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中国政治的新面孔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习近平的反腐风暴实质上还是共产党一贯的党内斗争。

自从2012年上台以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给中国政治带来了一个新面孔。

同老百姓一起吃包子,在电视上用一种大家都能懂的语言解释政府政策; 他轻松的神态既体现了平易近人,又反映出了强有力的自信。这一切同他的前任,乏味和表情冷漠的胡锦涛比起来可以说有着天壤之别。

然而,习近平是否也会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的本质呢?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以来体现的也不尽是亲民柔和的一面。

反腐和党内斗争

习近平发动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高官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这些官员的倒台不仅暴露出了令人吃惊的腐败,而且揭露了中国领导人聚敛的巨大财富。

此外,四川前富商刘汉“涉及黑社会及故意杀人”今年五月被判处死刑还揭示了另外一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政治体制已经被有组织犯罪团伙所渗透。

习近平目前的反腐风暴并不是象其展现出来的那样是个中国政治制度蜕变的分水岭。

反腐风暴确实触及到了最高层,不过看来目标仅限于习近平的政治对手和他们的同盟。这里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所以说,这一切还是共产党一贯的党内斗争。薄熙来事件导致的共产党内部的深深裂痕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目前反腐风暴不寻常的烈度。

薄熙来的倒台以及目前铲除周永康及其支持者的努力揭示出了中共的一个老问题:党内分裂是导致政权不稳定的根源之一。而对于中共领导层来说,党内分裂带来的威胁要远远大于诸如分离主义,异见人士和宗教极端主义等外部威胁。

中共党内高层政争撕破了党内团结的面孔,破坏了共产党神圣执政权的神秘感。

更重要的变化

在中共权力向习近平转移的混战中,还有一些变化在中国政治中悄然发生.而这些变化从长远来说对中国可能更加重要。

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改变了中国的社会结构,形成了新的社会矛盾和利益冲突。

中国国内外企业,中产阶级房产主,一无所有的农民,不安全食品和环境污染的受害者以及农民工等等,他们现在都能在中国产生政治影响。

总的来说,中共并没有试图压制上述这些利益团体产生的影响,而是试图引导和管理这些利益团体对政治造成的影响--即通常所说的“社会管理”,最近用得更多的说法是“社会治理”。

不过,在这种“社会管理”或“社会治理”的过程中,中共并不完全处于主导的位置了。

新政治力量

随着中共“社会管理”能力的提高,社会也获得越来越大的空间和力量来对党和政府的行为产生作用。

举例来说,中国的信访部门和司法体制向那些心有不满的公民提供了一个申冤平反,寻求赔偿的渠道。而政府官员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也不得不考虑这些人发出的声音。

另外不太为人所知的一点是,那些特殊利益游说团体,公共知识分子以及“政策企业家”现在都有各种渠道和方法渗透中国的政治体制。

这些新的政治力量在政府和社会的衔接处行动。它们的活动利用了中国政治制度中的许多空隙同时也制造了更多裂缝。

各种非政府组织,商业社团,大型国内外企业除了通过直接接触一些领导人外,还通过媒体,各种会议,研究以及政策简报等方式影响政策决定。

反过来,中共党和政府也发展出了自己为政策制定提供信息的方法,比如通过研究,专家意见以及民意调查。

同某个领导人有联系的智囊团在1980年代的中国就已经出现了。而现在许多政府机构和国务院部门都有自己进行政策研究的处、室或研究所。

党校和普通大学经常被要求从事某个专项政策研究。

中共的最高决策层,中共政治局本身也经常进行“集体学习”。在此过程中得到就某个政策领域的研究结果和专家意见。

特别是自从1990年代初以来,越来越多高学历的中国人选择留在国内或从海外归来并在“体制内”工作。

这些人相信,从体制内施加影响的作用要远远大于作为活动人士、异见分子或流亡者同体制对着干的作用。

北京现在愈来愈像是一个和华盛顿、布鲁塞尔一样的政治中心,到处是研究机构、智库、公关公司、游说机构以及基金会等组织。它们成为施加影响力和权力的中介。

当然,最后的政策决定依旧还是在所谓“领导小组”、党中央和政府各部门这样的“黑盒子”里产生。但是这一过程不再是在绝对的隔绝之中。

政策的制定现在受到来自不同管道的影响,而这些管道有的是自然而然产生,其他的管道则是故意建立的。

问题的实质

现在再回到腐败这个问题上。虽然大部分的游说还有利益为基础的政治是完全合法的,但很明显的也不全是合法。

如果习近平的反腐行动是真的为了把中国的政治清理干净,那么就应该问一些非常不同的问题。

这里的关键问题不是腐败运用政治地位来令自己获利,这似乎是个举世皆然的事情,关键问题是腐败如何改变了政策决定过程的本质?

另外该问的问题是,受贿、甚至更令人担心的、成为亿万富豪的中共领导人的商业利益如何影响了决策的制定还有决策的实施?

换句话说,中国共产党是否成了治理国家的权力精英用来为自己图利的工具?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告诉我们权钱以及有组织犯罪纠缠不清的程度以及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而这种权钱黑势力的勾结又如何改变了共产党和其用以统治的政治制度,以及中国政治的理论和实际状况之间到底有多大的鸿沟?

