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今年母亲节妈妈为啥罢工?

母亲节郁金香 图片版权 other
Image caption “母亲节”有助于减轻中国妈妈们的压力吗?

今年的母亲节(5月11日)来了又去了,中国媒体的应景报道显示,和往年一样,商家认为这个以母亲为主角的节日“含金量”远不如情人节,主流媒体围绕母爱、亲情主题作一些情感文章,似也无甚新意。

不过,今年中国的母亲节有两个“新鲜”值得玩味。一是社交网络和朋友圈里刷屏式的母亲节祝贺(对象显然是朋友圈中的母亲),晒“爱母敬母”之情之意,十分热闹,热闹到了有人质疑发贺贴者的妈妈是否知道孩子对母亲的情谊。

另一个新鲜,是对正宗主题唱反调的声音。这种声音不仅来自网络社区。

主流媒体上关于多省市28名母亲宣布母亲节罢工的消息得到包括中新网和人民网等大量网媒、纸媒转载,还有地方报刊如《成都商报》宣称《母亲节最好的爱是陪伴与分担》。

必须无私奉献?

属社会边缘的女权网站上则出现《警惕被利用的母亲节》的警示。作者认为,“感恩、母爱”类大合唱是“对母爱无限拔高颂扬”,现实中母亲作为平凡女人的实际和精神需求却被“有意无意”忽略了;需要警惕的是“社会和文化利用母亲节罢母亲限定在照顾与养育的角色身分之内。

把母亲对子女日复一日的“无薪大爱”神圣化的舆论潮,可能造成的不良后果之一是把奉献、忘我、无私、照顾和养育等观念和角色固定在母亲身上。

颇有同感的网友“冷血才女”直斥廉价的道德赞美不体现一个社会中母亲的地位;事实上,“我们从没有真正尊重过母亲,我们只是在利用和玩弄‘母亲’这个抽象的道德概念,满足自己的需求。”

与革命样板戏年代宣传画式的形象塑造和表达,今天网上网下恣意颂扬母亲的文字已经十分贴近个人,聚焦人性。可即便是描述母爱在针头线脑、油盐酱醋的平凡琐细中闪亮,或是讲述母亲在生活重压下含辛茹苦、忍辱负重把孩子拉扯成人的催泪故事,通常都淡化处理或干脆省略了“为什么”,为什么母亲就意味着牺牲自我、无私奉献?为什么母亲不得不忍辱负重?

缕清这些及其他的“为什么”,就不难发现其实母亲为子女、为丈夫所作的牺牲,有些完全可以避免,有些是无谓的,有些是应该得到恰当补偿的,也可以找到改变或减轻母亲“被迫奉献”的无奈的途径。

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大约42%的家庭家务大部分由女性承担,全部由女性包干的家庭超过20%,男女各做一半的占22%左右,剩下的是“其他”,比如家政帮工、父母代劳等。

Image caption 当妈妈必然意味着无私奉献和自我牺牲?

妈妈要罢工!

和警惕母亲节被利用的呼声一样,今年母亲节上了主流媒体并得到大量转载的28名母亲罢工的消息,实际上汇集了很多事业、家庭双肩挑的中国母亲的共同诉求,这些抱怨、希望平时散落在她们各自的生存角落。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28名生活在北京、浙江等地的妈妈们在反性别歧视网站上发表宣言,鉴于女性承担家务劳动时间比男性多三倍而其价值始终未得到充分肯定,决定在母亲节这个特殊日子用‘罢工’方式提醒政府和社会正视,并希望丈夫、儿女能分担家务,希望政府能重视家务劳动价值,希望企业停止在用工上对女性的歧视。

报道说,她们将花一周时间征集签名,然后把宣言文本寄到政府相关部门,希望家务劳动价值能够在各种相关政策里得到体现。

人人网上去年曾有一图文贴《董小姐的故事》,通过一个虚构的董小姐大半辈子人生旅途中遇到的性别歧视;故事结束时,董小姐迫于生计决定放弃退休、打消去欧洲旅游的念头。

不说董小姐在试图实现少女时当飞行员的梦想和考研究生时遇到的“非男莫扰”现实,单说她婚后,怀孕、生子、孩子上幼儿园,上学,几年过去了,董小姐错过了多次升迁和外派出国的机遇,而与她同时进公司的男同事则都当了经理。

一杆标尺公平吗?

有网友在女权色彩鲜明的网站吐槽说,单位评级、考核时,男女平等,一杆尺一个标准,但女同事除了工作职责,往往还有家务职责,所谓相夫教子,操持家务,人到中年还要照顾垂垂老矣的两家老人,通常难以和男同事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从雇主的角度看,考评业绩的核心是业绩,一碗水端平是公平。

这道难题在世界范围求解,或许也找不到几例完美解答。

在英国,如何为父母减轻育儿负担,如何让更多母亲能够工作、家庭兼顾,是党派政策交锋的热点之一。

北欧国家充分肯定生育和家务劳动的价值并以法律、政策形式予以保证,但必须提到的是这些社会福利保障需要高税率的支撑。

普世难题求解

即使决策者和决策过程体现了对女性生育、家务劳动价值的承认,比如今年人大会议提案中关于延长女职工产假、设立男职工陪产假的建议,在现实中也可能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加剧男女在就业市场和家庭角色上的不平等,即使满足了许多职业女性的需求,但未必有助于整体提升女性社会地位。

这类旨在保护妇女利益的立法或政令,可能带来的一个直接副作用就是女性求职更困难,育龄女性而尚未生育者尤其不受欢迎,因为她们被视为包袱、负担,而雇主没有政策刺激来“分担这个社会包袱”。

这和人世间其他亘古不变的难题一样,没有终极答案,可以期待的只能是各方都自觉自愿“从我做起”,向更公平对待在职母亲方向努力。

当然,这并不排斥在母亲节给老妈打个电话、送一束花、跟她一起做一件让她高兴的事、满足她一个平时没机会满足的愿望……关键是这些表示如果有日常细琐、平凡之处的关怀作铺垫,就能使母亲节少一点“虚情假意”和商业气息,多一点实在的亲情,也能够对改善母亲们在职场、家庭和社会中的存在状态起到实际促进作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