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刊发文称宪政属于资本主义

Image caption 《红旗文稿》指宪政属于资本主义,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

中共机关刊物《求是》杂志属下的半月刊《红旗文稿》刊登署名文章,指出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而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

文章的题目是《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而文章的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晓青。

文章一开头就表示,近来中国社会上和学界有关“宪政”的呼声抬头。一些人还提出在中国实行西方宪政的基本理念和基本主张,认为“中国梦即宪政梦”,甚至还有人论述了“社会主义宪政”的概念。

但杨晓青则认为,“宪政”不属于中国共产党推行的“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

两种制度比较

文章还就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的架构进行了详细的比较,例如: 宪政以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为基础,而人民民主制度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

此外,作者认为, 宪政实行议会民主政治,主张主权在民,并通过由不同政见不同利益集团的人组成不同政党来实现。而中国的人民民主制度下,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是选举的民主和多党政治协商的民主相结合,真正实现了“人民主权”原则。

作者还指出,宪政实行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国家政权体制,而 人民民主制度下的国家政权体制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并认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体现中国国家性质的最好形式。

文章进一步表示, 宪政实行“司法独立”和“三权分立”,但人民民主制度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负责监督宪法的实施。司法机关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依法独立行使职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公民个人的干涉,受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和罢免。

作者在文章中说, 宪政实行军队“中立化、国家化”。依据宪政理念,军队或一切武装力量均应为国家所有而不能听命于某一政党。而人民民主制度下的人民军队接受共产党的绝对领导。这样的军队不可能是“中立化、国家化”的军队,共产党不可能放弃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权。但这样的政权也就不可能是宪政的政权。

作者承认,西方宪政民主法治在历史上曾经是进步的制度和理念,但却认为“宪政作为完整的制度架构并没有普适性”,而且“其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并不适合社会主义国家”。

“宪政未必是民主”

文章认为,西方宪政有很大的欺骗性,例如,以表面上全民的自由民主掩盖其实质上只是资产阶级的自由民主,只是资产阶级的专政。其次,宪政标榜三权分立,互相制衡。但现实中,三权分立并不是真实的。

文章最后总结说,中国推行的人民民主制度绝不可以称为“社会主义宪政”,因为人民民主制度与宪政是两种本质不同的政治制度。此外,  宪政不符合中国的国情。

文章特别强调说,依宪治国不是实行宪政,并指出,民主国家未必是宪政国家,有宪法未必有宪政,而宪政国家也未必是民主国家。

网民评论热烈

就《红旗文稿》的这篇文章,不少网友在微博上纷纷发表评论。

在新浪微博上,署名“海伦民”的网友表示,“ 看来高层从来没想真正实行法治,法治、民主、宪政和人权口号,一是矫正文革极端,用来平息民怨;二是入世奥运攻关,用来忽悠老外。这些目的已达到,便恢复真实面目,倒退和逆转,不过是改革者的错觉。”

另一名网友“一万公里通票”认为,“这篇文章充分体现作者读过经典理论但由于种种原因采用摘取马恩只言片语作为论据来为官僚统治辩护的复杂思维以及由此带来的说理贫乏内容空洞反而展示了潜在对宪政的支持和拥护”。

网友“我卖糕的2012”表示,“中国一切负面问题的根源就在没有实行宪政。现在有人公然叫嚣宪政不符合国情,但又不能真正解决日渐严重的社会危机。要么宪政,要么断头台,请准备一条黑路走到底的诸公晚上好好寻思寻思。 ”

还有一位网友“翟baiyou”则指出,“人大法学院杨晓青教授的这篇文章,我的观点是,以往总是西方人将我们看的意识形态化,现在是我们自己把西方看的意识形态化。宪政的核心是民主、法治和人权,宪政主张限制政府的权利以保障公民的权利。如果非要给民主和人权带上资本主义的标签,那就是在套用自己的意识形态去掩盖现实。”

