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微调历史课纲 引发“去台湾化”质疑

历史教科书用“日治”或“日据”就曾引发争议。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台湾历史教科书用“日治”或“日据”就曾引发争议。(2013年7月中央社图)

台湾教育部强调,高中历史课纲中立描述日本殖民统治和国民政府迁台后的功过,加强台湾与中国大陆历史连结。

为配合今年8月正式上路的十二年国教,教育部十二年国教课程审议会27日表决通过高中课纲微调案,预计于104学年度高一新生开始使用。其中,历史课纲微调引发“去台湾化”质疑。台湾教授协会、黑色岛国青年联机等多个团体约200人一度赴教育部抗议,引起关注。

台湾教授协会会长吕忠津痛批,马政府让台湾矮化成中国的一省,回到大中国的史观与意识,手段草率粗暴。不但历史史观被修改,公民与社会领域中重要的民主内容也被删除或弱化。

大中国主义复辟?

在教育部历史课纲微调中,强化中国统治台湾的历史而引发“去台湾化”疑虑的部分内容如下:“荷西治台”改为“荷西入台”、“郑氏统治时期”改为“明郑统治时期”、“说明郑氏的对外关系并述及与清朝的谈判”改为“说明明郑的对外关系以及覆灭的经过”、“清代、日本统治时期”改为“清廷、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在日本统治时期加入1895年后中国与台湾的互动,以及加入中国五四运动及新文化运动对台湾的影响”、“中国”改为“中国大陆”、“加入两岸分治主题,强调我国主权及于全中国,治权不及大陆地区”。

民进党发言人张惇涵表示,教育部的微调根本就是大改。修改的内容更是严重违反国人对历史的认知。他指出,民进党民调显示,超过85%的民众认为“我们国家的领土范围包含台、澎、金、马,并不包含中国大陆”,但修改的内容与此完全不符。民进党立院党团书记长吴秉叡批评,所谓的教育部课纲微调,事实上却是大中国主义复辟。民进党要求教育部立即停止修改课纲。

“去日本化”而非“去台湾化”

教育部长蒋伟宁强调,这次历史课纲微调主要是让教科书符合中华民国宪法精神,“完全没有去台湾化,去日本化倒是有一点”。

文化大学史学系兼任教授王仲孚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现有历史教科书对于日本殖民统治台湾,过于歌功颂德,并不适当。譬如现行教科书说日本人当年在台湾卫生做得很好,但真正原因是为了让更多日本人愿意移民台湾,出发点根本不是为台湾人着想,这一点教科书应该讲清楚。

王仲孚又举例,现在历史教科书说日本人在台湾建设铁路,成为之后台湾铁路发展的基石。事实上,在日本人之前,清朝刘铭传就已在台湾建设铁路。

教育部主任秘书王作台表示,过去历史课纲被质疑有美化日本殖民统治之嫌,例如没有说明“大东亚共荣圈”背后的侵略构想,台湾人民经济上受压榨、土地被剥夺等事实,以及贸易为日本商社垄断等。这次修改采取“中立”描述,对日本殖民统治功过并述。

王作台进一步解释说,课纲微调主要是让将教科书内容及用词,更符合宪法精神,加强台湾与中国大陆历史连结,完全没有“去台湾化”。他举例,目前历史课纲台湾史部分,忽略大陆人“唐山过台湾”现象,也没有提到甲午战争、中华民国政府迁台等重大史实,台湾史和中国史切割太清楚,造成不连贯。

另外,国民政府迁台后的作为,也增加中立描述。王作台举例,例如描述“白色恐怖”时期的历史,增加反共政策等背后原因;台湾近代经济的发展,也增加一些具体说明。

至于争议的“中国”改成“中国大陆”,教育部次长林淑真表示,是为了符合宪法增修条文的写法,现行教科书中国史的部分早已称“中国大陆”,微调案让教科书更有“一致性”。

读者反馈

王仲孚說的那一段真是經典,說日本人在台灣的衛生工作雖然做得好,但是其實居心不良,是想讓更多日本人移民台灣,不是真心為台灣人好。這種誅心之論,真的看出王教授口才很好,一件好事可以講成一文不值。我真的看不出新課綱的"中立性","客觀性"在哪裡?

