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刘鹤现身、金正恩访华如何影响首轮谈判

banknot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中美官员7日(周一)和8日在北京举行了一连两日的贸易磋商。外界对于此次会面抱观望态度,美方官员亦坦陈,要讨论一些结构性改革,具备挑战性。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这次谈判有突破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中美两国有深层次的矛盾,不是一时三刻可以解决。

然而在首日会面中,中国副总理刘鹤现身会场,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也在这谈判进行中开始访华,令这次贸易谈判增加了一些令人意外的因素。

谈判要点

今次美方派出副贸易代表格里什(Jeffery Gerrish)、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商务部负责国际贸易事务的副部长卡普兰(Gilbert Kaplan)、以及农业部、能源部等副部级官员,合共六人。中方则由副商务部长王受文率领谈判团。

中美双方暂时没有透露此次谈判的具体内容,但从参加谈判的人员来看,外界猜测这次较低级别的会晤,是以农业、能源话题为主。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格里什(左)前往开会现场。

据《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人士说,美方代表正想方法确保北京恪守承诺,例如美国希望中国能够更具体地讲“特定的日期购买甚么特定的产品”,而如果北京放宽美国进入中国市场的规定,美方谈判员希望能确保中国政府不会用政府发牌、环保限制等权力,对美国企业加以限制。

另外,消息人士说,美方希望北京能够列出一些政府补贴企业的细节,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后,美国多次投诉北京没有按世贸规定公布政府补贴企业的资料,特别是地方政府的补贴项目,但中方回应说已经交代所需资料。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说,贸易战会损害中国经济,相信北京和华府可以达成双方均接受的和解方案,迫切的贸易议题是最容易解决,但涉及知识产权、市场准入等执法问题及结构性改革,则比较具挑战性。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表示,中国经济不佳,有诱因与美国达成经贸协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中方会在对等的基础上,同美方解决好两国之间的经贸摩擦,而中国的发展有足够的韧劲和巨大的潜力,我们对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有坚定的信心。

刘鹤现身

《华尔街日报》记者在社交网站上载相片,看到副总理刘鹤周一现身开会现场,他的表情轻松,但不知道他逗留了多久,据报道,他的现身得到在场美国代表团成员的鼓掌。刘鹤预料在1月下旬访美,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进行谈判。

中国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梁云祥认为,刘鹤的现身是“不必过度解读”,虽然一般来说,参与会议的官员级别越高,谈判谈得拢的概率看起来就越大,但去年,刘鹤也曾经亲自带团去美国,结果没有谈成。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的杰克斯‧帕克(Jake Parker)则对BBC表示,刘鹤现身会议是正面的讯号,显示中国在这“极为重要”的时间,接待这“极为重要”的代表团。

帕克认为,在这次谈判中,中国要提出更具体、更可行的方案,在购买农产品及能源产品方面,可以尽快执行,一些有关知识产权保障的措施也可能快速展开,但一些较挑战性的议题,例如补贴、产业措施等则不会这么快改革。

金正恩访华

图片版权 AFP/KCNA VIA KNS
Image caption 金正恩再度访华引起广泛关注。(资料图片)

这次会谈期间的另一关注点就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此时此刻访华。特朗普过往曾表示,他愿意放宽对华贸易要求,以换取中国协助处理朝鲜核问题,但中国否认在贸易谈判上以朝鲜作为筹码。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防卫研究总监哈里‧卡齐亚尼斯(Harry Kazianis)对法新社表示,这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是一个“不能再好”的时机,在中美官员讨论如何应对贸易战时,金正恩访华,显示出北京可以在恰当的时候大打朝鲜牌。

北大学者梁云祥说,中国正在间接告诉美国,“朝鲜这个问题上,你离了我不行。只有我配合,你才能解决。所以如果你在贸易问题上对我不断施压,那我在朝核问题上我就配合你少一点。”

不过他认为,中国既要拿朝鲜和美国来讨价还价,但又不愿意给世界的感觉是完全站在朝鲜一边,和美国对抗。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星期一对美国媒体表示,赞扬中国协助解决朝鲜核危机,他不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与朝鲜问题有关。

“中方对我们十分明确,这是两码子事,”蓬佩奥说。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葛来仪(Bonnie Glaser)对法新社表示,看不出金正恩访华与贸易磋商有关。她说,自从特朗普与金正恩建立沟通渠道以后,中国能够动用的朝鲜牌已经明显较小。

谈判成功的可能性

中国过往也曾承诺开放市场等措施,例如中国人民银行去年4月宣布,将外资持有的大陆券商上限,由原本49%,提升至51%,但目前,只有瑞银UBS集团能够获证监会批准,能够持股51%,成为在华唯一一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其他银行均没有获北京当局开绿灯,因为按当局规定,最大持股人要有一千亿人民币净资产,增加了外资持股的难度。

而近日中国公布了新的外商投资法草案,进一步开放外资准入政策,包括不强制要求转让技术,但贸易专家认为,草案仍然留有空间,可以让中国透过国家安全审批以及其他潜在漏洞,在其他方面打击外资企业。

这些事件令美国担心,中国作出的让步并非“真让步”。然而,中国也同样担心美国会进一步讨价还价,作出妥协后,美国或会再有新要求,例如去年5月中美贸易谈判,原本刘鹤和美国财长姆努钦见面后,发表了停战声明,但很快就被特朗普推翻,指中国仍然没有作出足够让步,随后加大了关税增加力度。

去年12月1日,特朗普和习近平会面后达成90日停火协议,才再次出现转机,这次双方派出副部级官员在北京会面,是达成停火协议以来首次面对面谈判,美方强调一旦无法达成协议,会把关税从10%提升至25%。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特朗普和习近平还是哥们吗?

北大学者梁云祥对BBC中文表示,这次谈判或局部达成某种协议,但即使有突破,也只是“暂时性”、“治标很难治本”,他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可能是一个“长期的问题”,“美国的压力并非只是这一次,长远来看还是会有矛盾”。

“中美双方不仅仅是贸易顺差或逆差的问题,甚至涉及到双方的根本政治制度、实力对比。在美国看来中国现在不断崛起,而且存在不公平的贸易,政府在背后支持企业,和美国的体制是不一样的,这对美国整个世界的领导地位都是一个挑战,”梁云祥说,“所以它想在制度方面有所干预,比如政府补贴国营企业、还有产权的保护和强迫技术转让,在美国看起来都是不公平的交易,背后都有政府的影子。但是在中国的这种体制下,有些东西可以让步,有些东西是不能让步的。比如国营企业问题,如果中国的国营企业像美国一样都推向市场,那中国政府的统治力可能被削弱。”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