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考六四事件试题受学界赞赏

香港学生出席维多利亚公园烛光晚会悼念六四天安门学运死者(4/6/2012)

考题要求学生解释香港人参与六四事件烛光晚会等活动的原因。

香港高考通识教育科考题要求考生评论香港民众悼念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和香港泛民议员“议会拉布”抗议,引起议论。

据香港媒体报道,本届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科试卷中出现了这两道考题,不少考生在考试结束后说,他们担心答案不符“官方立场”。

教育界和学界评论人士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则认同考试部门以政治敏感事件入题,呼吁考生们无需自我审查。

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星期四(4月11日)向媒体记者保证,考生的政治立场不会影响评分。

吴克俭说:“通识科着重学生的多元角度去探究议题,然后建立独立个人思考,以及分析事物的能力,而作出持平及合适的判断。只要学生提出合理论据,言之有理,他们可以在不同立场上,都不影响评分过程。”

今年是香港第二年举行新高中学制下的中学文凭考试。香港考试及评核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属于必修核心科目的通识教育共有75512名中学六年级学生与自修生报考。

“政治敏感”

这次通识科考试在星期三(10日)举行,分全部题目必答的卷一和选答的卷二,设中文和英文两套试卷。

"我想同学应该是有一个想法——他要回答得跟政府的立场一样才能取得高分——但通识科其实是要求学生应该有一个立场"

张秀贤
香港学民思潮发言人

在卷一中,考题要求学生们根据一幅漫画来解释香港政府对泛民主派提出反对意见的态度,以及泛民议员透过在辩论中拉布来阻止法案通过是否损害了香港民众利益。

卷二让学生在三道考题中选择一道,并以议论文形式作答。其中一道考题要求学生解释为何香港民众会参与每年举行的六四事件悼念晚会、到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抗议日本主权宣称,和在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捐款赈灾。

这道考题还要求学生评论“参与国家大事”会否加强香港民众对中国的“国民身份认同”。

通识科教师王庭轩是属于泛民主派阵营的教师工会——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的理事。他对BBC中文网说,让政治事件入题是一件好事,可以让学生有更多机会认识政治。

王庭轩说:“因为这些事情影响了很多香港人,作为一个学生,他还是应该要对这些问题有一些理解。”

去年香港发生国民教育课程争议,民众多次集会要求港府撤回课程,学生组织学民思潮是主要组织者之一,其发言人张秀贤因为随后在第一届中学文凭考试取得通识科最高等级的5**成绩而知名。

张秀贤向BBC中文网指出,香港此前已曾出现与六四事件有关的考题。

在2009年旧学制下举办的香港中学会考中国历史科考试中,考生被要求回答六四事件发生的时间,以及回答当时中国总理的名字。中国历史科属于选修科目。

“关心政治的同学对考题应该较有把握,但是有些同学不关心香港政治——比如议会拉布和六四事件——所以他们在大题目(卷二)里面有一定的困难。”

“公正评卷”

去年爆发的国民教育争议让不少民众开始关心学校教育被亲北京意识形态渗透的现象,例如是教科书里面如何描述一些富有政治争议的历史事件。

香港中学文凭考试通识教育科试卷中有关香港政治的漫画(香港电台图片10/4/2013)

试卷中还有考题要求学生评论香港的政治生态。

据香港报章报道,不少考生担心评卷老师与自己的政治立场是否一样,对自己的答题表现感到担忧,也有考生认为自己不熟悉政治,以至于担心“把前途押上”,而避开了这份考卷中有关六四事件的考题。

张秀贤对BBC中文网说:“我想同学应该是有一个想法——他要回答得跟政府的立场一样才能取得高分——但通识科其实是要求学生应该有一个立场。”

王庭轩说:“学生不应该这样想。在通识科里面学生只是表达自己的立场,有足够的论据去支持自己的意见就可以,不用担心他的立场是不是跟政府一样。”

张秀贤补充说,香港高考答卷都由两名教师批改,因此他完全不担心评卷员的个人政治取向能左右考生获取的分数。

香港自2009年起实施新高中学制,原有供中五学生应考的香港中学会考与中七的香港高级程度会考合并成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供中六学生报考,其成绩将是申请四年制大学学位的重要依据。

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强调,主管文凭试的考试及评核局是一个“专业和独立的机构”,考题均由考评局会同学科专家拟定,教育局并不参与出题。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读者反馈

支持,历史需要独立思考,香港要利用自己的文明优势来影响大陆的文明进程,不要把问题局限在几袋奶粉上。。。Philips

通识试题【评分准则】是【不应该】【预设立场】的,包括【政治立场】,否则会【扭曲】通识课程的【意义】。只要学生立论【清晰】,理据【充分】,举例引述【得当】,【符合逻辑】的分析,表现【观察入微】的能力和对事理的【深广认识】,便足以考获优异的成绩。 【问题出在】眼前香港的【政治氛围】,有猪狼互斗【在前】,有所谓爱国爱港喧闹之声【在后】,【加上】689上场后的礼崩乐坏和中共在【教育界】的公然渗透,考生面对【政治敏感】的题目时,很自然会【手足无措】,对评审员的身分及【取态】有否【意识形态】的裁量【心存忐忑】 。虽说六四事件试题受学界【赞赏】,但考生在是非对错落墨前却要作出一个【估算】的【抉择】。孟光, Hong Kong

我认为许多考生回答政治敏感的问题时感到压力, 主因不在于拿分多少, 而是疑虑他们的答案, 将来可能成为政治审查的证据, 尤其是如果考生希望将来当公务员.考生回答有关问题时自我审查, 是出于保护自己, 以防万一. 试想想, 如果他们表示支持六四平反, 不接受中共一党专政, 岂不是变成"不爱国爱港", "与中央对抗", "有港独思想倾向" ...等等?!归根究柢, 香港人很难信任一个已被中央操纵的特区政府, 所以吴克俭的话无助考生释疑.香港仔, 香港

题目出了就出了,香港自诩民主社会,谈些许争议话题有什么奇怪?真正奇怪的是,香港没有政治课,那么在一份大学入学资格考试的试卷中引入政治话题是否应该?学术掺入了政治,对真正有志于做学问的学生是否公平?DI

89民运过去已经24年了,当局一味想让国人遗忘这一民族悲剧的做法最终将证明是不成功的,作为一个因此而遭受牢狱之灾的事件的亲历者,我认为香港教育界把六四事件作为历史题材纳入高考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历史永远不会被遗忘,否则青年的人格就会断裂,而青年正是民族的希望与未来!任何的愚弄历史和人民的人将证明其自身才是真正的愚者!黄道谦, 中国浙江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