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减排承诺:重要一步 百尺竿头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查道炯教授说,中国强调“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不能为了所谓的“国际声望”,而要量力而行。

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上,中国首次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做出量化的承诺。

中国副总理张高丽说,中国的目标是给碳排放量封顶或“尽早”达到排放峰值。

中国首次承诺,到2020年,中国将把碳排放量与2005年相比减少45%。

量化承诺

张高丽说,“作为一个大国和一个巨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将做出更大努力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承担与我们国家条件和实际能力相称的国际责任。”

世界上另一个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在联合国峰会上作出的最实质性承诺是,美国将在明年初公布美国2020年以后的减排计划。

美国总统奥巴马说,气候变化的速度快过解决这个问题的努力,而美国和中国有特别的责任起到带头作用。

这次峰会是2009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主持,目的是鼓励120个成员国今年晚些时候在巴黎举行的会谈上签署一项全面全球气候协议。

对中国首次做出的减排量化承诺,国际间有一种声音说,是雷声大雨点小。中国的经济规模与2005年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拿2005年作为减排目标基准缺乏说服力。

那么,中国做出的承诺究竟意义多大?中美两个最大排放国在对付气候变化上能否起到带头作用?BBC中文网电话采访了正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的《中外对话》总编希尔顿女士和在北京的气候和能源外交问题专家查道炯教授。

《中外对话》是致力于对付气候变化的双语网站。查道炯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承担责任

查道炯教授说,中国做出的承诺的意义有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国内,是在保障经济增长的前提下,减排能做到什么程度,寻找到的一个平衡点。

国际上,中国做出的承诺意味着承担后果。在条约上签了字,就要接受国际的监督核实。

《中外对话》总编希尔顿女士说,中国做出的姿态是重要的,但做出的承诺并不特别具体。

希尔顿女士说,应该提请人们注意的是,45%的减排数字指的不是碳排放量的减排,而是能源消费强度的减少。 你可以实现45%更有效的使用能源,但总体的排放量继续增加。

中国在过去几年中一直面临经济放缓的压力,硬性的减排目标是否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造成进一步的冲击?

查道炯教授说,中国的污染,特别是大气污染,已经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候了。节能减排本身就是一个有竞争力的新型产业。粗放型经济模式不可持续,已经是一种共识。减排的目标不应该是一种压力,而是经济增长的源泉。

希尔顿女士则认为,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强调中国是一个经济需要发展的大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远低于发达国家。但最新数据显示,中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首次超过了欧盟。要实现控制气温升高2摄氏度的目标,中国必须迅速的大规模减少排放。

量力而行

查道炯教授说,对中国的减排目标的设置和承诺,国际间议论比较多,中国国内从学者到政府决策部门也有不同意见。

中国政府在以往的谈判中一直对做出量化的减排承诺持保留态度,就是因为一旦达不到目标,就要“花钱消灾”,就是赔钱。中国强调“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不能为了所谓的“国际声望”,而要量力而行。

希尔顿女士说,昨天(23日)的联合国大会上,人们期待的宣布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的,一个是美国的。她说,遗憾的是,两个宣布都与人们的预期有距离。美国总统奥巴马说,美国和中国要起到带头作用,但两国提出的目标都不高。如果这就是领导的话,那实现对付气候变暖的目标就不乐观。

查道炯认为,中美两国在对付气候变化问题上,基本立场是一致的。对把制定一个量化的限排标准作为对付气候变化国际谈判成功的标志,中美两国都是有保留的。

查道炯对在这种模式下中美两国会起带头作用的前景表示不乐观。

但希尔顿女士认为,在联合国会场之外,从商界、企业到公民社会,对付气候变化的紧迫感很强烈,人们正在采取行动。对付气候变化,各国领导人的政治意愿只是一方面。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