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益团体促中国取消对性工作者的收容制度

亚洲促进会走访过的一个中国北方的收容教育中心
Image caption 这是亚洲促进会走访过的其中一个收容教育中心(亚洲促进会照片)。

权益团体“亚洲促进会”呼吁中国当局取消针对女性性工作者的收容制度。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公布的关于深化改革的相关决定强调,要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并宣布废止已在中国实行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劳动教养制度。

不过,目前尚不清楚针对性工作者实施的类似收容制度是否也会被废止。

总部设在纽约的亚洲促进会发表最新报告说,“以教育和康复的名义,一项恶劣的制度正在对中国的性工作者进行任意拘禁”。报告记录了警察在拘禁女性性工作者过程当中的不当行为,以及监禁这些女性的鲜为人知的“收容教育”制度。

报告说,在收容教育制度下,性工作者及其顾客被长时间剥夺人身自由。

收容制度

亚洲促进会在北京的倡导官员沈婷婷在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收容制度是针对女性性工作者及其顾客的行政处罚,在这个制度下,警方可对他们处以半年或两年的收容教育,其实就是监禁。情况跟劳教差不多。

沈婷婷表示,呼吁中国当局取消这个收容制度,是因为这个制度本身就是非法的,收容制度不仅违法了《宪法》,而且还违反了《立法法》的相关规定。

她指出,有关收容教育的文件都只是行政法规,并不是由全国人大出台的法律。

虽然卖淫嫖娼在中国大陆是非法的,但法新社说,据估计,中国各地约有270万至600万名性工作者在卡拉OK店、发廊、桑那浴室或按摩店工作。

Image caption 卖淫嫖娼在中国大陆是非法的,但仍有不少女性性工作者在卡拉OK店、发廊、桑那浴室或按摩店工作(资料照片)。

在这些性工作者当中,每年约有多达28,000人被警方拘留,或被拘禁在全国近200个“收容教育中心”。这些收容所由中国公安机关管理,而非司法机关管理。

卖淫嫖娼者

根据相关规定,卖淫嫖娼者可被警方处以10至15天的短期拘留,或罚款5000元人民币。警方也可对卖淫嫖娼者处以六个月至两年的“收容教育”。

沈婷婷对BBC中文网表示,亚洲促进会与两个伙伴机构在2012年12月到2013年7月间在中国北方的两个城市采访了30名性工作者和一名执法人员。

她说,其中29名女性性工作者都曾被关进收容所,另外1名则是在收容所里接受了采访。出于项目的保密需要,她无法透露是哪两个城市。

沈婷婷表示,尽该该机构只对两个地方的收容所进行了调查,但据他们所知,中国其它很多地方还有类似收容所在运作。

亚洲促进会的调查报告引述了很多被访者的谈话,其中部分涉及性工作者的人权受到侵害。

报告引述被访者称,她们受到来自警察的暴力,包括使用暴力迫使她们认罪。警察还向不希望被收容的性工作者索取高额的贿赂,这给性工作者及其家庭带来了极大的经济负担。

呼吁废除

报告引述一名因提供性服务而被收容的被访者“义姐”说,“我感觉这个就是为了钱,什么改造,思想教育,都是假的。就是以政府的名义,以执法机关的名义,来弄钱”。

另一位女性性工作者“灵灵”则说,“警察进来就把客人的裤子脱下来,看到客人的套子还在上面套着。警察把我的衣服扯下来露出胸,让我和客人在一起拍照”。

亚洲促进会执行主任莫逍表示,劳教制度的废止显示了中国政府对人权保护的承诺,也表明中国政府有能力这么做。

他认为,“中国政府应该关闭收容教育所,以进一步表明其保护人权的决心”。

(撰稿/责编:萧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