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汉办主任反驳孔子学院干扰学术自由

Image caption 中国汉办负责人许琳接受了BBC的专访。

最近一段时间,由中国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受到了来自西方社会的不少指责,很多人担心孔子学院可能会损害西方高等教育的学术自由。

加拿大多伦多公校教育局(TDSB)通过决议,终止与中国合作开设孔子学院。而美国资深议员则要求调查美国与孔子学院的合作,表示孔子学院在学术课堂上禁止讨论敏感话题。

中国汉办目前在海外500多所大学校园中开设了孔子学院,教师都来自中国大陆。

在此之前,中国汉办似乎都没有对此做出回应。最近BBC记者沙磊有机会采访了中国孔子学院管理机构汉办负责人许琳。

许琳对教师是否在课堂上有言论自由、教师对于台湾问题的回答等问题等进行了回应。

自由表达观点

沙磊首先提问说:“孔子学院被派出国教学的老师在课堂上是否和其它大学教师一样有自由能够教授给学生们他们希望教授的内容?”

许琳回答说,“我认为他们是有自由的。我之所以知道他们有着自由度是因为每个老师回来都要写报告,这是汉办的要求。因为我们希望知道下一次派老师去的时候,我们如何可以改进(教学)。我们希望从回国老师那里总结学习经验。有的老师说,如果有人问他们(敏感)问题,他们从来不会拒绝回答,他们都会表达自己的观点。”

当被问到为什么这些孔子学院的老师不能够是法轮功的成员?许琳指出,“我们要派老师出国,他们必须是中国的公民,如果你是中国的公民,就应该遵守中国的法律。对吧?”

沙磊指出,这不就意味着中国可以因为老师的信仰来决定谁可以前往英国大学教书,谁不可以吗?

许琳严肃地说,“按照中国的法律,中国法律不允许(老师)有权利或者有自由在大学校园中说法轮功是正当的。在我们的大学校园中,不可以这么做。这是我们的法律。”

BBC记者称,“美国以及加拿大很多院校的教授鉴于孔子学院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关联都表达了对孔子学院的担忧,他们很多人都担心这会损害西方社会教育的学术自由。当你听到这些有影响力的组织强烈表达了他们的看法的时候,是否会感到自己的体系存在一定的问题。”

许琳表示,“我们的项目在外国校园中都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和帮助,那里的校长,教授等等从来都没有为难过孔子学院。可能有很少数的人,他们的声音非常强烈 – 什么孔子学院不让做这个,不让做那个。不是这样的。我总是让一些媒体给我举一个例子,是哪家大学,哪家孔子学院面临这样的挑战。”

沙磊举出了几个例子,比如芝加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公校教育局等都与孔子学院中断了合作关系。

许琳说,像芝加哥、多伦多等学院、组织,他们多次前往参观,他们非常强烈地表示要跟孔子学院合作。这是他们的选择,不是汉办给他们施加了压力。

撕毁手册插页

沙磊提及了一个有关许琳本人的问题。

许琳今年7月在葡萄牙米尼奥大学和科英布拉大学举行的欧洲汉学学会双年会期间,先是要求主办方将会议宣传册中的蒋经国基金会专页撤除,其后,在未经欧洲汉学学会的同意 下,承办学校之一的米尼奥大学未经主办方同意,应许琳要求撕掉了专页内容。这引起与会者哗然,

欧洲汉学学会提出了抗议,指责许琳干扰学术自由。另外台湾陆委会发表声明表示遗憾和失望,并称这个不友善行为伤害了台湾人民的感情。

沙磊问到,“今年夏季你参加了在葡萄牙的一个国际会议,你当时要求员工把会议手册中的几张纸撕毁。你为什么这么做?”

