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口鱼难倒肯尼亚渔业

Kenyan fishermen on Lake Victoria 图片版权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肯尼亚渔民的处境越来越艰难。

炎炎烈日下,肯尼亚鱼贩梅查克·朱马(Mechak Juma)的鱼正在慢慢解冻,而他不太想让自己的顾客知道,这些鱼来自中国。

此时此刻,我们正身处基苏木(Kisumu)市的最大鱼市,这里毗邻非洲最大湖维多利亚湖东岸。

在阵阵叫卖声与汽笛声中,鱼市生意十分热闹。这对商人们是个好事,但本地的鱼贩们可以获得的收入并不多。

过去20年间,维多利亚湖鱼类资源急剧减少,鱼价因此飙升,由此带来的缺口越来越多是由从中国进口的便宜养殖鱼在填补。

“大家不想买中国鱼,因为他们不信任(养殖)生产过程,但我们没有太多选择,”站在装满中国罗非鱼的一个大编织筐旁,梅查克说道。

用来运冷冻鱼的多个纸箱跨越8000公里来到这里后,现在已成破烂,被丢进一个角落,而那些鱼都是养殖两年多的。

纸箱上还写着,这些鱼会在一个月内过期。

Frozen Chinese farmed fish 图片版权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中国鱼饲料价格低廉,因此养殖鱼价格也低。

“人们更偏好本地鱼,但现在靠本地鱼我们赚不到钱,”29岁的他说。

“只有卖中国鱼,我才能养活全家。”

由于过度捕鱼及污染问题,过去20年间维多利亚湖的捕鱼量减少超过一半。与此同时,肯尼亚的人口增长了一倍。

而湖边不断扩张的水葫芦也给肯尼亚渔民带来很大麻烦。这些水葫芦相互交织,结成了一层厚厚的网,使得小型船只无法通行。

维多利亚湖的肯尼亚渔民每年本需要捕捞50万吨鱼,现在他们只能完成14万吨,只达到需求的四分之一。

Kenyan fishermen unloading a small catch 图片版权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肯尼亚渔民有时不能卖掉所有捕获的鱼。

中国公司和他们的肯尼亚合作伙伴抓住了这一机会。据称目前中国每年向肯尼亚出口的鱼类产品达170万美元,是三年前的两倍还要多。

中国人要填补这一空白并不难,因为中国人大规模养殖的淡水鱼罗非鱼与肯尼亚人在维多利亚湖大量捕捞的鱼属于同一类大品种,无论是口感还是外观都与肯尼亚人常吃的鱼很相似。

不同之处在于,中国鱼更便宜,每千克只需要1.7美元,而当地鱼每千克大约5美元。

对于肯尼亚渔民弗雷德里克·奥迪艾诺(Frederike Otieno)来说,似乎很难看到希望。

“我们花了很多个夜晚在船上,还花了一大笔钱在汽油上,我们不得不跟充斥市场的中国便宜养殖鱼竞争,”36岁的弗雷德里克说。

A Kenyan fishmonger selling Chinese fish 图片版权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肯尼亚鱼贩经常不愿承认他们的鱼进口自中国。

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有时他卖不掉所有的货物。

弗雷德里克做渔民已经10年了。他说,过去每天他可以赚大约3000肯尼亚先令(30美元),但现在只能刚过400先令。

去年11月,肯尼亚政府曾禁止进口外国罗非鱼,以期保护维多利亚湖渔业。但今年1月中国驻肯尼亚大使临时代办李旭航以“贸易战”称呼这一规定后,进口禁令被取消了。

另外有报道称,中国还威胁暂停对连接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及南苏丹的新铁路线的资金支持。

然而肯尼亚渔业部官方对这次政策反转解释称,“一大批(中国)鱼在蒙巴萨港(Mombasa Port)被扣留,这为当地供给带来不利影响”。

A box that contained Chinese fish 图片版权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在肯尼亚,并不是所有冷冻的中国鱼都在保质期内。

其实,肯尼亚当局一直采取措施改善维多利亚湖鱼类资源,他们会逮捕为节约时间及燃油而在靠近喂养区捕鱼的渔民。但这种威慑使得渔民们不得不行驶更远距离捕鱼,短期内导致鱼类价格升高。

肯尼亚最大的中国鱼进口商为东非海产品公司(East African Sea Food)。该公司主管约翰·穆萨法利(John Musafari)称,中国养殖的罗非鱼之所以物美价廉,是因为中国用的鱼饲料米糠价低且量大。

这种糠是稻米的硬外壳。在中国,大米在摆上市面销售之前通常会去掉这层外壳。

穆萨法利还表示,肯尼亚之所以无法大规模养鱼,是因为该国鱼饲料“极其昂贵”,肯尼亚现在用的鱼饲料大多是由玉米秸秆制成,玉米也是这个国家的主要粮食作物。

他希望将来肯尼亚可以有更多投资推动低价鱼饲料的发展。“这将极大有利于国家的水产业,”他说。

Kenyan boys on a fishing boat on Lake Victoria 图片版权 Jeroen van Loon
Image caption 一些人对维多利亚湖渔业的未来表示怀疑。

也有一些肯尼亚人乐于看到该国越来越依赖中国进口鱼,比如西蒙(Simon),他的工作是帮助在肯尼亚境内运输这些货物。

“多亏中国罗非鱼,穷人现在也可以吃上有营养且蛋白质含量丰富的鱼了,”西蒙说。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全名。现在他每天可以赚300美元,这比很多肯尼亚人的月薪都要高。

然而对肯尼亚渔业官员爱德华·奥雷莫(Edward Oremo)来说,这意味着维多利亚湖商业捕鱼的末日。

“只要继续从中国进口……渔民们会越来越绝”,50年内维多利亚湖将看不见渔船。

所有图片版权归Jeroen van Loon所有。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