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流亡西藏舆论风波与政治争论

ngape jigme
Image caption 自由亚洲电台开除其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引发的争议暴露了流亡藏人内部的政治分歧

藏人女作家唯色虽然身在中国,但她的博客“看不见的西藏”却被翻译成多种语言,读者遍布世界各地,因此她被认为是“以一人之力,对抗巨无霸的国家宣传机器。”

今年3月8日,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同克里国务卿一起宣布唯色成为2013年国际妇女勇气奖得主之一。

唯色的巨大影响力说明藏人命运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同情。但另外一位西藏媒体人的遭遇引发的争议,则暴露了西藏流亡政治的另外一面,即西藏流亡社会内部长期存在的政治争论,其中包括面对中国强大压力藏人流亡社会如何兼顾传统与现代化,团结共存与民主辩论的问题。

一直关注西藏问题的中国流亡作家茉莉对BBC中文网表示,由于时代的变化,西藏流亡社会内部存在的一些矛盾开始显现出来,最近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被解雇事件暴露了这些矛盾,其中主要有“中间道路”和反对“中间道路”的矛盾,有传统权威和现代启蒙派的矛盾,这都牵涉到藏人内部的民主问题,以及对不同意见的宽容问题。

政治立场

2012年11月1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突然被解雇,在此之前,一位著名的藏人评论员嘉央诺布的节目也被突然终止。晋美对BBC中文网说,他在事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解雇通知,然后由公司的人“陪同”(escort)离开办公室。当时他没有得到任何解释,至今也没有得到电台管理方的解释。

自由亚洲电台对BBC中文网的问询答复说,不讨论其内部管理层的人事决定,但强调相关决定(开除晋美)并非受外界影响而作出,也不是为迎合某些外部的团体和个人而作出。

她说当初她在西藏也被中共当局开除过,但那次还有汉藏官员出面“和颜悦色”地做了解释,似乎“共产党官员相比还坦诚些”。她认为自由亚洲藏语节目以其独立,平衡和多元的媒体价值在中国藏区获得巨大影响,这同晋美的新闻理念分不开。但如果这成了除去他的理由,那肯定是由于某种“在民主社会应该是上不了桌面和见不得阳光的”的原因。

继唯色之后,一些流亡藏人及长期支持西藏的知识分子纷纷在唯色博客上发表看法,表达他们对自由亚洲电台解雇晋美的不满,并高度评价晋美的人格及其工作成绩。这些知识分子中有美国女作家Maura Moynihan、流亡瑞典的中国女作家茉莉。

“讨论禁区”

Image caption 唯色首先对晋美被“毫无理由”被解雇表示不解

在美国的藏人作家嘉央诺布则更直截了当,他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藏语部编辑的独立性令西藏流亡政府不快。他说,流亡政府前任总理在任期内曾拒绝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采访,并且指示内阁部长和秘书也拒绝采访要求,理由是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允许“反对”西藏流亡政府的人表达看法。

被解雇的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认为,在西藏流亡社区存在着许多讨论的禁区,谁要触及这些禁区,就可能会受到谴责。他认为这会限制流亡社区的发展和进步。

去年阿沛·晋美被突然解雇后,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国会外交事务小组委员会主席罗拉巴克曾致信自由亚洲电台负责人,询问长期担任该台藏语部负责人阿沛·晋美被解雇的原因,他说“我有理由认为他(晋美)是由于政治原因突然被解雇”。

罗拉巴克还致信给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桑盖,强调说:“我不容忍你和你的同僚剥夺藏人享受由自由亚洲提供的开放讨论和自由交换信息的任何做法。”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发表声明回应罗拉巴克说,关于他干预自由亚洲电台人事变动的说法毫无根据,并坚称自己同晋美解职事件无关。

政治透明

一直关注此事的中国传媒学者毕研韬说,自由亚洲藏语部主任被解职后数日,唯色就发文质疑,但随后藏人社区为了维护西藏流亡运动的形象,自去年底就不再公开讨论晋美事件。

嘉央诺布说,反对自由亚洲藏语部提供独立报道的人促使达赖喇嘛年初在印度南部举行的一个宗教仪式上,对藏人记者作了训诫,不让他们再讨论晋美被开除的争议。因为在晋美被自由亚洲电台突然解雇后,电台藏语部几乎所有员工都联署致信表示忠于并支持晋美,并敦促电台负责人继续让他留任藏语部负责人。