<strong>賴明, </strong><br/>

關於這件課綱調整案,台灣人並非全部反對,例如荷西各佔南北一部份,連殖民都談不上,用治台這種字眼是否過火,不符史家用語可受公評?歷史得尊重史實,國姓爺一直認為是明朝遺臣,所以用明鄭是尊其忠義,而滅亡乃施鄭二家恩怨,二者都對台灣有功過,所以不偏頗,如實敘述,讓二族在台後裔心平氣和。

日治不是台灣人的共識,殖民才是史家用語,用治是國民黨非法佔據台灣怕被史家抹除的用語,希望把日治與國民黨政權並列,美化非法事實,但台灣人希望用正確用語,殖民或外來政權不代表否決抹除他們對台灣治理的努力及用心,而是以台灣人為主軸對於二者統治權的詮釋,國姓爺是趕走荷西二國,戮力經台第一人,當然享受特殊規格尊稱。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但後面的大中國史觀就讓台灣人超不爽了,中國正偏史約5O朝,除未修完的清史外,那一朝正式提過台灣?而清史中台灣是附在福建地方誌中,那來的地位?清朝理台官員中唯一認知台灣價值的人是劉銘傳,他被告知台灣被割讓日本時吐血而亡,令人不勝唏噓!

1996年全台普選後,主權已歸還台灣人民,中華民國憲法已6次修訂,只要需要,就可再修至完全符合台灣需要。

台灣人不是要抹除史實,也不是要切斷中國與台灣關係,而是如實敘述,不要虛偽造假。國共內戰史是中國史,台灣是路人甲乙被無辜拖下水者,所以站在台灣人立場及角度,馬政府這一段站在中國角度的敘述就容易引發爭議。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對國共二黨或者全球華人來說,就是怕台灣求去,更怕台灣親美日反中,但這不是事實,因為那不是台灣人堅持走自己的路,寫自己真實歷史的原因。

台灣始終有統獨之爭,我們有日裔及華裔在這裏吵了60年,現在還有愈來愈多外配媽媽,要吵認同就更精彩了。所以台灣人決定以台灣為主求取共識,如果你願意留下融入台灣這個七彩文化社會,就算金髮碧眼或長得烏漆抹黑,我們都雙手張開歡迎你留下,如果你滿口中國、美國或日本或xx國如何如何好,就算你長的像我們,有我們的基因,我們仍會建議你忘掉台灣離開比較好。

馬政府5年來不斷重犯的錯誤,就是重大政策施行或調整從不與人民溝通,耳中聽不進半句反對之言及理由,所以反對聲浪就喧囂塵上。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華人世界只有台灣施行民主制度,亞洲國家即使是日本也仍然由精英階級掌控,人民真正的心聲不見得完全展示,這就是代議政治的缺失。但台灣的民主制度是返樸歸真到最原始希臘狀況的,全民參預,所以統獨這等大事,非經全民公投表態,萬萬不成,而馬政府支持率不到一成,除了庶務外,他已經不能對外簽約及作重大決策,馬習會有何意義呢?但國共一定要會,那就會,但別指望台灣人會如當年胡連會或追認ECFA一樣同意,因為國民黨的信用全用光了。

這樣好好的談,雙方可以逐步了解立場,台灣人不願再併入中國已無法挽回,但我們仍承認是華人一支,也會顧及華人利益及立場,努力同步不唱反調,讓中台二方情感維持。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大和民族是個偏執的民族,難於乙次讓她想通,所以日本史不是演化史,是巨變史。他們沒有周遭國家的逐步調整,都是翻天覆地改變如大化革新明治維新等,且逃到日本的中韓移民都是逃避現實者,你要日本人面對現實只能逼她到牆角狠擊痛毆才能迫使她面對,真令人難過,但是又奈何?

台灣人不如是,我們不是切斷與中國關係,而是回到仟年軌道上,只作衛星不作恆星之一。

大中國史觀中從來沒有台灣史,所以馬英久的調整歷史課綱又犯了日本人的錯,就是不尊重歷史事實,也不尊重台灣人就自己歷史該如何正確描述的堅持。他的目的就是討好中共,期待馬習會為自己政績下註腳。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台灣人讀史中立不偏坦,我們也不喜歡旁邊有一個超級強權如中國,我們更討厭過去60年為了國共內戰得處仰美日鼻息,但小國要生存就得機靈權變,日本大老二作慣了,一時適應不來,但可慢慢適應,學著尊重歷史事實,努力解決爭議。

教科書誰都可以寫,但你得有實力保住,三個和尚沒水喝,軍事同盟打不了仗,要軍權統一號令指揮中心一体才能打,最重要要人民有共識,洗腦沒有用,事實是非才有用。

台灣跟中國吵的都是是非道理,不是各執一詞的狡辯,中共才肯正視,你日本吵的東西沒有正當性,講來講去獨島也好,釣魚台也好,就只能憑實力了,戰爭無法靠一時徼幸,打長期戰非輸不可,而且戰爭一開打,周邊國家全賺翻一如韓越戰,誰還記得與你日本的軍事同盟?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只有跟日本民族性最近的江浙系國民黨才會對228抵死不認6O年才俯首認錯。日本人準備搞多久才要承認犯錯把問題解決?

