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斯诺登“引渡战”或将持续多年

斯诺登
Image caption 斯诺登事件引发舆论热议

《卫报》驻北京记者报道说,揭秘美国情报监听行动的前中情局员工斯诺登发誓要在香港法庭上与美国论战,结果可能导致一场持续很多年的官司。

报道引述律师说,斯诺登可以利用不引渡政治犯的条款请求拒绝引渡,但成功的机会存疑。

美国的请求将交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决断;具争议的政治诉讼案可能会提交上诉法庭,再到香港终审法院,这很可能拖上几年时间。

文章说,技术上讲北京在香港决定是否交出斯诺登之后可以介入,但北京过去没有动用过这种权力,现在公开插手会引起轩然大波。

因此,在斯诺登案子上,幕后的外交运作将和法庭舌战同样重要。

政治因素

报道说,香港历史上曾经有过因政治理由拒绝引渡要求的先例,但1997年主权回归后则没有此类案例。

伦敦律师古德温-吉尔解释说,虽然国际气候变了,国家之间更多寻求合作,已经很少因政治理由拒绝引渡请求,但斯诺登案比较特殊。

他说,这个案子明显具有政治因素,美国参众两院有议员斥斯诺登为“叛徒”,正好为别国把此案作为政治案例提供了证据;学术上讲从政治角度立案也完全可以,但说服力是否足够强则是另一回事。

另一位国际法律专家说,法庭对政治控罪的释读通常指在政治权力斗争环境下发生在被告所属的政党或运动与政府之间的事件。

酷刑折磨

报道说,斯诺登也可以提出他回美国后将受到残酷、非人道和羞辱的折磨,就像联合国指责美国对待向维基解密提供机密文件的美军士兵曼宁那样。

但美国政府也可以辩称斯诺登在非军方系统里的待遇将不同于曼宁。

香港大学比较与公共法专家西蒙·扬说,通常只有在得到被告不会被判死刑的情况下才会同意交人。

另外,斯诺登如果申请被作为难民安置到第三国,那么这个申请需要首先处理,而香港现在没有处理此类案例的机制。

建立这样一个机制则需要几个月时间。

(编译:郱书 责编:顾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