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中国梦”是拼搏还是赌博?

习近平

习近平去年11月当选中共最高领导人后提出中国梦

中国新一届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中国梦”的概念并将其作为官方话语的新关键词。作为政府口号,“中国梦”的意义非常广泛,但是官方声明中却总是强调对国耻的记忆与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的崛起。

新的中国梦应该是“人民的梦”。《人民日报》最近的一篇社论说:中国梦是“‘宏大叙事’的国家梦,也是‘具体而微’的个人梦。”

“中国梦,最终是由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个体梦想汇聚而成。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

然而与官方号召人们努力工作实现梦想不同,不少中国民众通过赌博来实现他们的梦想。赌博,以及一些类似赌博的活动,已远远不能被视为中国新繁荣的副效应。相反,赌博已成为中国政治经济的一个特征。甚者,普通民众已不知不觉地被迫参与赌博以实现他们的梦想。

中国的赌博

在毛泽东时代,博彩、投注以及外围下注都被严令禁止。参与这种“封建”和“资本主义”活动的民众将被揭发甚至入狱。然而,改革后随之而来的政治自由化和经济增长,促生了多种形式赌博的传播。麻将,扑克,作为市井的赌博方式依然火热。与此同时,网络赌博市场逐渐成形,介于合法与半合法之间的赌博市场从澳门传入,在边境地区也流行起来。无论是在足球比赛,商品市场还是股票市场,赌博的影子无处不在。

在许多中国农村地区,赌博是主要的娱乐活动。除了小赌注的扑克与麻将,一些大赌注的赌博也同时存在。在一些地区,非法六合彩猖獗。严重的地方,全村参与投注,许多村民因此倾家荡产。

合法的投注和福利彩票也增长迅速。澳门(中国唯一合法的赌博地)的赌博收入在今年三月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点。

在中国其它地区,高赌注的赌博是被禁止的。但是在诸如股票市场与房地产市场的一些商业领域,投机而不是投资,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本质上来说,这些商业行为,与低赌注的麻将与扑克相比,更是一种高投资高风险的赌博。

投机

薄熙来

中国的政治也有类似赌博般的风险,“跟错人”、“站错队”则有很大风险。

在中国证券与房地产市场,许多投资者交易是以短期利益,也就是投机为目的。当房价在诸如北京和上海的大城市迅速飙高时,政府通过诸如对房屋所有权的限制和增加购房者的税收负担等措施努力限制投机行为。

但是房地产市场的根本问题是地方政府掌握了资源分配的权利并控制了市场。通过内部交易,官员(抑或是他们的亲戚朋友)能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买入房产并兑现巨大利润。同时普通民众也通过各种渠道努力获得内部信息以买到低价房产。无论如何,在中国急速发展的房地产市场中,潜在投资回报已远远超出了固定的薪水,甚至是公务员的薪水和福利。

赌博行为在中国的证券市场也许体现的更为明显。中国的证券市场在九十年代早期建立并快速发展。与房地产市场一样,由于法制与规范的不健全,两者同时具有不稳定的特点,这也直接导致了其中巨大的风险回报。在证券市场,政府参与和内部交易也屡见不鲜。

观察者指出政府对于抑制投资者“赌博”行为的努力到目前为止只取得有限的成功。与房地产市场相似的许多问题依然存在。普通民众试着通过正式渠道和与证券公司以及政府官员的个人关系获取信息。与此同时,官员和基金经理也常常无法抵御利用内部资源谋求私利的诱惑。

政企牵连

政府与企业界的私人关系网促进了房地产与证券市场的不稳定性。同样的关系为政界和商界人士进行一系列寻租行为提供了可能性。也正因此,对于这些市场许多抑制投机的措施往往流于形式并且具有误导性。

基于同样的原因,政府在限制非法赌博上的努力也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依照官方的说法,高赌注的赌博与妓女和毒品(黄赌毒)一样被认为是不道德的与品质恶劣的。同时,这些半合法的娱乐产业与当地政府的紧密联系也已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

女孩笑

什么是中国梦难以界定,每人或许都有自己的梦。

准确地说,这些联系在反对官员腐败的运动中被暴露出来——正如文强的事件所示。文强,原重庆公安局副局长,在2010年被逮捕并判处死刑。对其指控中的其中一项为包庇纵容经营赌场与妓院的黑社会组织。

