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放缓:细看放松银根对私企的影响

阿里巴巴库房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促生产还是促消费?中国似乎正在把重点从前者转移到后者。

是依靠制造还是依靠消费?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依靠前者应对经济放缓,现在它正试图将重点转移到后者。

中国经济主要推动力由国家支持投资转向国内消费的政策, 到底有多成功,今年将面临大考。

国家主席习近平警告说,中国正面临"考验"。中国近30年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经济增速放缓。

政府公布了一系列刺激措施,不是为了推动经济增长,而是为了应对经济放缓。

“中国的目标不是增长,而是维持稳定,”经济学家谢国忠说。

“再次刺激增长的措施,这次不在选项之中。因为目前债务水平太高,与2008年不同。”

Image caption 经济学者谢国忠认为中国债务水平限制了中国刺激经济的可选项。

回旋余地

在10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债务增加了一倍,达到其经济规模的300%左右。

谢国忠说:“现在这个水平如此之高,以至于(以相同方式)推动经济发展已不再容易。”

他认为,无论是想借更多钱来建造东西,还是鼓励人们购买,中国共产党可以扭转局势的余地不大。

“当那个根基太大时,要转向不容易,”他说。

那么,中国政府在采取什么措施?

当局正在减税,让人们的口袋里有更多的钱,还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因此他们不用储备更多的资本。从理论上讲,这一措施可以增加借贷,刺激消费。

中国还将继续扩大对基建项目投资,如铁路,桥梁和北京附近的一个巨大的新城 。

高风险公司

现在,只有其中一项措施可能有助于吴义坚。

吴义坚是一个消费领域的成功故事。他是一家科技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生产各种尺寸的桌面机器人,帮助中国孩子玩耍和学习。

吴义坚和他的联合创始人花了20年时间开发了小白机器人,配备了语音识别和人工智能。

我们站在他在上海的办公室,他呼唤小机器人的名字,机器人转身看着我们,眨了眨眼睛。但像他这样的私营企业,并不是中国刺激经济计划的重点。

吴义坚告诉我,公司2018年销售额有所"增加",“但这并不如我们计划般那么好”。

Image caption 吴义坚依赖风险资本去投资机器人等项目。

公司依靠风险资本,即一些私募资金,帮助他们实现目标。

吴义坚表示,如果2019年局势变得艰难,他们也不会转向国有银行寻求帮助,中国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是国有银行或受政府控制的。

“受政府控制的银行利率非常低,但这种资金并不适合像我们这样的公司。”

他告诉我,这是因为银行"讨厌"风险,而他的公司仍然被认为是“高风险”。

受国家控制的企业,是这些低息贷款政策最大的受益者。长期以来,这种优惠待遇一直是共产党政府的核心原则,将私营企业视为二等公民。

“传统银行更喜欢抵押品,比如房产。但像我们这样的科技公司没有房产。最大的资产是人力资源,”吴义坚告诉我。

不过,他喜欢政府的减税措施,因为这意味着更多父母会购买他们的机器人。

习近平谈到了他的“两个毫不动摇”,毫不动摇地支持国企和私企。

毕竟,后者创造了最多的新工作职位。

政府承诺会更努力促进新车和家用物品的销售,河北省更提出延长周末的做法,目的是让人们可以更多消费。

美好的一年

但是宋俊富对2019年可能面临的挑战充满信心。

他的业务是造纸,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纸张是用作家具行业。宋俊富的公司生产用于合成皮革上印上图案的先进纸张。这就是他的总部设在海宁的原因,这是一个政府专注发展家具的城市。

Image caption 宋俊富公司得到政府支持。

“对于我们的业务,我会说,不会受到严重影响......部分原因是我们产品的先进功能,中国对这些产品的需求很大。”

当我们站在一个长长的,绿色的,4米高的机器前时,他说“我们对市场充满信心”。

他还得到了四大国有银行之一的中国农业银行的支持。

他说:“政府的支持可以说是一个优势,可以帮助企业发展。”

“我们得到财政上的支持,或许可以更快地推动项目。”

宋俊富的公司也是私营企业,经过几十年的研发和投资,才能达到现在的成就。

他的公司与效率低下、臃肿庞大的国有企业形成鲜明对比。

比起上海的机器人制造商,他更有可能从政府的直接刺激措施获益 。

但他并不需要帮助。虽然中国与美国爆发贸易战,引起许多像他这样的中国制造业出口商的巨大焦虑,但他认为自己可以承受打击。

他说,他们出口到美国的产品,都有“丰厚利润”,“即使少赚5%或10%,对我们而言,仍然是一盘好生意。”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