中国的政治体系继续朝向我们还无法完全测量的方向演进,我们也不可能将之以二分法归类到独裁还是民主。

中国明显不是朝着西方式多党政治的民主方向发展,但是同样的,中国也不再是一个完全独裁的国家。

应该说,中国现在是民主和独裁都有那么一点,而同时又是一种全新的形态。

中国共产党现在正航行在未知的水域上,包括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在内,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是如何。

变革

未来有着许多挑战,例如经济、外交、战略、社会以及政治等等方面的问题。但是在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之前,必须先要改变中国共产党所扮演的角色。

这里就得要做一些很重要的选择。

首先就是透明和责任,现行的体制仍然是不透明地由党内决定政策。

中共领导层当然可以继续沿用以前用过的反腐,时不时地整肃以及党内秘密的老方法。

不过,中国共产党也可以试着改变政治游戏的本质;在进行政治竞争、发挥影响力、辩论以及进行决策的时候,可以采用较为公开的程序和规则。而且这些过程应该公诸于众,让公众检验,而不是局限于现行的所谓“协商民主”。

此外,要打击有系统的腐败。党的领导层就应该公示自己的利益和关系;也应该订出规则和机制防止党的领导干部参与制定可能会让自己获利的决策。

第二,就是把党和社会分开。

中国现在所有个人、企业、社团以及组织的权利和自由,最终是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条件来加以管理。

这种方式只有在中国公民同意让自己被视为需要照顾的幼童的时候,才可能会有效。

但是中国各地越来越多的政治活动显示情况已经不再如此。相反地,中国共产党应该自己先断奶,不再执着于维稳,而是要信任自己建立的这个社会。

意识形态或者宗教信仰的不同或者冲突还有竞争,不见得对稳定就是坏事或者是威胁。相反地,这些都是一个兴盛、稳定还有成熟社会的象征。

中国共产党未来还是会继续统治中国,而且很可能会统治非常久的时间。

这对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这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也许都是一个好事。

但是共产党也到了该松开权力缰绳的时候了,中国已经长大了。

(编译:李莉/威克 责编:李莉)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网友反馈

虽然一天到晚耳边响的是cctv,但还是对习近平有些信心。反腐的同时他也进行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比如坚持市场经济为主体、打破国企垄断以及国企混合所有制(其实就是私有化),如果他反腐是单纯为了自己的利益,那他似乎不必要做这些经济改革,经济不改革可以更加方便他取得自己牟利。

至于为什么不做政治上的改革,很简单,因为难度大多了。从他已经做出的经济上的改革,我觉得他深知解决问题要做制度变革这一点,而不是表面功夫。所以政治上要改,就一定会触动根本,牵涉利益也就广,难度自然也大。他现在反腐表面上只是打击他的政敌,但是身为他政敌的人同时也是国内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希望他反腐后,能做出政治上的改变而不是为自己牟利

<strong>jskz, hn</strong><br/>

bbc 别有用心 居心叵测

<strong>香干, 深圳国</strong><br/>

打貪反腐誰曰不宜?問題在於打貪反腐的人是否其身端正。庸官惡吏落馬誰不曰善?問題在於上馬者是否令人耳目一新。自習近平被拱上大位後,被關被鎖,中箭落馬的大小官員幹部魚貫登場,贏得掌聲之餘,卻發現被拉下馬的庸官腐吏大都同屬一伙,嚴打的背後,掩蓋不了黨內鬥爭的痕迹。話雖如是,大家還是樂觀其成,但運動的正當性與純淨性卻是被質疑的。中共這個政權,恍如一個龎大的【黑社會】組織,現屆的教父是習近平,【新面孔】登上龍頭大位,為了鞏固權位,樹威立萬,對黨內異己那種【怏狠準辣】的手段,不正是把黑社會集團的特質表現得【盡致淋漓】嗎?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说得好,但毫无意义。中国会向着独裁不断前进,习进平一对的人,有哪一个被反了的。所谓的反腐只是新帝排除异己的手段,而且习用的格外的得心应手。

<strong>Heaton, CN</strong><br/>

反腐败只是作为任何一个政府对待政权的稳定与合法性做出的必要措施,而对于体制的变革才是中共得以合法在中国大陆继续执政的必要措施。只反腐,不进行体制改革,中共执政基础还将面临来自底层和民间强烈的反击而导致其动摇。而如果习近平继续将反腐作为铲除异己而维持自身派系人员得以当政的手段,中共的执政未来将难以不重蹈苏共的覆辙。

<strong>老马识图, 上海</strong><br/>

作者比较客观地评述了中国政治现状。尤其是“中国也不再是一个完全独裁的国家”“非政府组织,商业社团,大型国内外企业还通过媒体,会议,研究以及政策简报等方式影响政策决定。。。北京现在愈来愈像是一个和华盛顿、布鲁塞尔一样的政治中心,到处是研究机构、智库、公关公司、游说机构以及基金会等组织。它们成为施加影响力和权力的中介。”等新观点。中国哪怕还是一党制,但如果党内能发展出一种能制约共产党本身的力量,比如独立凌驾于总书记和任何高干之上的纪委(纪委之剑才是尚方宝剑),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