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政改咨询按北京意愿设框架

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中)、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左)与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右)展示政改咨询文件(香港政府新闻处图片4/12/2013)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中)形容香港普选进程已经进入“大直路”。

香港报章星期四(12月5日)评论香港政制改革咨询时普遍指出,刚刚公布的咨询文件根据了北京当局的定义来设限。

《明报》报道指出,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星期三(4日)公布的咨询文件中,“列出多条未有在《基本法》写明的界线,并把中央官员对政改的言论,作为政改法律解释基础,包括须沿用‘四大界别’组成提名委员会、提委会要‘机构提名’等。”

该报〈闻风笔动〉专栏也批评咨询文件是“绵里藏针”,文件当中明确指出“较多意见认为行政长官候选人的人数以二至四名为宜”是“画地为牢”。

《英文虎报》的报道标题直指这次咨询是“预设(前提的)提问”。

不过 《明报》社论说:“咨询文件不提爱国爱港,客观上起码未激化泛民阵营的不满,有利于开展咨询工作。”

“不过,这个‘不言而喻’实际上有点掩耳盗铃,因为咨询文件所胪列条条框框,基本上由‘爱国爱港’和‘不接受与中央对抗的人当特首’引伸而来,这些没有法律准则的说法,预期日后仍将左右政改讨论,也会是政改能否成功的主要障碍。”

英文《南华早报》在其网络版的头条标题中以“希望落空”来形容咨询文件对泛民主派学者提出的“公民提名”方案的取态。

知名评论员秦家骢(Frank Ching)则在 《南华早报》中文网上撰文提出:“纵观全球,凡有政党的国家,都是由政党提名候选人……若把政党排除在提名程序之外,可说是等于忽视香港的‘实际情况’,有违《基本法》原则。”

“大多数司法管辖区的选举都由政党发挥核心作用。而根据《基本法》现有规定,香港政党却无法发挥任何作用。这与世界各地的普选办法背道而驰。”

《苹果日报》报道,“占领中环”争取普选运动将于元旦日举行“民间公投”来厘定普选原则,抵抗港府的“假咨询”,更有泛民主派人士呼吁“放弃幻想”,全力准备占领中环。

该报社论说:“从引言所谈的宪制框架到引用人大常委会决定都不是在说明普选行政长官如何能让港人当家作主,如何提升政府的认受性及代表性,而是在强调特首普选权利是中央授予的,所以必然要受到中央的规限,必须要考虑中央的想法;文件还不忘提到中央的实质任命权。”

“也就是说,普选归普选,当选的人能不能当特首还得由中央政府说了算。这种不断强调中央绝对权力及超然地位的说法不是在挫折市民对普选的期望与热情吗?不是在竖立一些难以逾越的关卡吗?”

《英文虎报》的姊妹报《星岛日报》分析称,港府提出了一份“三门齐守”的咨询文件,即在提名委员会阶段“守前门”,在投票阶段“守中门”,以及在北京中央政府行使任命权的阶段“守尾门”,确保当选的行政长官人选符合北京“爱国爱港”的要求。

该报社论警告泛民主派说:“除非认为没有公民提名就不应该普选特首,或者根本希望政制原地踏步以便‘大条道理’去搞占中,否则大家就要多动脑筋,撇除了公民提名的构思,在提名委员会的法律框架下,可以有怎样的设计,确保一些得到市民广泛支持的人物可以出线角逐。”

“如果泛民营造成社会非要公民提名不可的气氛,而政府又根据《基本法》不提公民提名方案,泛民恐怕会令自己陷于两难境地,如果硬着头皮妥协,会令大量支持者失望,令自己付出沉重政治代价,如果一拍两散,就要为政制原地踏步负责,市民无从直选特首,占中力量抬头,政治生态更趋两极,整个社会都要赔上代价。”

亲北京报章则在其报道中强调香港政制发展的决定权“在中央”。

香港《文汇报》的社评说:“目前,社会对政改的分歧,归根结底是要不要依法讨论普选的问题。反对派在社会上散播的‘公民提名’之类的观点,其本质就是离开基本法另搞一套,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大公报》社论说:“事实是,正如谘询小组组长林郑昨日所指出,中央真心希望港人有普选的诚意不用怀疑,特区政府也有宪制责任要玉成其事,更重要的是,2017普选特首是全港市民最大的共同利益和愿望,2017成功,特区政治和社会更上层楼、经济进一步发展胜券在握,反之,特区政府管治和全体港人社会都将会陷入一个无边的黑洞之中,后果令人不敢想象。”

(撰稿:叶靖斯 责编:萧尔)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