店。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也一改惯例,不再入住。美国媒体报道称,因“担心被窃听”。

如果华尔道夫的所有权落入中国国有企业,这种担心很有可能进一步加剧。

图片版权 The White House
Image caption 2011年9月,在华尔道夫酒店的一个房间,两场活动的间隙,米歇尔听到奥巴马耳语的反应。

然而,即便华尔道夫重回美国企业的手中,也有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

在去年三月,华尔道夫正式关闭,声称开始至少为期两年的装修。按照安邦的计划,华尔道夫酒店原本的1413个房间,将撤掉1100个,改造成“全球顶尖的住宅”出售。

将华尔道夫“公寓化”可以快速收回收购成本。按照这一计划,安邦将支付1亿美金的员工遣散费和10亿美金的改造费用。据金融时报估计,项目完成后,安邦可以获得40亿美金的利润。

但如果华尔道夫再次易手,这一工程是继续、是停工,还是改变计划,都打上问号。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