许琳态度严肃地回答说,“首先我要更正你的问题。那是一个会议手册。我们到达的时候,他们给了我们一个会议手册,有些像会议日程一样。但在这个议程中有两页纸,与学术没有关系,是有关政治的。”

当沙磊很快表述说,这两张纸的内容与一个台湾组织有关联的时候,许琳不满地表示,“你不应该问这个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台湾问题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是中国的问题,不是你们外国人的问题,为什么要让你们外人说什么话呢?”

沙磊指出,“这起事件让人们看到有关的内容从学术手册中被撕毁…你不担心吗?”没等他的问题问完,许琳则很快打断他说,“这就是现实。没有人会担心。”此时许琳提高了声音说,“我当时在那儿。”

沙磊说,“你的意思就是,这件事情不是在组织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的,而是每个人都同意这么做。” 许琳表示,“是的,第二天早上,我们获得了他们的同意才这么做的。”

要求剪辑采访

当沙磊问道是谁撕毁了这几页纸的时候,许琳严肃地表示,“我不希望与你就这件事谈论过多的细节。根据你的采访要求,你没有提到会问及这个问题。如果你提到会问这个问题,我就会拒绝接受采访。”

沙磊指出确实给了采访大纲,但是从来都没有给出过具体的采访问题。但是反问说,这难道是一个不合理的问题吗?

许琳似乎表现出了很大的不耐烦,并坚持说,“这个问题不在你们的问题大纲上。我不希望你或者公众看到这段录像,你是否同意。”

沙磊问许琳这是否要求BBC把这部分的录像剪掉,许琳先是说,不是这个意思,但随后表示,BBC应该把这一段剪掉,因为这是政治问题,自己不希望谈论政治问题。

不过沙磊坚持说不能够保证把这一段剪掉,因为这是一个很合理的问题,这件事之前被广泛报道。

许琳表示,“因为我希望保护孔子学院。我不希望媒体就抓住一个小问题不放。”

台湾问题

沙磊转换了话题问到,如果有孔子学院的学生就台湾独立问题问老师,那么是否会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这是中国的内政,不会就此问题进行回答。

许琳指出,“迄今为止,我们的老师没有人告诉过我他们遇到了这种问题。我总是会问这些老师,是否有学生问到台湾,宗教等问题,他们都说没有人问这种问题。”

沙磊反问许琳是否在老师们回国之后问了他们这样的问题。许琳说,“是啊,我经常问他们。”

当沙磊问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许琳回答说,“我有些害怕,不只是害怕你,而是害怕所有的媒体。你们媒体总是问我们这种问题。这就促使我去问老师是否面对这种问题,听听他们的回答,因为我应该从中学习,对吧。但他们所有人都说,没有被问及过这种问题。”

当被问到,“如果有人问的话,他们(老师们)的回答应该是什么呢?”的时候,许琳说:“我不明白的是,什么是如果。不是就是不是。如果有人问,我们就可以听听他们的回答。但是我相信,所有的中国大陆的老师出国教书,他们的回答都是台湾属于中国,只有一个中国。”

(编译:林杉 / 责编:尚清)

网友反馈

孔子学院的初衷应是文化交流,政治效应是文化交流带来的副产品,受访者将访谈内容限定在单纯的文化层面不合理,关注研究孔子学院的组织架构及资金来源以弄清其本身开设动机是关键,课堂不涉及敏感话题显然不附于当地所在国的法律和社会价值观

张伟, CN

孔子學院應該習中語言及文化的課程,要硬性扯上政治及其他問題,可以不辨,讓各學府用其他向方法去設立中文課程,省去很多不必要的爭論.

孔子学院还有贪污腐败的严重问题。

未署名

譬如,国家拨款到了亲友私人那里,数量远超过薄熙来案。

外国也搞中国的孔子学院,就是纵容支持中国官员的贪污腐败。

zyl, usa

中国在海外大量的孔子学院就是中共的统战部下属部门!中国政府出资建立的海外间谍机构!中国向香港,台湾及世界输出共产专制,威胁西方的民主制度。只是叫了一个“孔子”学院就骗了这么多国家。

欧洲华人, 欧洲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