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念斌冤案获平反“非常难得”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福建高院8月22日对“念斌投毒案”作出终审裁决,上诉人念斌无罪,当庭释放。

福建高级法院周五(22日)对“念斌投毒案”作出终审判决,被关押八年、四次宣判死刑的念斌被宣布无罪。中国著名律师、念斌案律师团成员陈友西对BBC中文网说,念斌案是中国刑事诉讼中一个非常难得的案例。

2006年7月,福建省平潭县两户人家中多人中毒,其中两名儿童死亡。当地警方侦查确定系人为投入氟乙酸盐鼠药所致,认为邻居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

念斌因此被逮捕。过去八年里,念斌作为被告人经历了多次审判,四次被判处死刑,念斌则不断上诉,终于在周五等来了无罪裁决。

念斌案律师团成员陈有西律师在接受BBC中文网专访时说:“中国以前死刑案件的平反,往往是在被杀的‘死者’活着回来了,或者真正的凶手抓住了,这种铁证如山的情况下,才对原来冤判的人进行平反。”

“像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真凶都还没有发现,就凭着证据不足,疑罪从无的理由而判决无罪的,现在在中国还是非常少见的。尤其是影响这么大的案子,现在还是第一例。所以这是非常宝贵的一个案例,”他说。

严重冤案

陈有西说:“这个案子首先是一个非常悲哀的事情,体现了在中国‘无罪推定’的观念还没有真正地得到贯彻。案子拖了八年,把一个无辜的人关了八年,搞得他家破人亡,他母亲死了,他姐姐38岁都不结婚,把他整个家庭都毁了,体现了中国司法的严重问题。”

冤案能够在来回角力中延续八年,体制内一些势力的阻挠是主要原因。

陈有西说:“公安局当年刑讯逼供、办错案的人,以及预审的检察院起诉的人,以及一审、二审把他判死刑的人,这些人有三、四十个。如果这个案子平反了,那么严重的错案、冤案,有口供,那么这个口供肯定是打出来的。故意制造假的口供和假的证据,这些制造错案的人,是有直接责任的。”

“对这些人来说,如果能够把念斌杀掉,这个案子就了了,他们就安全了。而现在被判无罪,当年刑讯逼供的几个人,预审的法官、预审的检察官,当时侦查的警察,肯定被追究责任。”

陈有西说,这些制造错案的人在体制内形成了强大的压力,“想维持原判,想把他杀掉”。

“进步的希望”

但另一方面,陈有西说,此案显示中国司法比起八十年代,比起中国没有法律的年代,还是有些重要进步。

他说,念斌能存活下来,一个主要原因是最高人民法院收回了死刑复核权。中国从1983年“严打”开始,把判决死刑的权力放给了省一级的高级人民法院。刑诉法修改后,才把死刑权收回到最高人民法院。

陈有西说:“如果还是福建高级人民法院死刑核准的话,念斌五、六年前就死掉了。”

他认为,此案还说明,中国已经有了一批职业道德和专业技能都非常优秀的好律师,“能够在公安、检察非常强势的情况下,让最高法院接受律师方辩护的意见,而否定掉警方、检察官的意见”。

陈有西特别提到,念斌案的主办律师张燕生“辩护技术非常高超”。她看念斌家困难,基本没有收钱,而且自己在八年中还贴进去十几万元。

陈有西说:“她的精神感动了中国的其他律师,也包括我。我们组织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律师团。”

他说,除了律师,体制内也出现了一些比较优秀的法官和检察官。“除了最高人民法院把住了法律关以外,福建高级法院和福建检察院也有一些有良知的检察官和法官,能够忠于事实,能够忠于证据,也能够实事求是地在内部汇报时坚持意见,让高层懂得此案的错误和证据不足。”

陈有西说:“从这个案子中,既看到了悲惨的现象,又看到了中国法律进步的希望。”

政治因素?

中国媒体报道念斌案时提到,此案是“在周永康‘命案必破’的批示下,在被指‘竹签插肋骨’、‘小榔头敲身’的刑讯下,在疑罪从有、疑案从拖的审判下”被判成冤案的。

那么,政治因素在此案被平反中起了多大作用呢?

陈有西认为,周强任最高法院院长,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要求让每一个案子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让每一个人享受到公平正义,包括周永康下台,可能对现在最终拍板宣告念斌无罪都起了作用。

但是,他说:“前面八年的坚持就是在原来的政治背景下坚持下来的。所以不能过多地解读为政治变化的结果。是综合因素促成的。”

(撰稿:秦川 / 责编:路西)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