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中共反腐更须平反六四冤案

丁子霖2009年照片
Image caption 丁子霖说,天安门母亲从失望到绝望,但仍不能选择沉默。(2009年照片)

中国全国人大和政协年度大会召开前夕,“六四”惨案死难者亲属天安门母亲发表公开信,要求把“六四”问题提到大会讨论,正视历史真相。

这封题为《你们不提“六四”,你们流失了什么?流失了道义,流失了良知》的公开信说:“今年正好遇上‘六四’大屠杀二十五周年”, 天安门母亲“将打起精神,拭目以待,看看这一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有何作为,能否弥补以往的错失。”

公开信说:“在二十年前,江泽民不说‘六四’,好像‘六四’不存在;十年前,胡锦涛不说‘六四’,好像‘六四’也不存在;今天,新的领导人上台了,也不说‘六四’,好像‘六四’越走越远,已经望不到影儿了。”

悲愤和善意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对BBC中文网说:“我们想提醒两会代表,将‘六四’问题继续拖延下去的严重性,罔顾‘六四’大屠杀这么严重的事件,他们将失去道义。”

天安门母亲从1995年起,每年两会前夕都会发出公开信。丁子霖说,他们特意选择2月28日这天,当年台湾“二·二八”事件让国民党政府拖了40多年才正视,“共产党是否也要学国民党?现在已经拖了25年,世界在往前走,不能允许这种野蛮的方式来解决血案。”

丁子霖说,天安门母亲是怀着悲愤地心情写这封公开信的。她说,去年又有四名难友亲属相继去世,让生者从“失望到绝望”。

“我们提出对话、逐步解决、先易后难,我们的诚意表现到了极致,但在当政者和权贵的眼里,我们似乎是可以随便蹂躏和欺压的民众。”

反腐和冤案

丁子霖表示,习近平上台后,他们也曾期望当局能在六四问题上出现松动,但事与愿违。为什么会这样?

丁子霖说,“六四”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死伤者的数字很大,里面有很多黑幕。目前所说的202名死者只是冰山的一角,全部档案官方都有,只是我们不知道。”习近平推进的反腐运动让包括薄熙来等多名高官倒台,诸多腐败案件也折射出高层的黑幕,但中共对“六四”的回避,似乎说明这是比中共核心阶层腐败更为敏感的问题。

丁子霖说:“习近平的反腐让民心得到鼓励,但是,人们也不禁要问,25年前,天安门广场上最早爆发的不就是反腐、反官倒吗?这个大方向跟今天习近平的要求是一致的。”

丁子霖说,倘若说25年前,中共的腐败还是毒瘤的话,现在则随着权贵和利益集团的膨胀“病入膏肓”。

“如果是真正彻底地反腐,就需要一只手反腐,另一只手举起自信的旗帜,顺着这条路往前走,是与25年前广场上学生和市民的要求是殊途同归的。”

丁子霖说,明智的领导人应该双管齐下,既要反腐,更要平反六四冤案。

六四25周年日渐临近,一些海外民运人士发起包括“天下围城”的活动以示纪念。丁子霖表示,天安门母亲也会尽最大努力, 抓紧时间准备纪念活动,但眼下不方便透露。

(撰稿:高毅 责编:顾垠)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读者反馈

邓小平屠杀6.4集会的学生是为了维护它个人的统治地位…吓退:胡耀邦和赵紫阳在共产党内部的改革派…以及跟随毛泽东的老将军们…才屠杀人民的。邓小平犯了反人类罪和战争罪!6.4根本不是共产党内部平反冤假错案的问题!胡耀邦和赵紫阳可以称为冤假错案。很多人天天说平反6.4……6.4是冤假错案吗?!死难者是共产党的干部吗?邓小平指挥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是反人类罪是战争罪!只有分清楚犯罪与冤假错案的本质区别,天安门母亲才能够发布正确的文章。祝福你生活快乐!陈文翰

<strong>陈文翰, 韩国</strong><br/>

作为一个六四前后出生,在国内接受基础教育的人来讲,刚开始游历世界的时候总觉得共产党是十恶不赦的,但是随着经验的增多,越来越讨厌所谓的民主斗士。丁子霖,作为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我同情她,但是仅此而已。在六四这件事中,究竟谁才是真正值得纪念的?不是你们!无耻之徒!是那些已经逝去,毫无背景的学生,他们被你们当成枪一样驱使,你们一有风吹草动就溜之大吉,在国外境外吃着人血馒头。我想说的是,如果他们泉下有知,也会找你买索命!

<strong>平反六四?R U Kidding?,</strong><br/>

评论好多五毛党~~~未署名

BBC多采访一下普通民众对64的态度吧,亲身经历过的人有的是,偏偏非要抓住几个参与闹事的言辞来探求真相,你写出来的东西连自己都不信吧

<strong>Alex, 中国</strong><br/>

89年我16岁每天上学看到的集会不少,也听过学生们的演讲,看过他们的传单,大体内容还是很多人赞同的,演讲时也有人主动给递水,递面包。后来有些人,开始拦在工厂,大学,高中门前,不让上班上学,商店不让开市,这也是事实。当时中国正在经济发展的起步时期,稳定的社会环境是必要的,这是95%以上中国人的想法。对学生们的想法能理解,遭遇也同情,不过,就算是正确的想法主张,也是发生在了错误的时间,地点引起的问题。无论哪个国家,建立政权也好,民主发展也好,经济发展也好,都要有牺牲,都要有代价,有些代价被记得,有些代价从不被人提起。我相信,六四的学生是中国的代价,会被记得不记得,有无价值,无人清楚,留待后人评说。

<strong>mycountrymylove, Japan</strong><br/>

《你們不提「六四」,你們流失了什麼?流失了道義,流失了良知》

78岁的丁老太太还是太天真啊!专制集权根本没有什么道义与良知,也就无所谓什么流失。25年来,年年在两会前与虎谋皮式的上书,体现的是特色式的可怜与无助。随着自然的死亡,这种声音也就慢慢消失了。高墙很难被这样的理性抗争所推到。许志永就是就好的例子!

