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模式是直选典型还是民主失败?

乌坎村的基层民主直选

乌坎村的基层民主直选(2012年3月3日)

中国民政部副部长姜力周三(13日)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说,广东陆丰乌坎村的民主选举已经成为中国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过程中的典型案例。

姜力还说,乌坎的民主选举不是独有的,它已经是中国农民参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建设最广泛的实践形式,到今年底,中国将有6亿农民参加直接选举,是“世界上涉及人数最多的直选”。

与此同时,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周三在该中心网站上公布一份实地调查报告,标题是“沮丧与疲惫的乌坎”,称乌坎的现实状况实际上并不令人满意。

村民普遍失望

2011年12月,乌坎村民举行大规模示威,抗议地方官员强行掠夺土地,迫使广东省当局罕见的同意村民在2012年3月进行直接民主选举村民委员会,并开除原村党支书和村主任的党籍。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调查报告的作者Olivia Rosenman在乌坎基层直选后的一周年之际,前往乌坎村考察“乌坎模式”的发展,却发现村民们普遍非常沮丧和失望。

报告说,作者所到之处,所有村民都异口同声的抱怨说,他们当初为之抗争的被掠夺的土地,在新的村委会成立后一年的今天,仍然没有归还的希望。

土地归还村民是去年乌坎直选村委会时的中心话题,也是今天村委会议事日程上的首要问题,但是村委会成员说,他们无法也无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有决定权的是上方领导。

在乌坎村直选出村委会后几个月,村民就开始对村委会不满,去年10月,村委会成员之一庄烈宏宣布辞职。庄烈宏在当选时曾承诺,一定要为村民收回他们被官员强行掠夺的土地。

他在辞职会上说,他不想留在村委会的原因是自己与村主任林祖鸾以及其他村委会成员之间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不是个人矛盾,而是想法和观点不同,所以无法一起工作。

民主失败了吗?

这一分裂的现状与2011年乌坎村民大规模抗议示威时的坚定团结形成鲜明对比,现在村民们发现,任何要商讨的事情都会陷入僵局,甚至在如何使用现有的土地问题上都无法达成一致。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的报告说,中国大陆农村类似乌坎的土地纠纷层出不穷,每年有4百万农民的土地被政府夺走,报告引述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孙立平的估测说,2012年中国因土地问题导致的老百姓示威抗议行动至少发生了18万起。

许多人认为,乌坎模式是解决官民土地纠纷的一个办法,基层民主直选手段会有助于扭转农村大规模抗议的局势;但是在乌坎村内,在至今拿不回自己土地的村民看来,这种希望最多只是一个远距离的愿望。

Olivia Rosenman在报告中说,她在乌坎村问及那些大篇幅抱怨土地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村民是怎么看民主问题的,得到的却是不屑一顾的回答:“我对这个不太知道。”

最近数月乌坎又成为人们的关注焦点,今年2月底,路透社发表了一篇关于乌坎基层民主选举的深度分析文章“乌坎起义的幻灭”,近来也有网民问:“乌坎的民主失败了吗?”

更开放更透明

Olivia Rosenman在报告中认为,乌坎的民主进程虽然很小很慢,但还是在向建立一个更开放、更透明的领导班子的方向进展,所以不能算已经失败。

一些村民说,现在的村委会至少能重视村民关注的问题;而报告作者也在村中小学的墙上看见一张操场跑道翻修工程负责人的名单、联系电话和工程造价的预算,作者认为,这在中国是很罕见的透明管理。

但是乌坎村脆弱的民主实验越来越艰难,也让民主选出的领导人感到精力不支,负责乌坎小学操场跑道翻修工程的村委会成员之一杨色茂告诉报告作者,过去一年中的责任和挫折使他身心疲惫,“近乎崩溃”,所以他不准备再当村民代表了。

报告虽然认为杨色茂所经历的失望、沮丧和疲惫是乌坎村精疲力竭现状的缩写,但最后还是引述杨色茂在一封信中的话说:“乌坎村正在循序渐进开拓民主路程,稳定社会局面,创造下一届村委会选举的良好环境。”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