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被遗忘”的诺贝尔奖得主

领奖台上摆放着一把空椅子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的会场,领奖台上摆放着一把空椅子

4年前的今天,2010年10月8日,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宣布,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刘晓波成为首位居住在中国境内的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刘晓波当时的居住地是辽宁锦州监狱。四年后的今天,他仍然被关押在锦州监狱。

一把空椅子

让我们把记忆的瞬间拨回到2010年12月10日。挪威首都奥斯陆市政厅。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的会场布满了鲜花。中国人喜欢的花中四君子-梅、兰、竹、菊在花丛中别具一格。

领奖台上摆放着一把空椅子。

当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宣布,以空椅代表遭监禁的刘晓波、诺贝尔委员会会保留奖状和奖金,等候刘晓波领取时,全场嘉宾,包括挪威国王和王后,起立鼓掌达一分钟之久。

当然,也有包括中国在内的17个国家拒绝了诺贝尔委员会的邀请,没有出席颁奖礼。

“中国人权奋斗的丰碑”

今年59岁的刘晓波是中国作家、教师和人权活动人士。他曾经参与八九民运,并在2008年发起“中国的人权宣言”《零八宪章》。刘晓波长期以来坚持非暴力方式争取人权,呼吁政治改革,多次被捕入狱。

刘晓波最新一次入狱是在2009年。他被中国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目前仍囚禁在辽宁省锦州监狱。

评选委员会把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的理由是,表彰其“在中国为基本人权持久而非暴力的奋斗”,“纵然身陷刑罚,刘晓波已经成为了方兴未艾的中国人权奋斗的标志与丰碑。”

铁窗外的妻子

狱中的刘晓波听不到奥斯陆的贺词掌声。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非但无法应邀代丈夫领奖,而且因丈夫的获奖而被当局软禁家中,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

国际上的谴责、呼吁,中国政府充耳不闻。随着时间的推移,刘晓波夫妇的名字也越来越少的出现在海外媒体上。

2012年12月28日刘晓波生日当天,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等友人突破封锁,进入刘霞家。此前几天,美联社的记者也成功的见到了被软禁的刘霞。

图片版权 AP
Image caption 刘晓波妻子刘霞

刘霞泪流满面,一脸惊恐、无助、绝望的视频辗转传到海外,再次引起国际社会的震动。

在纽约的《北京之春》主编胡平等人发起成立“刘晓波之友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刘晓波夫妇的境况。胡平在解释发起“刘晓波之友会”的原因时说:

“大家觉得晓波和刘霞这些年来历尽劫难,失去了基本的人身自由,而西方的政界和媒体对他们的处境只是给予了应付性的反映。我们生活在海外作为他的朋友和同道,如果再不为他们做点什么,发出我们抗议的声音,中国政府将会更肆无忌惮的压制一切敢于发出独立声音的个人与团体,同时我们自己也将有失道义上的基本担当。”

人质连环套确保“封喉”

在北京的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在接受BBC中文网电话采访时说,北京当局除了不顾国际压力继续关押刘晓波、软禁刘霞,而且在使用威胁手段迫使刘晓波和刘霞“收声”。

图片版权 z
Image caption 胡佳:刘晓波对中共当局是“烫手山芋”

胡佳说,现在的情况是三个“人质”连环套。对刘霞而言,刘晓波是人质。她在外面的言行直接会影响刘晓波在监牢中的待遇。对刘晓波而言,刘霞就是人质,通过对刘霞的精神压力制约刘晓波。而刘霞的弟弟刘晖又是刘霞和刘晓波的人质。

刘晖在去年以经济诈骗罪被北京当局判刑11年。胡佳认为,刘晖的下狱完全是为了控制刘晓波和刘霞。刘晖不但是刘霞的精神支柱,也是刘霞生活的经济来源。刘晖现在已“保外就医”被放回了家。以此作为交换,刘霞不得不中止对刘晓波案及其本人遭遇的申诉。

胡佳介绍说,刘霞本来已经签署了委托书,授权莫少平等律师为刘晓波申诉。这样律师就可以到监狱见刘晓波,刘晓波也以此会有一个与外界接触和表达意见的机会。刘霞本人对遭受北京市公安局非法软禁的控告也暂时放下来了。因为只要刘霞再与外界的“敏感人士”接触,或者公开发表关于刘晓波和她自己境遇的言论,刘晖可以随时被收监继续服剩下的10年刑期。胡佳说,刘霞实际上已经被“封喉”了。

“度过了最黑暗的时刻”

但是,胡佳对BBC中文网分析说,刘晓波对中共当局是“烫手山芋”。当局也不敢刘晓波在狱中有什么闪失,他毕竟是有世界级影响的人物。胡佳说,据他了解到的情况,刘晓波在狱中的待遇还是可以的。他有自己单独的房间,有自己的菜园可以种菜,可以说在中国的政治犯中待遇是最好的。

胡佳介绍说,对于刘霞而言,由于弟弟回到身边,她的精神状态也有所改善。近半年来,刘霞可以与部分朋友通电话,也可以看心理医生,精神压力有所减轻。

胡佳说,刘晓波的再次被捕、刘晓波获诺贝和平奖后刘霞遭软禁,是对他们夫妇打击最大的时候。现在,对于刘晓波和刘霞,最困难、最黑暗的时刻已经度过。

把牢底坐穿

胡佳认为,无论是海内外中国人签名,还是一百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签名呼吁释放刘晓波,对中国当局来说是不疼不痒,可以充耳不闻。但是,刘晓波关在狱中,对中共当局也是个难题,他们也在寻找一个不失面子的解决办法。

胡佳说,北京当局是乐见刘晓波流亡海外。如果刘晓波想出监狱是很容易的:向当局妥协,认罪、同意流亡,马上就可以流亡海外。

但是,刘晓波至今不认罪,所以也不能获得减刑或假释。刘晓波成了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关在狱中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胡佳认为,刘晓波知道自己的历史地位和历史责任。他显然已经下定决心,把牢底坐穿,服完11年刑期。

问题是,“国际社会”如何面对囚牢中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