<strong>无为, 悉尼 澳洲</strong><br/>

我在高中第一次知道89的时候,痛哭不已。现在知道的多了,就恨当年解放军为什么杀的太少。

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到最后被抢武器,点天灯,难道解放军战士不是人家家人养的。幸亏镇压了,就算你无辜,但是这个事件不无辜

张嘴就说89的,无非想跟民进党一样,把这个渲染成228,对了,228也是最先杀外省人

<strong>冯鑫,</strong><br/>

我只想知道,那些被烧成木炭一样、被吊在天桥栏杆上的士兵的母亲,叫什么母亲?

天安门事件应经真相大白于天下了,还在这上面不弃地挖掘,自能是白费力气了。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相信谣言的力量可以打击到敌人,这不是立场问题,这是纯智商问题。

就像汤圆、粽子与月饼一样,每到一个季节就被拿出来消费一次,“天安门母亲”也不过如此,成为一种政治消费品,这对母亲二字而言,是一种严重的亵渎。

冷暴力与秩序的对抗,没什么正义而言,靠冷暴力夺取了政权,等于给自己挖了一个陷阱,等于给社会的动荡发放了一张通行证。今天天安门母亲被抬得很高,明天就会有无数个天安门母亲。

<strong>田一人, 大陆</strong><br/>

什么时候当我们不再用“大屠杀”,而是用“事件”或者“惨案”来定义这件事情;

当我们不再用“平反”,而是用“调查”或者“披露”来还原这件事情;

当我们不只听到“天安门母亲”,也能听到“军人母亲”的声音来讲述这件事情;

也许才有可能得到真相。

<strong>Blackface Sheep, Paris</strong><br/>

我认为,但凡搞游行示威,无论主办方如何强调自己怎么”和平“,”善良“,都是掩饰之词。六四也好,乌克兰和泰国和土耳其的示威也好,占中也好,最后都要死人,双方要打起来,那可不是你发起人或者是政府能控制得住的,更不是发起人或者政府用一句话就能免责的。令人惊讶的是,美国和欧洲(包括BBC)的媒体根本就想不清楚,偏向支持示威者,刊登的文章往往都是站在示威者角度把政府骂个狗血喷头,为什么就不去在意那些示威者对别人生存环境的破坏?示威者难道个个都是好人?尤其是在泰国,管你是红的还是黄的搞示威,媒体上来先批评政府,而不管街头发生的犯罪,更没注意到一个道理:民主的本质是妥协,若连妥协都做不到,一人一票是犯罪。

<strong>windlegend6906, HK</strong><br/>

历史上的抗议,很多像六四一样,让抗议者、政府和无辜的人流血。其中一些演变成革命,改写历史。很难简单地说这些事件是"对"还是"错"。

但是,对于六四这个重大的事件,禁止公开讨论,让下一代根本不知道这个事件----这样的处理方法,肯定是有问题的。可惜党在当时选择了"禁止讨论"这个方法,现在进退两难。

<strong>Anony, </strong><br/>

BBC每次谈六四必谈平反,我倒想问问有何可平反?BBC采访天安门事件的参与人、流亡者,可曾问过普通人的想法。

作为在六四事件之后出生的一名普通中国人,对我来说,六四并无太多可平反之处。

人民的意愿需要表达,但绝不该是暴力的形式。六四事件中,共产党对内部的镇压是犯罪,但是暴民们打砸抢、攻击军人就不是犯罪吗?如同今日的乌克兰一样,当双方都选择了暴力的形式,正义和民主就消失了,留下的唯有强权二字: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胜利者。从人民变为暴民的角度来说,六四参与者与红卫兵并无不同。

这样一场闹剧想要什么平反?今日平反六四,明日难道平反文革吗?

<strong>DI, </strong><br/>

有什么需要平反的?看看乌克兰的清场,一样死伤众多,为什么没有人要求平反?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学生们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是为了国家好,为了自己好,但是他们和乌克兰广场上的暴徒没有区别,围攻军车,杀死军警。

<strong>Hao Yan, UK</strong><br/>

64惨案需要平反,并且我们现在每一天的结束都是在接近那一天,我们相信很快会到来,在这之前,最重要的是,宽恕!原谅那些最黑心的屠夫们,如果那一天到来,不要清算,不要记仇,只要到了平反的那一天,胜利就已经属于了我们。至于他们的过错,追究也不在重要。加油吧,苦难的中国人和中国。 你已从良,我一直很善良,我们一直很善良。

<strong>王之憬, 中国深圳</strong><br/>

没什么好平反的。被学生杀死的那些军人,谁给他们平反?一群暴徒,不管是不是学生,都是该死。BBC少在那逢共就反。。。什么时候去问问普通老百姓是怎么想的.未署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