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记者格祺伟涉网络造谣被逮捕

格祺伟
Image caption 格祺伟被指敲诈勒索及寻衅滋事

自称全媒体记者的自由撰稿人格祺伟被指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遭湖南警方逮捕。

湖南警方指责格祺伟借助网络和部分媒体,以曝光、进行负面炒作等进行勒索敲诈,或者在报道见诸媒体后索取财物以作为删除报道的代价,。

湖南警方称,总部设在北京的《现代消费导报》的副社长张恒瑞等其他5人与格祺伟是同一个犯罪团伙的成员。

警方称该团伙涉嫌网络敲诈案件31起,涉案金额达330余万元,涉及全国13个省份。

原名周波的格祺伟曾在多家媒体实习或工作,后成为自由撰稿人,在媒体圈颇有名气,在微博上拥有数十万粉丝。

湖南警方还指责格祺伟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在网络发布和传播虚假信息,包括衡阳市石鼓区政府请200余名黑社会强拆民居、长沙湘雅医院出动80余名保安对死者家属围殴、湖南衡东交警打人遭千人围堵掀翻警车、祁东一中校长暴殴学生等。

格祺伟在8月底被衡阳警方刑拘,警方称在其家中发现假证件及窃听器材等。

新华社引据称是格祺伟被捕后写下的告网友书:“作为拥有数十万粉丝听众的所谓微博大号、意见领袖,却没能更好把握自己,去传播发布更多的正能量,而是仅凭一些并不严谨的信息来源,在未做更为细致的调查后就肆意传播发布,这种行为给社会及舆论都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

中国警方今年8月起展开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至今已有多名网络名人被拘捕。

但有人权活动人士担心中国当局将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扩大化,以压制不同意见以及异见人士。

(撰稿/责编:伊人)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读者反馈

中共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以压制不同意见以及异见人士为目的,扩大化对中共并没有好处。这是一场心理和勇气的博弈。如果以逮捕几十个人就能压制住网络批评,那么中国人活该受制。如果压制不住,那么被逮捕就会被冠上英雄或义士的光环,人人就会为一件光荣的事情乐此不疲。量变会导致质变,这是常识。古语说“士可杀不可辱”,这正是清网行动的要害和短板。个案缠身者可辱之、败坏其名誉;众人涉案,辱已无用,只可大开杀戒,这也意味着屠者的末路。比如六.四先锋,义士已成矣;而屠者声名扫地,惶惶不可终日。物极必反,抓得太多,形势就会走向抓人者的反面。<br><strong>fla0, 广州</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