過去巳成事實無法挽回,但未來則可翻開新的一頁,日本只要碰上北中國就只有挨打的份,你能活過仟年都是南中國的照應,但你恩將仇報,一次又一次,註定要加倍奉還,真是讀史讀到岔路上。

第二第三是現在,動態上中國市場一路往上竄,日本則一路往下降,跨國企業非選邊站時,日本會被捨棄,而你在東南亞特別是泰國的佈局全被打散,一如17世紀大成王朝時一樣,只能退守本土,這就是現實,至於印度,他們與東亞的貿易一直掌控在台閩粵三地手上,現在也看不出改變,怎麼辦?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歷史是過去的事件記錄,所以如實記載最好,因為過數百仟年後,沒人在乎歷史的恩怨情仇,而是事實為何?

台灣史就該以台灣為中心,來寫發生的事,以台灣人為主來說歷史,例如國民黨為消除外來政權之說,就不斷說日治,但對台灣人來說,殖民就是殖民,非法佔據就是非法佔據,1996年後合法政權就不否認,這才忠於歷史。

明鄭是對國姓爺的尊重,台灣承認清朝的統治,但1895年後的中國史就與台灣無關了,五四運動跟現在的哈風有何不同?台灣搞啥,全亞洲也一樣照本宣科,也能說一體嗎?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這是一貫的馬氏作風,活在過去威權時代家父長式思維中,我為你們好,所有政策不跟人民溝通,一意孤行,難怪砂石車撞進總統府。馬金二人不斷用媒體消毒為個人家庭情緒問題,但迴避說明張嫌為何不撞入司法院呢?再加上用砂石車及選擇清晨5、6點交班時,不是內行人誰清楚?還懂得用臉書製造煙霧彈,把全台灣人當白癡?跟胡婷婷離婚案一樣扯。

馬英久政府這種自閉癥性格再下去,還會出大事。

課綱要調,要大家討論一下,例如美化日本殖民史的確太過,甚至三大慘案不入歷史是國民黨在國共對抗期為了討好日本人刻意抹除的,但他可沒忘七七事變及南京大屠殺這個與台灣人不太有關係的慘案。

但最終呢?台灣人還是自行找回失落的殘酷殖民史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中國國民黨太小心眼,一天到晚荼毒民主,只會歌頌大中華民族主義。其實,中國黨人不但曲解台灣歷史,甚至連中國歷史都造假說謊,比如,春秋戰國時期,哪有中國?孔丘周遊列國,從來不曾說他是中國人,這位中國人口中的至聖先師是出生在魯國且認同魯國國籍,怎麼可能是中國人?還有,歷任滿清帝國皇帝無不把自己的國家稱為「大清帝國」,那是滿州人建立的帝國,連孫文都把推翻滿清當成武力革命口號,如果滿清帝國是中國,中華民國為什麼要推翻滿清呢?說謊歷史像垃圾資訊,早該丟進垃圾桶,沒想到馬黨不但不自省,還為了配合中國共產黨侵略台灣野心,變本加厲製造洗腦教材,獨裁政客一遇到專業學術就猛耍無能,連尊重歷史的基本能力都嚴重欠缺。未署名

台湾现代化始于清朝,台湾居民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在日本统治下,只能是二等公民,这是历史事实,否定不了。亲日分子所犯最大错误,是依附日本右翼,脱离了今日政治现实。须知日本是一个萎缩中国家(去年人口减少二十四万),其全盛时期早已过去,在可预见的将来,相对实力只会日减,与中国大陆大小悬殊,根本不是对手。台湾欲求自立与繁荣,必须认清现实。

<strong>严寿澂, 新加坡</strong><br/>

这帮台独分子真的太小家子气!

不敢正视历史,甚至对“民主制度”都没有信心。台湾应该有“吾有正义之民主自由人权在手,誓言光复大陆”的豪气!

仍然未从败走台湾的惊恐中复原。惧怕大陆至此(连历史都想篡改,恨不得说“自古台湾就是独立之国”),岂不最后必定失去宝岛?

<strong> </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