许多重庆普通民众推测,如果文强确实包庇纵容重庆的黑社会势力,党内与其有联系的官员必定对其行为有所了解。因此表面上看起来党和政府在打击腐败,事实上文强也只是在另一个赌桌上的输家。

“关系”的赌博

这个赌桌不是麻将桌,而是中国的政党政治游戏。在中国政治的赌博中,赌注不再仅仅是钱,而是权力与政治前途。也许把政治与赌博类比有些夸大,但事实上如果赌博被定义为一种低投入,高回报与高风险的游戏,那么中国的政治在许多方面就是赌博。

在中国官场,如果你想得到升迁,你并不需要高深的专业知识,也不赢得广大民众的支持,关键需要跟对领导并做好一个人的工作。

与学习专业知识或满足民众的需要相比,谄媚的成本是很低的。但是,收益却是巨大的。但问题是,政治赌博的风险也是很高的,如果“跟错了”领导,那么结果将不仅仅是损失了钱而已,在最不妙的情况下甚至会入狱或丧命。

这样的例子不仅发生在文强的身上,而后也发生在打倒文强的薄熙来身上。薄熙来去年被撤职的事件成为了中国近年来最大的政治丑闻。薄无疑是近年中国政治赌桌上最大的输家;薄倒下后,一大批与其牵连的同僚与盟友也相继入狱并被清算。

在中国,各行各业怀揣梦想的人为了实现他们的梦想,都不约而同地参与了赌博。农民打麻将,城市居民炒股炒房,官员则玩着政治游戏。

当然,依然有那么一小部分保守的民众,他们没有梦想,不敢参与冒险,每日勤恳工作,换来的却是少之可怜的薪水。如果他们是农民,则不会富裕;如果他们是市民,则成为房奴车奴;如果他们是官员,则政治前途黯淡。

在不公平竞争环境下,对于处于资源占有优势的群体来说,赌博,为其创造了快速获利的渠道;而对于处于资源占有劣势的民众来说,赌博,也成为其改变命运,摆脱生活窘境,获取竞争优势,最终实现个人梦想的最佳途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许多中国民众被迫参与了赌博。

“中国梦”也许会成为中国新政权中最重要的政府宣传词汇。但是正如一些中国学者指出,“没有实质改革谈何中国梦?”。不然,“中国梦”仍将是一个千千万万个个体被迫参与赌博才得以追求的个人梦想的集合。

本文作者:石汉博士(Dr Hans Steinmüller),伦敦政经学院人类学系讲师,中国比较研究硕士学位课程主管;张远博, 伦敦政经学院人类学系中国比较研究硕士。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问题存在,也不必刻意夸大,中国梦上只要努力了一定会实现,就是赌也是一盘必赢的梦。希望在前方, 中国湖北

让他-个人做梦去吧。liuyang, zhongguo

中国人一直在噩梦中度过,又一个8年的梦,不知道中国人是否能在噩梦中惊醒是最主要的,如果醒不来,中国人只有生活在噩梦里啦.未署名

本文作者并不深入了解中国民情,却义正言辞地将其作为论据。“在许多中国农村地区,赌博是主要的娱乐活动。除了小赌注的扑克与麻将,一些大赌注的赌博也同时存在。在一些地区,非法六合彩猖獗。严重的地方,全村参与投注,许多村民因此倾家荡产。”我是大学生, 却对这种现象闻所未闻,即使有,也应该是少数,而不应该放在此种大环境背景的文章里讨论。谢谢!刘兴跃, 中国南京

习近平提出中国梦,很能抓住中国人的心,人民对执政党的腐败深恶痛绝,但对比西方及日本对中国的欺凌,和一心要分裂中国,中国人民又能有什么选择?!中国人民心中有一个信念,就是把中国建设成世界上经济及军事第一大国,不是为了侵略别国,而是一定不能再被别国及集团侵略!为了这个信念中国人现在吃点苦,没有人权和自由都能忍!未署名

