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笼罩 全球化更趋重要还是走向低谷

President Trump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压力致使中美停止贸易战。

全球贸易一般来讲是个小众话题——它往往只受经济学家的偏爱,局限于报纸财经版。

但最近备受瞩目的贸易争端改变了这一切,再次强调了贸易对所有人的价值和重要性。

纵观新闻头条,人们很容易认为贸易流通的趋势正在逆转。持续的中美贸易战让华盛顿对超过3600亿美元(合2870亿英镑)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而北京已对超过11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关税。

在其他地方,日本和韩国的贸易争端正威胁着智能手机、电脑和其他电子产品的生产,而欧盟和英国则面临着英国无序脱欧的潜在破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和韩国的贸易争端正威胁着智能手机、电脑和其他电子产品的生产。

然而,从新闻头条退后一步,放长远看事情就不一样了。 2018年,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额超过25万亿美元,这是直接受美国和中国关税影响产品价值的50倍以上。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今年全球贸易增长可能已放缓至3%,为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趋势仍总体向好。

经济学家认为,一个国家与邻国的贸易越多,其经济状况就越好。国内经济显著增长的国家贸易增长数字也往往很好。

世界贸易组织(WTO)说:”允许商品和服务不受限制地流动,这种自由贸易政策将加剧竞争,激发创新并促使成功。“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公元前3世纪的美索不达米亚拉加什国王乌尔南塞引领大了贸易全球化的大发展。

从人类文明社会形成之初贸易就已存在。在公元前3世纪,美索不达米亚城邦(现为伊拉克)与印度河流域文明(今巴基斯坦、印度和阿富汗的部分地区)进行交易。

到公元前2世纪,青铜时代的希腊、埃及、巴比伦王国和赫梯帝国(现为土耳其)经常互相进行贸易,并与遥远的阿富汗做生意。阿富汗的半宝石、青金石因其浓郁的蓝色特征备受喜爱。

大约公元前1150年,这种相互联系的文明出现崩溃。这也许是第一例”全球贸易“崩塌的例子。

图片版权 BBC Studios/Gary Clarke
Image caption 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大约1334-1325BC)葬礼面具中的青金石很可能来自阿富汗。

今天全球贸易的多样性令人震惊。以秘鲁和肯尼亚等国的出口花卉为例——航空线路带来了贸易的增长,这项生意现在每年价值超过160亿美元。

或以不起眼的自行车为例。 50年前在英国,大多数自行车都出产自一个城市:诺丁汉。英国小布自行车(Brompton Bikes)公司的亚当(Will Butler-Adams)说,如今该行业的全球价值为450亿美元,它依赖于一条整合的全球供应链:保加利亚的钢圈、中国的钛原料、台湾的金属以及美国的飞轮。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全球花卉贸易金额达到每年160亿美金。

20世纪半导体芯片技术最大程度帮助强化了我们之间的联系。

据估计,西方国家的普通客户现在每天都使用40颗绕地卫星提供的服务,这全归功于计算机芯片。

虽然硅是这个5000亿美元产业的核心自然要素。90%的硅在地壳被发现,其中大部分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名为云杉松(Spruce Pine)的小镇。在这里开采一种特别纯净的石英源,再从中提取硅。

矿山经理罗尔夫·皮珀特(Rolf Pippert)说:”这确实有些难以想象,几乎每部手机和计算机芯片中都有产自这里的石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半导体技术帮助我们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现代历史上有两波漫长的全球化浪潮。第一次始于1815年拿破仑战争之后,结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于1945年后开始,现在仍在继续。今天的商品出口量是1913年的40多倍,约占全球总产量的25%被销往国外。

现在我们看到了另一个重大变化。

尽管在过去几个世纪里世界经济从农业向制造业转型,但在过去20年,服务业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目前已占全球GDP的68%。然而,国家之间服务贸易的壁垒仍然存在,并影响了经济增长。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经济学家西蒙·马卡达姆(Simon MacAdam)认为:”如果没有足够的银行、会计和保险等商业服务来支持全球运营,那制造世界一流的商品有什么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天的商品出口量是1913年的40多倍。

在出口方面,中小企业的代表性通常不足。较大的公司有更多吸收并开拓新海外市场的资本和资源,而较小的公司通常很难及时获得所需的相关信息。

但全球贸易格局的最新变化,例如全球化价值链的兴起和数字化转型,为中小企业提供了融入全球经济的新机会。

在定制和差异化产品方面的灵活性,使得中小企业在全球市场中具有竞争优势,因为它们可以响应不断变化的市场条件和日益缩短的产品生命周期。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服务业现在占全球GDP的68%。

那接下来呢? 21世纪初的前几十年被认为是”亚洲世纪“。尽管批评家可能会引用周恩来经常被争议的话:”现在下结论为时太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既定的交易方式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我们看到“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等新同盟的崛起,以及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等国达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议》(CPTPP),CPTPP签署国家已组合为世界第三大自由贸易区。

世界上更大的两个贸易同盟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欧盟。

自由贸易的拥护者说,尽管全球化在一些国家造成政治压力,但随着就业方式的转变,退回到简单的贸易保护主义只会恶化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

关于这一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在本月初的总结中明确提到了缓解当前贸易争端的全球重要性。

”要振兴经济增长,政策制定者必须消除协议设置的贸易壁垒,遏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并减少国内政策的不确定性。“

这些最终都和贸易有关。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