你对杨晓青教授的这篇文章有何看法?你是否赞同“宪政”是否只属于资本主义而不属于社会主义呢?你又如何理解“宪政”的意义?欢迎你在此发表意见。

读者反馈

据我所知, 国内一些行业不是 "非法经营", 而是 "无法经营" 例如广播电视行业. 中共为了方便管治, 保证党对言论的绝对控制, 干脆不立广播电视法, 用行政指令, 规章取代算了. 换言之, 连人大这个立法橡皮图章都省得使用.若说人大与政协是社会主义民主集中制的基石, 那么面对着中共的无法无天, 又能发挥多少作用, 能有什么作为?<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实事求是,不是毛一个人的思想,但毛泽东之所以犯那么大的错误,自己没有遵循实事求是,改革开放前走了很多弯路,但不是没有政绩,如:基本统一中国、二弹一星,确立大国地位,十一届三中全会谈到这些。

<strong>huzhipeng </strong><br/>

希望这不是他的本意,更希望他不要把国家变成靠红色恐怖和谎言盖起来的活火山,顺应民意,踏踏实实做事情才是上策,比说不清道不明,换来换去的梦要好。同毫无生机的党捆绑起来,被红色权贵所左右,那一定会成为人民的敌人,要想拯救共产党,必须像蒋经国一样扶植起来另一个可以平起平坐的党,凭本事竞岗执政才是人间正道。

<strong>tjj, CN</strong><br/>

习近平处于转折时期,不能过激,有左派还有右派之争,刚刚接手权力,屁股还没有坐热,怎么可以轻易动手?他先安抚左右两派,然后再动手改革。他不能学习王安石改革失败的教训,还有清朝北洋运动失败的教训。还有赵紫阳的失败。在稳定的情况下进行适当的改革这就是习近平的实干理论。还是让我们走着瞧,目前还是要社会稳定才是主要的。习近平怎么会看不到历史的发展趋势呢他曾经也是个下面的人。他曾经也在基层工作,他一定能看到现实的东西。一个伟大的领导人首先应该是一个哲学家。做习近平我觉得是很难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容易做。

<strong>雷春辉, 中国襄阳</strong><br/>

說了半天都是為一黨專政化妝既背離了馬列更拒絕民主架構再創歷史神話真偉大。哈哈<strong> linghinlin </strong><br/>

文章的作者偷换了一个概念,他所说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能够保证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吗?这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控制在党之下的。如果真正如他所说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公正的,那么这个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不会允许任何人脱离法律的约束。那么请问:中国的现行法律条文里,哪一条是管党的?党,可以违宪,而没有相应的追究制度。中国的宪法也自称是最大的法,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但它没有规定,党违法了怎么办。而且还公然些上了一条:坚持共产党领导。<strong>陈杰, 中国长春</strong><br/>

宪政属于资本主义和由此而来的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但不属于封建社会,宪政是低级社会与现代社会的分水岭,是结束封建社会最基本的标志。中国是一个改良的封建社会,需要接受宪政,进入资本主义。其自镶的社会主义,是骗人的把戏,挂着社会主义的羊头卖的是封建专制的狗肉。当前需要的正是宪政去结束几千年的封建官僚制度,真正把中国人民解放出来。<strong>tjj, CN</strong><br/>

此乃春桥文元同志大作。文革的战鼓真的响起来了!<strong>dan, usa, leawood, kansas</strong><br/>

《红旗文稿》的文章,高度肯定眼前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就是最优越,最合适中国的国情,整篇文章的论调与《七不讲》巧妙地相互呼应。期待【中国梦】会给中国带来宪政改革,该【梦醒】了罢。<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我只想说一句,中国的学生们,有条件的不要在中国上大学,特别是文科,每天见出国的,上完中国的本科足矣,不要考文科的研究生。

文科的教授都是些什么人呢?不能说所有教授都想文章那个教授一样,但是在共产党集团统治的大学里,肯定是这样的人容易当上教授。

记住,指鹿为马的水平是共产党集团选拔教授,特别是文科教授的标准。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崇拜权力是这些教授的主要特征。

你跟这些教授能学到什么东西呢?你若;执迷不悟还考共产党大学的研究生,我只能说你的智商根本不适合上学,你还是别上学了吧。<strong> 中国</strong><br/>

