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正面宣传=社会稳定?

中国媒体
图像加注文字,

《求实》文章称中国承受不起舆论失控的后果。

中国官方新华社周五(8月16日)转载《求是》文章《应自觉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该文的中心意思是,中国不能实行西方的新闻体制,也不能有西方那种程度的媒体自由,因为现阶段的中国,承受不了舆论失控的后果。

《求是》曾发表过多篇呼吁中国对媒体控制的文章。它曾经在一篇《舆论失控:苏联解体的催化剂》的文章中就将舆论失控总结为三个方面:脱离党的领导、负面报道剧增、停止干扰BBC等西方广播。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求是》文章开篇即提,中国的新闻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新闻观。

何谓马克思主义新闻观?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表示,所谓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实际同马克思毫无关系,而是马克思之后列宁、斯大林创造出来的。

马克思本身是生活在一个新闻自由的社会。马克思当年传播他的观念,靠得就是西方的新闻自由。

而列宁后来创造出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的新闻观当时是叫“共产党人的新闻观”。

丁学良教授指出,这篇文章实际要告诉人的就是,不要看到什么就报什么。而是要听党的舆论导向,也就是强调新闻的党性。

正面宣传

《求是》的文章承认,中国新闻的自由度比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媒体自由度要小。但即使这样,仍然不应实行西方的新闻制度。因为资本主义社会“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毕竟建立起相对完备、成熟的制度体系,国内的稳定既有法制保障,又有社会福利体系支撑”。社会能保持稳定。而中国在现阶段承受不了舆论失控的后果。

按《求是》文章的观点,要控制舆论以维持稳定就必须正面宣传。因为负面的消息,“过度的批评”会“损害政府威信,妨害政府施政”。然而文章同时又说,“真实、客观、公正,是世界各国新闻界公认的新闻工作准则”。

不能批评却又要报道真实,对于文章的这种自相矛盾,香港的丁学良教授说,不能把现实中发生的事原样报道出来,按照这个逻辑推论,就是让大家说假话。但又说不出口。因此只能把互相矛盾的话放到一起。“这也许就是毛泽东的辩证法吧”!

然而,强调新闻的“党性”,控制舆论,进行正面宣传就真能达到社会的稳定?

现实情况是,中国的官僚利益集团占据了国家大部分的经济资源和财富,官员贪腐到达登峰造极的地步。司法不公、环境恶劣、贫富悬殊,这一切社会乱象才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根源。不解决这一根本问题,即便“正面报道”官员贪腐恐怕也不能维持社会稳定。

(撰写:李莉/责编:尚清)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读者反馈

把新聞自由視為輿論失控、歸類為西方的毒害,這番無視新聞自由真義、無視人性尊嚴、無視普世價值與世界潮流的說話,真虧中共說得出口。聲言中國不能實行西方的新聞體制,也不能有西方那種程度的媒體自由,無非是要堅持新聞審查與操控輿論的一貫方針。一個沒有新聞自由和資訊自由的國家,談什麼改革都是徒然的,都只會是流於欺編人民的伎倆。看來這個大國的崛起,只會是虛火一場。孟光, Hong Kong

这就是掩耳盗铃吧。KK,

虎父犬子习近平,

一顺一逆两代人。

顺者流芳千古颂,

逆者身败万年焚。

重庆唱红方离场,

北京镇压又开门。

薄氏两代两结局,

习家逆子聋不闻?

潮流滔滔谁敢挡?

祸国殃民伐恶神。公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