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愿承认退休的事实

对许多人而言,退休生活并不像这张照片那么美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对许多人而言,退休生活并不像这张照片那么美好。

在网上搜索“退休”,你的屏幕将会充斥着银发长者在他们的厨房里跳舞、冲浪,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瑜伽动作,或是怀抱着孙子孙女。

然而,现实可能大不相同。哈佛商学院教授特蕾莎·阿玛贝尔(Teresa Amabile)说,对许多人而言, 退休后的头几个月往往可能引发一场危机。

“这可能会是个非常戏剧性的时刻,”她补充说。

过去四年,阿玛贝尔教授与团队合作,在全美不同地点访问了三家企业的120名专业人士,了解他们对退休的看法。

受访者处于不同的职业阶段。

初步调查结果非常明显。尽管退休生活也许会在心安理得的放松中开始,但这种新鲜感很快就会消失。

Image caption 阿玛贝尔教授说,我们不能把退休只看成是一种经济上的变化。

“这对许多人来说是个惊人的结果,”她说。

“人们把退休看作是一种经济上的变化,仅此而已。它其实还是一种心理和人际关系上的变化。”

“我们需要考虑我们将会成为谁——我们想在职业生涯结束之时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们调查当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往往能够更顺畅地过渡。”

“昨日黄花”

调查中最具启发性的其中一部分是研究人员询问退休人士如何描述他们自己。

“他们通常会说,‘我是一名已退休的图书管理员’,或者‘我是一名已退休的教育工作者’,或者‘我是一名已退休的化学研究人员’。他们仍然会把职业加在身份认同上,”阿玛贝尔教授说。

“有趣的是,有的人会否认已经退休。他们会说出自己的职业是什么,尽管他们已不再从事这一职业。”

“我们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说,因为他们不想被人认为老了,不中用了。有一个人说,‘我不想被人看作是昨日黄花,我想要如日中天。’”

Image caption 诺贝尔奖获得者埃德蒙·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已经八十多岁了,完全没有放慢节奏。

“工作的奇境”

阿玛贝尔教授和我在一场诺贝尔基金会主办的活动期间交谈,活动上诺贝尔奖得主和其他专家正在讨论老龄化的未来。

埃德蒙·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如今80多岁的他完全没有放慢节奏。他在马德里停留短短几日,到大学开讲座,做小组演示,接受媒体采访,行程满满。

“工作对美好生活至关重要,”他说。

“大多数人存在的意义主要源于工作。一对父母也许会在几十年间忙于抚养孩子,但不能永远如此。”

“工作对几乎所有人而言,都对发现新事物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工作的环境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地方,它是你测试自己,展现你的能力,取得成就和探索发现的绝佳场所,所有这一切都在工作的奇境中延续。”

他认为,拒绝让老年人留在这个“奇境”中是错误的,尤其是在强制退休年龄的国家。

Image caption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坚持每天写作,但是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也能像他一样延迟退休吗?

其他诺贝尔奖得主也认同这个观点。小说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同样已经80几岁,他每天从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伏案工作。

他告诉BBC,“我每周工作七天,全年无休。”

“而且我不觉得这是一份工作。事实上,写作于我是一种乐趣,即使我曾有过非常艰难的时期。”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努力好好利用这种生活,而不是浪费机会。我觉得拥有一份事业并且能够实现它是很重要的,当然也有许多人做不到。”

银发骚乱?

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在推迟退休年龄,这将在许多方面影响人们的生活。

如果你是一名作家或者经济学家,那么你比从事体力劳动的人更有可能延长工作年限。

但是,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经济学和人口学教授大卫·布鲁姆(David Bloom)警告说,如果政府和企业决定推迟发放养老金和其他退休福利,结果甚至可能导致内乱。

“我觉得每个人都还记得几年前的‘阿拉伯之春’,它与许多国家尚未能实现人们的愿望和诉求有关。”

“我认为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老年人身上。”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大卫·布鲁姆说,老年人之间的不平等可能会引起类似“阿拉伯之春”的社会动乱。

“有时我们谈起正在发生的灰发骚乱或是银发骚乱。如果你延迟退休年龄,那么原本预计将在一年、两年、三年或四年后退休的人(突然)就不能够退休了,因为你已经改变了他们能够领取养老金的年龄。”

“我们在很多国家都见过这种状况,尤其是在欧洲。我觉得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布鲁姆教授说。

他说,和那些“从事脑力劳动或是提供服务”的人不同,从事体力劳动的人没有同等的机会在六七十岁时继续工作。

“这一政策将只服务于部分人口,而忽略其他人。”

“这种不平等必须要解决,否则我们很可能导致老年蓝领和白领阶层之间的摩擦。”

退休问题是发展中经济体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政府和企业都在制定新政策以应对人口老龄化,我们许多人也在为个人和职业发展找出路。

但到目前为止,已有的解决方案少之又少。

本文是BBC和Nobel Media AB的联合制作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