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产业降温:市场饱和以及钱太多?

Lin Liu
Image caption 科技创业者刘林认为,科技企业的“冬天来了”。

中国一度热得烫手的科技产业正在降温。

“冬天要来了,”29岁的上海科技产品业者刘林(音)笑说。

电能车、工业机器人和微晶片的生产,在近期全都慢下来了。

像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大公司,以及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公司,都对内裁减了职位。

根据求职网站猎聘网说,每五家中国科技公司当中就有一家有计划裁员。

“而且我觉得这种增长放缓还会继续,”刘林说。他曾经经营过一家初创科技公司,还在上海、深圳和南京举办过Slush创业投资大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随着市场饱和,中国的经济增长正在放缓。

中美贸易战是其中一个原因——两国在2018年都向对方的商品加征关税。

不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在过去15年中的六年都有两位数增长的中国经济,在2019年的增幅将下降到6.3%。

这个数字仍然是全世界平均增幅的两倍,但却是中国自1990年以来最慢的增长。

而刘林说,中国号称占世界三分之一的“独角兽公司”——指估值达10亿美元(7.69亿英镑)以上的初创企业——在经济和科技产业都在降温的情势下,正在筹备一场“策略性的重组”。

“令一切完全疯掉的因素是钱太多,”上海一家初创企业加速器中国加速(Chinaccelerator)的董事总经理宾威廉(William Bao Bean)说。

图片版权 William Bao Bean
Image caption 中国加速的宾威廉表示,科技产业过去就是“钱太多”。

他表示,为了推动经济增长,有大量的资金推力来自政府部门和国库。

这种推力现在已经放缓了。

宾威廉说:“过去,你可能是两个人碰一下,谈笑间就得到300万(投资)。现在你要得到300万,可能是两个碰一下,笑一下,再开六个星期的会。”

共享单车的竞争对手摩拜(Mobike)和Ofo小黄车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去年就在一场残酷的对决中烧光了投资人的钱。

这一块市场现在就踩了刹车。

“现在见到这些单车绕开走的人肯定比骑这些车的人要多得多,”格莱戈里·普鲁德霍默(Gregory Prudhommeaux)说。他在2005年从法国搬到中国,与多家上海初创企业有过合作。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摩拜单车在去年亏损了数亿元。

Ofo小黄车欠下了10亿人民币(1.48亿美元;1.14亿英镑)的未偿还债务。

12月,在它未能支付供应商钱款之后,北京一所法院将这家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戴威列入了黑名单。

2018年,摩拜单车则损失了46亿人民币,而香港券商中国通海证券(China Tonghai Securities)指,摩拜在2021年之前都不会盈利。

上月,摩拜在北京地区悄悄地将租车金融提高了一倍,现在你付一元租车的时间从过去的半小时变成了15分钟。

两年前,像宜人贷、微贷网这样的P2P网络借贷平台在中国有6200个,是一个膨胀中的泡沫。

不过据上海盈灿咨询公司统计,这些平台在之后有80%已经关闭或者面临重大困难。

在政府的打击下,这类平台到今年末可能会下降到300个以下。

图片版权 Gregory Prudhommeaux
Image caption 中国初创企业普鲁德霍默表示,科技公司正在重新考虑自己的支出成本。

这样做的其中一个结果就是大家都开始勒紧裤头。在上海研究中国科技行业的澳大利亚人迈克尔·诺里斯(Michael Norris)说,一些公司可能开始撤掉办公室里的咖啡机,以及不再允许员工在9点后打车回家。

普鲁德霍默也说:“酒吧和餐厅的生意也开始沉下来,人们在外面吃饭花的钱变少了。”

科技公司对员工的要求也更苛刻了,于是就有了对越来越普遍的“996工作制”的抱怨——很多科技公司员工的工作时间经常是上午9点到晚上9点,一周工作六天,成为常态。

诺里斯表示,对于企业来说,“站在顶端轻易得到增长的那种优势感已经消失了”。

其中一个原因,中国市场饱和程度在加大。

这里的上网人群只占总人口的56%,而去年成为亚洲第一家5000亿美元公司的互联网巨头腾讯称,这个比例包括了大部分有网购行为的人口。

“当你的目标针对那些年纪太小或太大以至于玩不上智能手机,同时手上又有点钱的人时,我们基本上就是处在一个饱和的市场,”诺里斯说。

于是要找到客户,成本又变得更高。

这就意味着,初创企业不得不与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合作。

刘林抱怨说:“收集用户资源的成本真的很高;初创企业已经再负担不起这个了。”

他说,要取得一个新客户,成本可能是300元人民币,但是那个用户会花的钱可能只有200元。

宾威廉说,在过去一年左右,“超过一半的独角兽公司”都和腾讯或者阿里巴巴搭上了线,将一个“市场分支变成了大山头”。

对于想要通过大数据来培养人工智能的初创企业来说,与腾讯、阿里巴巴或者百度联盟会制造巨大优势。

图片版权 Unimaker
Image caption UniMaker创始人杨漾说,初创企业需要通过互联网巨头来获得大数据。

住在深圳的3D打印初创企业UniMaker的创始人杨漾表示,中国“已经有一个庞大的数据”。

大数据帮助中国初创企业完成本土化和提升自己,从而打败试图插一脚的外国公司。

杨漾说,北京的美团点评公司就是这样打败Groupon、滴滴出行、优步和爱奇艺这些竞争对手的。

而且,初创企业卖给公司的业务比卖给客人的更多。

刘林说,一两年前,“你会看到虚拟现实的初创公司以客人为目标,就像博彩行业一样。”

“现在,它们的目标是公司,像地产和医药公司。”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勒紧裤头反而会对中国初创企业有利?

不过,中国科技泡沫萎缩也有它的好处。

宾威廉表示,对于投资者来说,“经济下行其实比火热时期更好,因为好的公司有机会发光”。

他说,当人人都有钱的时候,“最好的公司脱颖而出就会很难”。

而对“996”工作模式越来越多的反抗也给了初创企业以契机,去提供不一样的东西。

普鲁德霍默说,如果你不想在大公司走“996”,“要不就来我的公司吧”。

诺里斯相信,经济放缓可能还会迫使企业更专注。他说,中国科技和互联网公司出了名的喜欢在跨界行业里跳来跳去。

比如美团,就是一个网上饮食平台,但又收购了共享单车业务,还有一个低价酒店连锁品牌。

但是,诺里斯认为,这种缺乏核心业务的状态令公司的收益受损。

他预测:“行业将会重新聚焦到良好的竞争策略上来——选择不做什么,是一种艺术。”

所以,中国的淘金热或许正在过去,但是即将到来的冬天却可能给很多科技公司带来一个它们所需要的冷静期。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