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中国:台湾选举对大陆有何启示?

图片版权 Taiwan CEC

台湾今年11月下旬举行的“九合一选举”规模空前,引发外界关注。这不仅是台湾首次将不同层次的地方公职人员选举合并举行,而且被视为是2016年的总统大选的风向标。

台湾的民主化进程经历了20多年的风风雨雨,如今向高效率和制度化方向迈出了新的一步。与“统独”议题占据中心位置、“蓝绿”意识形态挂帅的总统大选不同,台湾的地方选举更多围绕本地的民生问题展开,往往是候选人的“个人秀”。

因此,隔岸相望的大陆在看待4年一次的台湾总统大选时,重点关注大选结果对两岸关系的影响,而这次大规模地方选举,更大的看点则在于台湾的地方选举实践对大陆地方治理的启迪和借鉴。

台湾经验表明选举对地方治理至关重要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缺乏民主选举的传统,这是今天大中华地区推进民主化进程的一个重要文化性障碍。

从汉唐以来的古代中国官员选拔机制来看,推荐和考试是选拔社会精英进入公共部门的主要手段。隋唐以后的王朝以科举制为基础,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比较完备的文官体系,为古代中国的灿烂文明提供了一定的政治基础。

然而到了近代,这一自上而下的选拔体系与西方以民主选举为核心的自下而上的政治制度发生了强烈碰撞, 引发了中国现代意义上的国家转型。

由于缺乏选举文化传统和与之配套的法治理念的支撑,这种国家转型的过程注定是痛苦和漫长的。以“两蒋”时代的中华民国为例,虽然其政治体制形式上效仿西方民主制,但实际上仍为东方威权体制,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一直到这一政权退守台湾40多年以后才开始推进。

从台湾的民主实践可以看出,虽然各级选举的推行一度带来了“黑金政治”、买票贿选、贪污腐败等各种问题,但总的来看,竞争性的民主选举制度在经历多次风波以后逐步成熟和稳定下来。

更为重要的是,台湾选民针对选战的心态经历了从激动到平和、从狂热到理性的转变,选民的日趋成熟是民主选举制度能够保持长久生命力的重要基础。

经历过二次政党轮替的台湾选民,对于政治候选人的期望值已经下降了许多,他们把更多的“良治”期待放在了整套民主制度而非某个政治人物身上。

选民对候选人的甄别也更多放在了他(她)们具体的民生政策倡议、是否清廉和为本地人服务的诚意问题上,而不是一味看他(她)们归属的阵营色彩。

过去选战中一度被强化的“本省人”和“外省人”身份之争,正在一点点地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选民们对候选人不同政策建议的利益计算和理性分析。

民主选举易遭人诟病的一点是竞选和投票过程所造成的巨额浪费,从这次“九合一选举”来看,当局为了节约选务经费并减少社会负担,将各级选举合并进行,这本身反映了台湾民主进程更为趋向理性和高效。

从县市长、县市议员以及乡镇村里长的竞选情况来看,社会公平、就业、住房、环保、食品安全等关系到人民切身利益的问题是很多地方选战的焦点。

以万众瞩目的台北市长竞选来看,连胜文和柯文哲的对决没有体现在“统独”和两岸关系的争论上,相反,民意支持更多受到了突然爆发的食品安全和环保等传统低政治问题的左右,传统“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区别也被所谓“权贵”身份的讨论所替代。

对中国大陆选举推进的启示

虽然中国共产党在大陆牢牢控制执政地位,但体制内一直不乏选举元素。

在人民代表大会(议会)层面,中国1979年重新修订了选举法,将直接选举的范围扩大到县一级人大代表的选举。

在政府层面,乡镇长的直接选举甚至更高层级的竞争性选举也自90年代后期开始逐步试点,即便是掌握核心权力的地方党委甚至书记职位,也开始出现“公推票决”等创新的选举模式。

总的来看,大陆目前的地方选举进展仍十分缓慢,党政官员的产生方式仍主要依赖于自上而下的公务员选拔体系。

虽然这套体系也有比较严格的考核、调动、遴选甚至是某些场合下的投票程序,但总的来看,由于体系本身是自上而下的,所产生的地方官员容易对上级负责,但对本地民众的切身利益关注不够。更为重要的是,由于这套体系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力度不够,容易造成腐败以及官员脱离群众的状况。

当前反腐运动所揭露的地方官员触目惊心的腐败现状,以及各地仓促上马的政绩工程所造成的浪费和污染现象,都是自上而下选拔体系容易产生的负面效应。

最近频频出现“一把手”因腐败落马而导致当地整个官僚体系出现“大地震”的现象,更让人们开始反思现有的地方公职人员选拔程序。

从这个角度来看,台湾地方选举的实践有值得大陆借鉴的地方。大陆各地的竞争性选举试点应该进一步予以推动,这不仅有利于改进地方治理,减少腐败,而且能够促进中共长期倡导的“党内民主”和“密切联系群众”路线的落实。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和立场

读者有何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