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刊点名批贺卫方陈丹青抹黑中国

中共党刊《求是》杂志的官网《求是网》 图片版权
Image caption 《求是》杂志是中共中央主办的机关刊物。

中共党刊《求是》杂志的官网《求是网》周六(24日)凌晨发表了一篇署名评论文章,批评中国一些高校教师利用大学讲台抹黑中国,并特别点出了贺卫方和陈丹青的名字。

贺卫方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长期研究宪政和法治,同时也是微博上非常活跃的知名人士。陈丹青是一位著名画家,曾经担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2004年因为不满招生制度而离职。

《求是网》刊登的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是宁波市委宣传部的徐岚,题目是《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

文章表示,最近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文,指出要将高校作为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坚决抵御敌对势力渗透,牢牢掌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话语权,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但要做到这一点,至少有三块硬骨头要啃。

文章认为,首先是在制度上建立一个标准,确定哪些言论是“越界”的;其次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不能止于课堂,还应包括微博及微信等社交媒体,其中特别点名指贺卫方在微博中大谈宪政,陈丹青在其微信公众帐号以《大家别去美国!一个愚蠢而落后的国家》为题,而内容却是对美国的过度美化;还有就是如何提高教师和学生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认同?如何让学生不再对负面新闻情有独钟?如何让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再只是一些僵化的理论?

文章最后总结说,中央有关文件“不只是一道行政命令,而要让它内化为教师内心的价值标尺”,“要让它变成可以印刻在每个人心里的鲜活形象,让每个人能够心甘情愿地接受正能量的熏陶”,“呲必中国(网络语言:说中国坏话)”之乱象终会根除。

被点名批评的贺卫方在其个人微博上也做出了回应,他说:“批评我‘大谈宪政’,且不说我谈得还远远不够,了解一点党史的就知道,我党第一代领导人才是大谈宪政的高手”,1940年代毛周刘诸位对宪政可谓念兹在兹,难道他们都错了?动辄说抹黑中国,几个书生,数条微博,就能抹黑?真正抹黑中国的恰恰是这种打压言论的行为!”

网友评论

就《求是网》的这篇评论文章,不少网友纷纷在微博上发表意见,而且普遍表示反对。

其中一位网友表示,“动辄就给别人扣帽子,用公器打压私人,什么年代了这种文革遗风还没改掉。”

另一位网友则质问,“一味地赞美中国抹黑西方就是好教师,反之则不是?真悲哀,中国连一点自信都没吗?难道就不能让国人说几句?”

还有一位网友也在问,“你们控制全国媒体60多年,美自己60多年,也耗巨资在外美化自己,怎么没有起作用呢?几个教师说几句就把你们吓尿了?”

但也有网友认为,文章说的是事实,“不得不承认,在学术自由的帽子下,高校教师‘呲必中国’情况确实存在,许多老师并以此为豪。”

不过,一位网友也指出,“价值观应不分国界,夜郎自大不行,盲目崇洋不行,多读书,用客观包容的视角去看待。”

(撰稿:李文/责编:萧尔)

您如何看求是网发表的这篇评论文章?您是否同意这篇文章提出的观点?欢迎您在此留言,发表您的看法。

读者反馈

中国的官媒一贯颠倒黑白愚弄人民,早就没公信力了。

成龙, 中国

抹黑中国的是中共,决不是贺卫方陈丹青们!自它1949年执政以来,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对中国造成的灾难,镇压“反革命”,血腥土改,工商业改造,大跃进,反右,文革,8964等等,其罪行罄竹难书。是谁给宁波市委宣传部的徐岚权利在《求是网》刊登这篇文章来判定贺卫方陈丹青们抹黑中国?这不很清楚是中南海那伙吗!

八千里, 澳大利亚 悉尼

还有什么说的,官媒越来越恶心。未署名

树正不怕影子歪。

,US, Oakland

我觉得故意抹黑中国、颠倒黑白的人,有很多都是在借抹黑中国出名,说百了只是为了一己之私罢了!大家应该看清这部分人的本质

未署名

何不提升周国平做国家首席大教授,如此即可取代这些抹黑祖国的坏分子了,根本就不应该让这些地富反坏右、走资派来扰乱人民的思想,更可恶的是他们还在毒害青少年阿,都抓起来吧,对于法律教授,最好的方法就是狠狠地让他被专政,不用假惺惺的走什么法律程序了,专政是个好东西!!!!