日前美国印地安纳大学的西藏专家史伯岭(Elliot Sperling)教授在《西藏政治评论》发表文章说,阿沛·晋美被解雇引发愤怒反应令始作俑者感到意外,从政治活动中隐退的达赖喇嘛都决定利用其权威和影响平息对此事的不满。1月26日达赖喇嘛在印度蒙德戈德的一次闭门会议中对西藏记者表明他赞同流亡政府对晋美主持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的不满,并且表示支持电台开除晋美。

据史伯岭说,达赖喇嘛的声明还涉及自由亚洲电台有争议的负责人刘仚(Libby Liu),说她对西藏所作的贡献大大多于晋美。

嘉央诺布认为,晋美解职争 议及其引发的讨论暴露了西藏流亡政治缺乏透明的问题,对年轻一代流亡藏人有教育作用。他认为西藏流亡政府为保持现状,把避免冒犯北京作为手段,甚至不惜排挤支持西藏独立的流亡人士。

在晋美看来,在西藏流亡运动面临诸多挑战之一是,西藏流亡运动今后走什么道路问题,是继续政教合一,还是走民主道路?如果走民主一途,又如何维系分散在世界各地十几万人的对运动的忠诚?如果还保持过去的形态不与时俱进,如何又能保持对西藏本土有吸引力?

读者反馈

一位研究印第安语言的巴西教授,在他的书中有一段对话,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作者问年轻的印第安人为什么学葡语而不学习母语tupi-guarani?年轻人回答说:”为了跟白人说话“。教授又问:"为什么要跟白人说话?"年轻印第安人说:”为了跟他们做买卖“。多么素朴真诚的答案!我喜欢告诉那些高喊”保存西藏传统语言文化“的人:如果你真爱西藏人,就帮助他们发财致富,改善生活,别让他们永远扮演着”动物园里的飞禽走兽“供你们”文明人“观赏或美其名作”文化研究”!那太虚伪,太不道德,也太残酷了。xu jieyuan, 巴西圣保罗

过去,西方媒体因同情弱者而偏袒流亡藏人,但历史会告诉你们:北京和达拉萨拉都在混淆视听,双方都不可信。<strong>真相, 美国</strong><br/>

藏人的前途让人堪忧。政治与经济、传统与现代、今生今世与来世来生。充满幻想,以虚拟构想西藏的未来是不现实的。几百年来的供施策略毁坏了西藏作为国家的根本结构。作为一个藏人,能不能为这个世界添砖加瓦应该作为首要,而不是能不能为世界祈祷。因为祈祷了仅几十个世纪,藏人也没有什么起色。藏人最主要的不是怎么去说,而是怎么去做。起码能为你的汽车增加一根螺丝,为咱们金顶的大堂填一块自制的砖,给释迦摩尼金一片自制的金箔,制造一枚你所使用的电话上的电池都是好的。可是,古今中外有一个这样的人吗?所以接受现实,在现实中锤炼,用手去做,而不是用嘴去说,才是藏人应该首先要做的大事。<strong>达娃旺欠, 欧洲</strong><br/>

早就说过,西藏由于地理交通的限制闭塞而封闭,甚至落后野蛮,汉族人的到来一方面给当地带来了现在文明之火,但也冲击着当地固有的文化和传统,甚至冲击了落后野蛮的风俗。这就给汉藏两族埋下了不和谐的种子(就像当年白人与印第安人的冲突一样)。但是冲突归冲突,在中国境内的绝对多数藏人还是明白要致富还是得靠汉族人,就像内蒙的蒙古族人是绝对不希望和外蒙合并的。因此无论藏独分子在海外叫嚣得多么厉害,其实在国内在西藏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市场(特别是藏族平民).民主呼,不民主

贵网因这篇报道而令世人敬仰!媒体人, 广州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