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妻子耿和专访文字实录(二)

耿和记者会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耿和在胡锦涛访美期间通过记者会呼吁奥巴马总统帮助丈夫重获自由。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早些时候接受了BBC的专访,她除了谈到了高智晟在被捕期间受到的酷刑之外,还谈及了自己与子女逃离中国的经历以及孩子们思念父亲的心情。

以下是这次专访的文字实录第二部分:

记者: 当时您做出决定离开中国,这个决定是如何做出的呢,做这样的决定是否非常困难呢?能不能您当时是什么想法。

耿和 :当时是2008年9月,孩子不能上学,我们选择了一个学校,过了一段时间学校不要我们了。为了她能上学,没有办法,我们决定离开。

因为我的家庭是以我的先生为精神支柱的。所以这种选择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痛苦的,但是为了孩子,我们必须离开。

记者:你们离开的时候没有告诉高智晟吗?

耿和:对,是的。没有。

记者:为什么呢?

耿和:我担心他接受不了。

记者:能介绍一下从您离家的那一天,一直到最后离开中国,经历是什么样的呢?

耿和:那是很平静的一天。(我先生)他出门走了,我就给女儿指定了一个位置,我就说,你出门到那里等着我,因为那时候我们家也被监视,我跟孩子想走出去不容易。

外面的人传递了一个消息,他们长期在我们家附近观察,知道中午午后警察们要吃饭,监视比较松,所以让女儿先出去到一个指定的地点,然后我和儿子过了两三个小时也出门跟她会合,就这么逃离了他们的视线,打的到了火车站。

记者:你有没有给高智晟留张字条什么的呢?

耿和:有,我留了张字条,说我带孩子上学去了,不要找我们。

记者:但是那一天,您并没有带孩子去上学,您反而带着孩子开始了一个非常艰苦而长期的旅途,这个旅途是不是很困难呢?

耿和:是的,因为我们孩子要上学,我们家庭要付出比一般家庭多的代价。这在文明社会是不能想象的事。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记者:您从离开中国前往泰国到最终抵达美国,您能不能谈一下这一旅途的经历呢?

耿和:我们是1月9号离开的,大概1月28 ,29号到达泰国的。这期间朋友帮我们就像接力棒一样。今天你带一站,明天他带一站,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所以就跟着他们走吧。

记者:在这个期间,你是住在朋友家里呢?还是说您有时候要露宿街头?

耿和:没有在朋友家住,一般都是在晚上走,晚上都在车上,摩托车上,步行啊,翻山越岭阿,都是在交通上。

记者:那么您在火车上也好,汽车上也好,摩托车也好,您有时间休息吗?

耿和:没有睡觉,都非常紧张,非常害怕。因为带我们的人,我们也不认识。语言也不沟通。所以每天就是提心吊胆,是那种不吃不喝不睡的那种状态。

记者:那么孩子们对你离开家、离开父亲的决定有什么反应?对于不能再见到父亲友什么感觉?

耿和:我没有跟孩子讲。上了火车,我跟我女儿讲,我们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要给你上学。我们这一路,没有跟孩子沟通。我们只是逃命,逃命,逃到这一站再接着逃到下面一站。我们这时候没有想,也没有想我们的未来。只觉得,只要今天不出事,就行了。每当想起女儿的状态,我们做父母的都非常的内疚。我记得女儿在医院的时候睡不着觉,她就梦到她的爸爸死了,她就说:‘妈妈,我特别想见到爸爸,我想跟爸爸说,我爱他。我从来没跟他说过这句话’。

记者:自从您到了美国之后,您有没有和高智晟有什么联络呢?

耿和:去年4月,他有一次短暂的露面,我们打了两三次电话。

记者:他跟您说什么了呢?

耿和:我跟他说, 从照片看你前面的牙齿又黑又歪,你应该去看一下医生。他就不吭气。在我再三的追问下他说,‘要是我能去看医生,我就会去看医生了’。所以我就知道他旁边有人跟着他,他没有权力选择医生。

记者:您认为从去年4月到现在,你觉得高智晟发生了什么情况呢?

耿和:美联社在今年的元月份又有一篇文章报导, 说这次他受的酷刑,比2007年受的酷刑还要厉害。

记者:那么现在高智晟杳无音讯,你一直联系不到他,你是不是心情感到特别难过?

耿和:对对对,尤其是不知道他的下落,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所以我跟孩子每一次听到这种消息,都是在网上得到的。又有酷刑了,又有迫害了。这种消息,想起来我们都撕心裂肺的。

或者,我们感觉他是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受着折磨,所以我们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一个状态。我记得有一次送儿子上学的时候我就说:妈妈学英语学的非常的慢,学得非常的着急,你要在学校好好学习。他说:我不能都学英语。我说为什么呢?他说我要留着中文,我要给爸爸讲话。

记者:胡锦涛主席前一段时间到美国访问时会见了奥巴马总统,您当时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您当时希望发出一个什么样的讯息呢?

耿和:我发出一个信号就是因为奥巴马总统当年他也渴望得到父爱。所以我想,我女儿和我儿子也深深渴望得到父爱。我想如果奥巴马总 统记得他童年时没有得到父爱的痛苦的话,他应该帮助我的孩子得到父爱。

记者:奥巴马总统有没有对您的讯息做出反应呢?

耿和:没有。

记者:您还在做一些其它的努力来让高智晟获得自由吗?

耿和:是的。我到华盛顿见了一些议员,还有一些国务院的人。我把我先生受到迫害和孩子们思念父亲的经历和状态讲给他们听。他们非常的同情,他们愿意继续帮我。

记者:高智晟最早是因为维护人权才遭到政府的拘押。您认为他这么做值得吗?您觉得他当时是不是应该这样去做呢?

耿和:我先生是一名律师,他始终坚定不移地站在当事人这一边。他尽其所能地为穷人提供免费的帮助。金钱和权力诱惑不了他,权力和黑暗压倒不了他。他不仅把律师作为一种职业,更通过这种职业向大众传播公平,正义和良知。

就是这样人民需要的好律师,中共政府吊销了他的执照,关掉了他的律师事务所,然后监视着他的家庭,把他关在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进行着酷刑。他只做了坚守着道义和良知的底线一件事,而我们家庭就要付出了这么一个沉重的代价。

耿和专访文字实录(一)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