好一个“宪法日”!哈哈哈……

佚名, 中国

"掌握高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話語權",是违反《宪法》第35条中“言论自由”权利的,应该对此“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文”进行违宪审查。

陶达士, 深圳

《求是网》很不实事求是,明明是社会黑暗,自政治局常委到收停车费的无人不贪,这是宣传60多年毛思想的结果,习近平如果不丢弃流氓、痞子的‘毛思想’,不彻底否定毛恶魔,只能把中国带入地狱,做个中国恶梦。希望他做习仲勋的儿子,不要做毛匪的孙子。

Bob song, 美国圣地亚哥

言论与媒体的控制说明了政府对人民的不信任,谈国情未免贻笑大方,这并不是国与国的比较,是对事实的尊重,一个害怕负面消息的国家本身就是自卑的。通过旁敲侧击过度美化的统治不过是个幌子,事实是辩证的,而权威又太权威。

喔喔喔,

不是讲言论自由麽?既然賀衛方和陳丹青自由的表达了他们的观点,为什麽别人不能批评他们?为什麽批评他们就是'扣帽子“,就是”没有自信“?

Zyz

我倒是很奇怪,这两货说得别人说不得?言论自由又不是单方面的。这两货可以自由的说出自己的看法。为啥别人反驳他们就成了扣大帽子?言论自由难道仅仅是这两货单方面的自由?贺卫方出版书籍,发表看法,四处讲座,和达赖、热比亚合影,支持他们的活动,都掺和到分裂分子那里了,还要怎样才算自由?

中国人

那篇党报文章里出现了自相矛盾的观点。作者本人在摇摆,或者是编辑改变的。无论怎样,流露出不自信。批评就是错误的——“虚假的二分法”是文革式思维、文革式语言的特点之一。

吴骏, 中国北京

相当部分教师过度丑化中国,让中国青年成为自虐自我贬低的民族

未署名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未署名

贺卫方、陈丹青是令人尊敬的知识分子,他们是中国文人的脊梁!而宁波市委宣传部的徐岚,是小丑,他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愤怒之声,

抹黑?说真话也叫抹黑?岂有此理!中共才是抹黑的高手,颠倒黑白,愚民政策,血债累累!

从镇反,三反五反,四清,反右,大跃进,文革……哪一次没有抹黑?哪一次没有颠倒黑白?哪一次不是血债累累!

抹黑高手就是中共,而不以上两位文人。

朴成秀, 韩国首尔

中国有良心、敢担当的学人本来就很少,一部分关起来,一部分走出去,性陈先生这样坚不去国的贤达更是凤毛麟角,倒是衣局长、毛少将等车载斗量。说起衣局长有如下意见供列位研判:

当下的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可能是有史以来的一个最大的笑话。别的姑且不论,究其学术产品论更是可笑可怜。我70年代通读过它出版的马恩全集39卷31册,2000年在大英图书馆精读过如《资本论》、《德意志意识形态》、《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神圣家族》、《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共产党宣言》等温的英文版,也浏览过它2000年以后的新版,印象是早期中文版虽然转译自俄文,但功夫是做到家的,对于当时就发现的俄文版中可能的错误,也做了些质疑、存疑的注释,客观地说对于传播马克思主义是有效的。而新版则硬伤屡屡、低级错误遍纸,连指出和评价都显多余,是一堆地地道道的文字垃圾,我先是认为这只是文革的恶果之一,到衣先生事发,寻读了其部分“著作”,才知道国家用公帑养了这帮垃圾制造

者,可比起毛少将的“我爷爷”课题,还是有水平。记得有首关于庸员如麻雀的打油诗很贴切:一窝一窝又一窝,一窝两窝三四窝,食尽皇粮千盅粟,凤凰何少尔何多?

hope, china

习近平去年年初就露馅了,在海外建立的离岸公司,家族资产三千亿~为这事中国还断网一天。

这些红色贵族,哪家不是如此。自己把老婆孩子和家底全都拿到西方“敌对势力”的阵营,然后光着身子在国内反腐,一点公信力都没有。现在老师说几句良心话,就有狗奴才跳出来开喷,恶心!

H.S,

自從習近平上台後, 中國政府對國內社會意識形態的管控, 越來越來緊.

原因(一) : 是網絡, 電信及新媒體科技發展迅速, 應用普及, 讓各種思潮隨著信息流動擴散.

原因(二) : 是改革開放繼續深化的同時, 人民的教育水平和獨立思考能力不斷提昇/強化, 對共產黨的正確性, 權威性不再視為理所當然. 共產黨跟不上形勢, 感到威脅.

很明顯, 中國大陸社會已隨著深化改革開放, 進入 "新常態". 可惜, 中共仍然執迷不悟, 以為沿用那些家長式, 威權式, 打壓式的 "舊手段" 便可以抑制社會的 "新常態", 這就等如用自己雙手舉起石頭, 砍自己的腳, 結果必然是自討苦吃!

香港仔, 香港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