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反腐“老虎入笼”,何以担心反扑?

习近平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习近平上台不到两年,频频出拳,权威超过其前任。

按理说,老虎入了笼,是不必担心它会反扑的,但这话的前提是——笼子得结实。

在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人民日报》社旗下杂志《人民论坛》连续发文13篇谈反腐,提及“反腐节点到来”,反腐“从治标为主转向以治本为主”。

十多篇文章中,最抢眼的当属中山大学党史党建研究所所长郭文亮的《反腐风暴的风险评估与防范》,指出:“‘打虎’力度不断加大,腐败分子决不会坐以待毙。为保护既得利益,必然负隅顽抗,甚至联手反扑。”

此文随后被中国媒体广泛转载,并换之以更抢眼的标题《中共反腐要提防“大老虎”们联手反扑》。一时间,周永康落马后的“阶段性胜利”似乎被反腐进入“深水区”的严峻形势替代。

反扑的形式是什么呢?该文说:要么寻找更高的“后台”保护自己;要么以影响党的形象、影响安定团结为由想方设法向查处活动施加压力;或者以所掌握的对手或更高层级官员的腐败线索相要挟;或者联合党内相关利益者,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击坚持反腐的同志,如此等等。

反扑? 

在周永康被调查后,中国官媒就出现反腐面临“句号”还是“逗号”的犹豫。一种观点认为,反腐力度如果过大,造成“老虎井喷”,有可能导致由痛恨腐败发展到否定中共的执政合法性,而“老虎”的反扑则可能带来更多的动荡。

原红旗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共《求是》杂志研究员黄苇町对BBC中文网说,“老虎反扑”的可能性不大。

“目前反腐的力度和深度是改革开放以来所未有的,这是有群众基础的,腐败是老百姓和不少党员干部最痛恨的问题。其二,这次反腐得到党的领导层支持,包括老同志的支持。周永康案从传闻到公开持续一段时间,这也是中共领导层思想统一的过程。”

黄苇町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将反腐矛头对准四类贪官,即重点查处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党员干部,这意味着反腐还是“有节制的”。

他说:“反腐并非是要抓得越多越好。比如,对高官配偶或子女办企业的,如果现在收手不办了,也不一定会继续追究,但如果要接着办,那就要处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有分析人士认为,周永康落马后,中共反腐或有所放缓。

黄苇町说:“反腐力度大的意义在于,它产生的威慑力让很多人不敢像过去那样肆无忌惮地去搞腐败了。”

胶着状态?

8月4日的《长白山日报》报道,吉林长白山市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传达习近平关于巡视工作重要讲话精神。

文章援引习近平的话说:“与腐败作斗争,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

文章接着说,习近平对反腐败形势有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 呈“胶着状态”。

倘若属实,则这是习近平反腐运动以来最为“忧心忡忡”警惕之语了。

该文随后也被广泛转载。但周二BBC中文网查询该文时发现已被删除,就连中国调查性新闻的旗帜、周永康案宣布后大出风头的财新网、香港的大公网有关该文的报道也被删除。

在香港的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认为,在打倒周永康后,习近平和王岐山目前不会再打更大的“老虎”,“至少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五年任期内,不会再拉下比周永康地位更高的大老虎”。

林和立对BBC中文网说:“习近平拉下(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这个老虎,有不少的抵触情绪,有人为了集团的既得利益觉得中纪委做得过分了,所以有一些反抗的情绪,导致目前党政军的士气比较低落,甚至会影响今年GDP增长7.5%的目标。”

林和立认为,为了平服这种情绪,更为了保证经济的增长,“打虎运动”在明后两年会“有所收敛”。

林和立说,《长白山日报》的这篇文章被拿下,说明了党内的一些矛盾。不过,中共党内的矛盾从1921年建党之初就存在,反腐力度如此大出现党内的一些分歧也不足为奇。

林和立认为,习近平的权力相对来讲比较稳固,但鉴于未来还有八年的执政长路,未来的“打虎运动”需要谨慎从事。

(责编:李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