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进闪退的脸书 中国市场依然遥远

Facebook founder Mark Zuckerberg runs in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图片版权 Facebook: Mark Zuckerberg
Image caption 脸书创办人朱克伯格经常在中国高调露面。

脸书(Facebook)近日向中国当局尝试申请注册子公司──脸书科技(杭州)有限公司,原本公司信息在中国官方系统中出现,令外界猜测中国是否决定为脸书解禁,但这家公司的信息很快被删除,显示脸书要拓展中国市场,仍然有一定困难。

脸书发言人表示,有意在浙江建立“创新中心(Innovation hub)”,支持中国的创新企业。脸书在法国、巴西、印度和韩国也有差不多的实验室,专门提供训练和工作坊。脸书又称,在当地开独资公司不意味着公司正在改变在中国的策略,仍在学习在中国的工作定位。

然而,脸书于美国时间周三发表第二季度业绩,当天股价急挫两成,也反映脸书不单是在中国面临困难,自身发展也受到近期连番涉及私隐的信誉事件影响。

脸书重返中国?

中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早前显示了脸书科技(杭州)有限公司的资料,这家公司在今年7月18日成立,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由脸书香港100%持股。

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网络信息技术开放、成果转让、投资管理、不同的技术及信息咨询等等,但在公开信息中,经营范围没有直接提及社交媒体等内容。

但这则信息之后被删除,原因不明,外界解读这等同从绿灯又变成红灯。

据发现这则消息的中国媒体报道,这家公司董事长是脸书亚太区法务负责人达米安‧姚(译音,Damian Yeo Guan Yao),董事分别是脸书副总裁戴维‧克林(David Kling) 和首席会计苏珊‧泰勒(Susan Taylor),率鹏担任监事,张京梅则是法定代表人兼经理。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率鹏是前发改委官员,专门负责国家电子政务项目和信息安全项目批准程序,他在加入脸书前,也曾经在领英(Linkedin)负责处理政府关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张京梅去年2月起加入脸书担任业务发展主管。脸书去年在中国推出相片管理程式“彩色气球”时,张京梅也是牵头人,但据报,“彩色气球”无法维持很久便下架了。

有中国媒体到脸书科技(杭州)这家新公司所注册的办公室地址调查,该处仍然空无一物。《纽约时报》引述消息人士说,中国撤回了有关决定,原因是浙江地方官员和国家网信办有分歧,网信办对此感愤怒,认为地方官员事前没有详细咨询中央。

路透社报道,这次事件突显美国科技公司在中国制度下的种种难关,虽然这则消息的公布发生在中美贸易战期间,不过专家认为,今次可能只是中国国内自己不同部门的政治问题,而非中美之间的事,不意味着中国把大门紧紧地关上,因为中国也有意发展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领域,省级政府要吸引科技专才。

脸书2007年注册facebook.cn域名,2008年推出简体中文版,起初受到的封锁均为“间歇性”,但后来新疆发生大规模骚乱后,脸书从此被禁。

脸书创办人朱克伯格经常在中国高调露面,例如在充满雾霾的天安门广场跑步,和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据报他曾邀请习近平为他的女儿改中文名,不过遭到拒绝。

但无论他如何“释出善意”,中国依然没有为脸书打开大门。

中国网信办不同的官员曾经多次表态,中国政府欢迎谷歌、脸书重返中国,但必须遵守当地的法律规范,不能够损害中国国家利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扎克伯格曾经和中国领导人会面,让人对脸书重返中国充满想象。

社交媒体入华辟蹊径

在中国,搜寻器、网购、社媒、视频、图片分享等市场,早已经被不同的中国大公司所垄断,其中社交媒体已经被腾讯的微信和新浪微博垄断,脸书唯一的卖点就是能够“走出中国”,接触中国以外的人,但目前,脸书能否把社交媒体带回中国是言之尚早,就算重返中国也很大机会配合中国政府,实施一定程度的审查,外界亦忧虑脸书会向中国政府提供用户资料,这些做法或会令中国以外的用户的不满。

不过,也有外国的社交媒体能够打进中国市场,其中相对成功的例子,是针对企业和专业人士的社交媒体领英。

领英几年前进入中国市场时,已是公开地让外界知道,会使用人手及软件,审查被认为是政治敏感的内容。而中文版用户不可以在领英上创立群组或发布长篇文章。

领英起初实施审查时,受到一些非中文用户的指责,例如一些欧美使用者,会收到信息指他们的言论违反中国规定,他们指责领英侵蚀言论自由,而且审查时没有明确的准则,但这些批评仅是昙花一现,并没有对领英构成重大影响。

“我们十分支持言论自由,但我们深明,如果要在中国营运,便需要遵循中国政府的要求,我们是经过详细考虑才作出有关决定。”领英的发言人曾经这样说。

领英的例子显示出,即使接受中国的规则,这些企业海外市场也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另一个例子是苹果公司,苹果为了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按监管部门要求,曾经从中国的应用程式商店,把多个程式下架,这些应用程式大多是为客户提供“翻墙服务”的VPN程式,而过往一些西方媒体的程式也遭遇同一命运。同样地,这种舆论并没有对苹果业绩带来沉重打击。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脸书就算进入中国市场,也面对很大竞争。

目前,脸书在中国的发展方向与谷歌(Google)有相似之处,同样是敏感的事情不能做,并寻找其他途径进入市场。

谷歌由2010年起被禁 ,一直尝试透过不同方式进入中国市场。谷歌现在于中国有数百名员工,于上海、深圳、北京均设有办公室,近期亦创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与不同的组织、企业研究不同的人工智能技术。近期,谷歌透过与其他公司合作,推出不同的应用程式,例如文件管理程式Files Go、谷歌翻译和在微信小程序“猜画小歌”。

但谷歌主要网站、搜寻引擎、电子邮件,暂时仍然被拒诸门外。据中国媒体报道,虽然在网站上可以看到谷歌地图,但久不更新。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脸书因为用户资料外泄的连串事件,引发不少人不满。

BBC北美科技记者戴夫‧李(Dave Lee)认为,如果脸书开始在中国有业务是一个开端、一个机会,让脸书实验一下在中国做生意。中国对私隐,与西方国家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脸书会如何应对,关注哪类型的业务和生意,值得关注。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脸书本身已在私隐、控制用户可阅读帖子的权限问题上备受抨击,刚发表的第二季度业绩,无论是盈利增长和用户人数增长也低于预期,预计下半年收入增长减慢,明年开支增速会高于收入,这些不利消息令脸书股价大跌。这反映脸书不单是在中国遇上瓶颈,原本的业务发展也需要寻求突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