本文作者用赌博,投机的角度剖视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未尝不可,可是要首先说明,中国这场所谓的“赌局”,与由美国政府及华尔街领衔操盘的那场“赌局”相比,无论是盘口之大小,仰或是对世界之破坏力,都祗是小巫见大巫!长远来说,赌徒与投机者的胜算不在于好运气或眼光独到,而是在于坐盘与操盘的能力。作为这场名为“中国梦”的赌局的操盘手,习近平看来是拥有一个不错的开局。将来还得看他是否有能力,整治党内/外(政治及经济上)大大小小投机份子的同时,而又不致于让中国共产党输到倾家荡产。既然中国实行共产党一党专政,那么习近平本人既是操盘手,也是最大的赌徒。如果他敢于对中共的腐败进行“建设性的破坏”那么他在这场睹局上,无论输或赢都会名流青史。香港仔, 香港

【中國夢】乃習近平甫登場向全國人民勾劃出的一個【希望滿滿】的【宏大願景】,冀能在舉國貪腐民怨當道的氛圍下【開創一個】似有還無如幻似真的【遠景】,使人民【寄予】一種【重新出發】的【厚望】。畢竟夢要【成真】,單靠偉大的藍圖與抱負是不夠,還須【坐言起行】【劍及屨及】才成。可是【這邊廂】說罷中國夢,【那邊廂】卻【宣示強調】一黨專政【不變】,三權分立【免談】,【瞬間】人民期待已久的民主人權法治之夢馬上【破滅】,多麼的【荒謬】!如此的【中國夢】,倒不如說成是習近平【個人】的【權力夢】,推而廣之也只不過是中國共產黨【一黨營私】之【夢】。如此信誓旦旦的【中國夢】,豈不成了【欺騙人民】的【美麗謊言】?孟光, Hong Kong

想不出什么理由,只能说,缺乏信仰,连传统的孔孟之道都被消灭后,这个民族就会肆无忌惮地玩游戏,只是太激烈了吧!Philips

说地非常好!未署名

不是香港奶粉好而是中国人民面对国内制度失去信心,不评断过去,展望新领导层菬实反贪污有决心句marco china, hongkong

大而言之,小而言之.........!郁闷与快乐, 中国

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投资生意是高风险的行为,知道自己没什么才能,属于弱势群体,但是有个梦想要发财,没什么办法只好投资在六合彩上,明知道是高风险的玩意,但是还是要投注,希望有一天摇身一变变成富豪,但是彩池小的我不投注,要等到彩池上千万才投注,这是我的原则。我在发白日梦,哈哈!!!看看想想

刚刚同学给我发了连接,他很担心,似乎怕中国官方会屏蔽掉这个连接,事实也确实是如此,虽然是以防范欺诈为借口的。我想奋始皇六世之余威可能也就这样吧,所以如果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你有什么权利说我自食其力,中国人只能以物赎身而已,或明或暗的用劳动成果向中央赎买自由。或者说中国的物质收入再分配是以中央为中心,以忠诚,效率,关系等多元规则下进行的。想想确实和赌博相似,在赌桌上我们一样先,把钱交给庄家,然后再碰运气的。集中的权力,集中地资本早就了赌博式的分配方式。我们该想想到底是什么让这样的制度存在,并被拥护。龚易, 曼彻斯特

用狗血淋头或打棍子这种专治"中国梦"的秘方。一九六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他在《前线》发表了一篇叫做《专治"健忘症"》的杂文。在这篇文章里,他用了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辱骂我们党"自食其言","言而无信","装疯卖傻,不堪信任"。这篇文章,一派黑话。既然是"黑话",当然是见不得太阳的,因此,邓拓扬言这是一篇谈医说病的文章。这是弥天大谎!让我们剥开皮来看看吧。

文章引了《艾子后语》中一则故事,据说,齐国有一个人得了健忘病,去请"滑稽多智"的艾子治病,刚出家门几十步,自己的屋子、自己的老婆就认不得了,甚至连自己刚拉的屎,都不认得。邓拓说,这是"健忘症的一个典型病例"。邓拓还编造了"专治健忘症"的所谓"积极的"方法:一是用狗血淋头;一是用棍子打击病人头部,使之休克,然后再把他"救醒"。遍查医书,找不到用狗血淋头或打棍子这种专治"健忘症"的秘方。狗血淋头、打棍子,这明明是政治手法,那里是什么治病的药方?efgh, china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新闻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