如此无耻又无理御用文人 - 还值得辩驳吗!<strong> qc5 </strong><br/>

宪政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本身都是比较好的制度设计,但是宪政是以尊重宪法为首要,不管你是何党何派,都必须维护国家这个主体,国家机器都是围绕宪法来履行职责。三权鼎立的制度设计不一定能完全相互制约,但最大限度的限制了公权的滥用。而社会主义的的人民代表大会的制度设计本身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缺乏一个有效的监督机制,人民代表的选举形式就决定了这个制度致命的缺陷。看似一人一票的人民代表选举,有多少是能代表人民的。官员,执法者在代表中占的比例如此之大,久居高位,脱离人民,何谈民意所向,给执政党传递错误的信息,又不能将执政党的好政策传递给地方,不能形成良性的信息对称传递,这才是误党误国的关键。<strong>云卷云舒, 中国成都</strong><br/>

我想说,为什么自称社会主义的人就一定是社会主义,就像作者所说,那些自称宪政自称三权分立的人也未必是宪政是三权分立一样。

无骨文人!献媚的奴才!<strong>老嫩牛, 中国 上海</strong><br/>

既然宪政是资本主义的,那么我们就走正经的资本主义道路也未尝不可。与其走虚伪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还美其名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倒不如光明正大有民主、法治和人权的资本主义。<strong>JinksH, </strong><br/>

法制,法治,平等,遵守规则的社会次序,对于当局和统治者不利,没法为所欲为。所以拒绝和恐惧遵守人类文明的规则~<strong>Alex, Shanghai China</strong><br/>

没有宪政当然好,不然,文革如何产生? 中南海有特供,毛泽东能变神,共产党永远不倒,权贵资本主义永生。 蠢人的愿景,可能也比这位教授更有理性。<strong>Xi Chen, Sydney, Australia</strong><br/>

只有宪政才能拯救中华文明中华文明兴起于封建制度,随着封建制度的完善僵化中华文明已于唐代中期走向衰败,在之后的1千多年中,这个文明已经证明是失败有毒的文明,被外族刮骨疗毒两次,结果是毒尤在,躯体虚弱不已。 到了今天还坚持封建集权,排斥宪政,尽管经济比毛时代好一点,但基本点不改,仍然会阶层利益固化,人不能尽其才,物不能尽其用,自然走向衰落,重回晚期,晚明那种虚脱。只有实现宪政才能去此痼疾,才能标志封建社会的结束,让中国人不要在欺人欺己的社会主义谎言中挣扎,给予贫民百姓应有的权利和自尊,消除权贵们的特权,进入一个科学资本主义的社会,才能真正复兴,才能融入国际社会。<strong>tjj, CN</strong><br/>

非常正确,宪政是从资本主义开始,会持续到社会主义,这是在西欧北欧所证明的事实。政治制度与公有或私有经济无关,任何国家都有公有和私有之分,在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或现在变成社会主义,其公共支配的财富远高于中国和一些没有实现宪政的国家。朝鲜公有的比例比谁都高,但他的政治制度比谁都封建,没有半点社会主义的成分。中国统治者坚持的是封建集权制,宪政就成了他的死对头,执掌权力和财富的都是特权阶层,不会向普通百姓让利的,裂痕会越来越深,最后一样像清朝,明朝被忍无可忍的民众推翻,实现新的利益格局。<strong>tjj, CN</strong><br/>

“宪政属于资本主义”,那么“社会主义”又是甚么东西?

如果中共现行的“制度”就是“社会主义”,我们宁可不要“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太丑恶!

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僚的世袭制度,就是“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那么广大的党外的全国国民又是甚么?————难道共产官僚与国民(奴隶)对立的制度就是“社会主义”?

难道中共太子党所拥有的垄断企业,就是“社会主义”经济?他们的资本又是从哪来的?————难道掠夺国民财产就是“社会主义”?

中国人民大学也太可悲了!连这种毫无逻辑思维的杨晓青居然也被聘为法学院“教授”。<strong>老张, 美国</strong><br/>

文章应该改为“宪政只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而不属于社会主义封建寡头阶级专政”。<strong>Edmond, 倫敦</strong><br/>

阅后怒火中烧!他们明目张胆地背叛了辛亥革命前后以来所有的中国仁人志士!!看来,中国是要迎接又一次革命了……<strong>philip </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