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珍贵金属引发新一轮淘金潮

An open pit mine in Kolwezi, DRC, where cobalt and copper is extracted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刚果民主共和国科卢韦奇一处露天矿,钴和铜都从这里被开采出来。

曾经,黄金吸引了一众掘金者前往美国西部,但现在引发淘金潮的,是钴(Cobalt)。

在过去几十年中,钴的挖掘从未在美国形成过任何规模。然而目前,已有一些矿产公司爱达荷、蒙大拿、阿拉斯加州宣示主权,寻找这种银蓝色的矿产。

钴是为电子设备及电动汽车提供动力的锂离子电池的关键组成部分,这些公司很好地反映了外界对钴日益增长的兴趣。

以前,钴的供应取决于铜和镍的市场,这两种金属更有价值,通常与钴一同提取。但调查公司CRU Group高级分析师哈佩尔(George Heppel)表示,随着钴的价格不断上涨,消费量也预计会以每年8%-10%的速度上涨,钴作为副产品的地位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根据CRU估计,全世界约有300家公司在勘探钴矿床。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钴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DRC)发现的,嘉能可(Glencore)等矿业巨头都在那里积极提高自己的产量。

在美国,有限制的钴生产开始于2014年,在40年来尚属首次。

图片版权 First Cobalt
Image caption 第一钴业希望在三年内可以开始运营位于爱达荷的钴矿。

今年春天,总部位于加拿大的第一钴业(First Cobalt )在爱达荷买下了一座钴矿,希望可以在三年内开始运营。

第一钴业总裁特伦特·梅尔(Trent Mell)表示,与铜及其他金属相比,钴是该矿山的重点所在。“像我们这样的采掘方从未真正寻找过钴,”梅尔说。“世界上有很多钴,作为采掘方,我们已经落后了。”

根据CRU数据,今年钴的消费量将超过12万2千吨,而2011年时,这一数字还是约7万5千吨。

今年钴的每磅价格(钴的单位)今年曾涨到40美元以上,2011年初这一数字为大约20美元,现在其价格为32美元。

尽管产量增加可能有助于满足未来几年对钴的需求,但分析人士表示,短缺可能最快在2022年出现。

来自eCobalt公司的雷蒂尔(Fiona Grant Leydier)表示,这些市场的变化有助于塑造业界的信心,他们公司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恢复了90年代对爱达荷州一处钴矿的产业计划。

eCobalt公司前身为Formation Metals,最快预计将于明年年底前投入生产。

“钴市场的基本面非常强劲,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雷蒂尔称。“我们已经收到许多来自金融家、潜在伙伴和潜在员工的关心和兴趣。”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名刚果民主共和国女性正在一座矿附近,从泥土和石头中分离钴。

在对含有钴的矿石进行爆破后,其中的钴会被精炼成金属、混合物或化学浓缩物,从而用于喷气发动机、无人机及电池等产品中。

目前世界上超过60%的钴开采于刚果民主共和国,而中国是世界上主要的精炼钴生产国。

不过,随着钴需求的增加,美国这种金属依赖进口的担心也越来越大。

今年2月,美国将钴列为对经济至关重要的35种矿物之列。活跃在美国的公司表示,希望他们的“美国制造”地位将推动政府批准自己的生产计划,并取消对钴的进口。

这些公司称,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腐败和矿区雇用童工引来不少担忧,这也为买家寻找新的供应源带来压力。

“你在许多地方都可以有道德得开采钴矿,我们希望成为这些地方中的一个,”密苏里钴业公司(Missouri Cobalt)首席执行官霍尔蒙(Michael Hollomon)表示。“我们认为这可以是我们的一个优势。”

密苏里钴业计划今年夏天开始在密苏里麦迪逊县的一个旧铅矿生产钴。该公司可能有大约3500万磅可回收钴,储备量为北美第一。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刚果民主共和国卢本巴希一家工厂内,经初加工后,传送带上正在精炼之前运送大块原钴。

尽管如此,全世界大型、质优的钴矿床在美国之外是不争的事实,这意味着,美国永远不可能停止对钴的进口。

与此同时,随着矿企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活动越来越多,分析人士均认为,刚果民主共和国在钴的全球产量中所占份额会继续增加。

虽然有一些新设施开始在欧洲、北美和亚洲其他地区运营,但中国预计仍将在精炼钴方面占主导地位。

英国基准矿物情报机构(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分析师卡斯帕·罗尔斯(Caspar Rawles)表示,虽然美国公司只占钴市场的一小部分,但他们可能会为自己的产品争取较高的价格。

“供应链中的每家公司都希望降低地缘政治风险,因此我认为刚果民主共和国之外的任何项目在这方面都有较大优势,”罗尔斯说。

图片版权 Ecobalt
Image caption eCobalt has been planning a cobalt mine in Idaho for decades

不过,经营一座矿的成本高达数亿美元,企业面临的挑战依然严峻。钴价格的波动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与此同时,钴的成本不断上升,企业也在寻求方法,减少对这种矿物的依赖。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西达尔(Gerbrand Ceder)便正在研究如何生产不需要大量钴的稳定电池。

不过西达尔表示,大规模应用这种技术,尤其是在汽车上,至少需要5至10 年时间。“我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有相当数量的钴投入使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