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BBC 记者体验中国式婚礼

维佳和新郎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新郎和新娘向新娘父母敬茶鞠躬

我七年前在上海居住的时候就认识了维佳,没想到我今年能有幸参加她的婚礼,还有份成为伴娘团的一员,一同折磨维佳的丈夫-来自英国韦尔斯的约翰.伍德伯里。

在王维佳出嫁当天, 我穿着一袭乳白色的长裙, 站在新娘家中的阳台上,看到三位西装笔挺、外表英俊的男士站在距离阳台一百米的地方。这无疑是一幕非常浪漫的画面。但是不久后就听到像机关枪一样的一阵响声,原来几百个炮仗投向了前来接新娘的新郎和他的伴郎们,作为欢迎他们的到来。而新娘、伴娘和新娘的家人在等待新郎来的时候,就像出战前的战士一样。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在中国的婚宴,新郎和新娘都需要向每一桌的宾客敬酒。

然而,我们按中国传统婚礼的习俗来向新郎燃点烟火和炮仗,会不会伤害他们,甚至危害到他们的性命呢? 由于烟雾弥漫,我从新娘家里完全看不到屋外的任何人。“在中国,他们对待婚礼的方式真奇特!” 我自言自语道。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新娘的父亲沿途牵着女儿走进主礼堂。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证明了新郎和伴郎们仍然“生还”。不过,如果他们期待热情迎接的话,他们显然来错了地方。其中一位伴娘跑到门前问:”是谁啊?” 我们当然都清楚知道门外的人是谁,事前还用了两个小时去准备他前来。但是,我们现在又要在新郎接走新娘之前,用尽方法去为难他,令他在其中更彰显出对妻子的爱。这就是我第一次接触的中国式婚礼。

我七年前在上海居住的时候就认识了维佳,没想到我今年能有幸参加她的婚礼,还有份成为伴娘团的一员,一同折磨维佳的丈夫-来自英国韦尔斯的约翰.伍德伯里。

在约翰成功过关接走新娘之前,维佳告诉我,对他一定要表现得强硬,他的丈夫一定要通过这些考验来证明他对妻子的爱。

在英国我也有数次做伴娘的经验,但这次的中国式婚礼和我从前的体验截然不同。中国新郎要接受各种挑战,例如, 做俯卧撑、解答数学题,应要求发表”爱的宣言”等。除此之外,女家也会要求前来接新娘的新郎给予一定金额的红包,这也是让我觉得中国式婚礼的不同之处。

在新郎接受的各项考验中,向维佳的父母表示尊敬也是非常重要的。在传统西方婚礼上,新娘的母亲是没有什么角色的,只有新娘的父亲牵着女儿走进主礼堂。

而在维佳的中国式婚礼上, 最令人感动的是看到新郎和新娘向新娘父母敬茶鞠躬,感谢他们多年来对维佳的照顾。当维佳有机会在婚礼上正式向父母和未出嫁的生活道别时, 我便开始有点同情西方婚礼上被剥夺了这样权利的女方母亲。

在婚礼上,还有一个仪式是把泡在糖水里的荔枝去核,这象征着一对新人能尽早有他们的小孩。可是,对英国人来说,这有很大的差别。对于“早生贵子”的说法,他们是有所保留的。

图片版权

另一个和西方婚礼不同的地方是,新娘在婚礼上会换五次装。这次,我变成了一个门卫。婚礼是在上海浦东的丽思卡尔顿酒店举行,我的任务是尽力把新娘更衣间的门关着,防止那些很热情的亲友闯入,看到新娘还未更衣,然后开始聊起来,最后耽误了婚礼的进行。

我还被交托另外一顶重要的任务,就是阻止新郎和新娘喝醉。在中国的婚宴上,新郎和新娘都需要向每一桌的宾客敬酒。这个时候,我的角色是尽量让宾客说“恭喜”而不是“干杯”,但最后,我当然是失败了。当新娘尽情地到二十多桌的每一桌宾客面前敬酒后,其醉意亦随之增加。所以,此时我必须跟随新娘,握着那红色和金色的绣花裙的下摆,防止她倒下。

敬酒的时侯,小孩会被抱起来然后亲一下,不论长幼,他们都会举起杯来,与新郎和新娘碰杯。此刻,我只感受到两个相爱的人受到家人和亲友的祝福。渐渐的,中西文化的差异也消失了。

正当我在练习我接下来的演说时,我从窗外看到新郎和新娘休息的地方,那是一间位于金融区的酒店。我可以看到那座建于1994年象征着新中国的东方明珠电视塔。我瞥见床上是用红色的床单,并放上了象征繁衍生育的鸡蛋、红枣和坚果,以及代表着双喜临门的字样。这一切都反映出,中国的传统习俗在一直传承。

图片版权

或许有一天,当约翰和维佳的女婿来接走他们两人的女儿时,他可能也会接受各种难题和考验,弄得筋疲力尽。可是,正如伴娘们所说,新郎一定能挺过去,事实上,这将会是新郎一生中最开心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